安德魯加菲爾德談脫胎換骨成《鋼鐵英雄》:「我能夠連結到自己內心深處。」

0

安德魯加菲爾德卸下蜘蛛人的身份後,頻頻挑戰能發揮演技的作品。這次他在梅爾吉勃遜執導的矚目新作《鋼鐵英雄》中,演出二戰的真實英雄戴蒙斯杜斯,手無寸鐵在戰場上救了 75 人,演技精湛又扣人心弦,被稱為是他從影以來的巔峰(而且接下來還有《沉默》!),也幾乎是他最靠近小金人的一次。

hacksaw-ridge

安德魯加菲爾德可是好萊塢未來之星。

從獨立製片《居住正義》到現在的《鋼鐵英雄》、未來的《沉默》,都能夠看到安德魯加菲爾德真的進步得越來越多,日前他在接受《Uproxx》資深娛樂主筆 Mike Ryan 的專訪時,暢談在這些電影中的心路歷程。

*原文中有《居住正義》與《沈默》的劇透,請斟酌閱讀。

Q:你在拍攝過程中也那麼緊張嗎?

安德魯:你可以看得出來,我真的很緊張,但我不知道結果緊張得這麼嚴重,就像連內臟都繃著一樣。這是梅爾吉勃遜厲害的地方,他能夠把每一個驚人、細節的連續動作,拍成實際的電影場面,且用那麼恐怖、引人注目的方式。我想是因為,他真的很重視戰爭帶來的恐怖經歷,而且想傳頌下去,讓世人知道真實的戰爭。

Q:你提到恐怖,讓我想起這真的蠻像恐怖電影。好幾次我差點跳離椅子。

安德魯:沒錯。我想這是梅爾的意圖,他希望觀眾會有這種自然的反應,因此把觀眾作為旁觀者的立場,拖進戰場上。

hacksawridge_still596-2

電影當中許多戰爭場景都不靠電腦特效。

 Q:我發現好幾次私自希望,戴斯蒙在做基本操練時能拿起槍,因為其他人不斷想逼他妥協。

安德魯:我知道,這種感覺很特別,對吧?我想大概也不只你有這樣的感覺。戴斯蒙是一個複雜的角色,他完全不作任何一點妥協,他知道就算只是稍微違背一點原則,那就不叫做原則。我察覺到這是他與生俱來的特質,超越了宗教的教條或規範。

Q:我想很幸運的一點是,戴斯蒙在電影中還是有很多笑出聲的時候。例如文斯范恩飾演的霍威爾中士,因為操練太痛苦而頻頻大叫,他幾乎用尖叫說出台詞。

安德魯:我告訴你,文斯范恩第一天的拍攝內容,就是一列士兵要認識中士的時候。他太好笑了,那天真的很誇張,我真的笑出眼淚來,都是因為文斯的即興演出……。劇本有很多寫好的台詞,他也很都遵循台詞的精神與意思,但是劇組鼓勵他即興表演,而他就豁出去了。真的沒有人能比他厲害了,根本就是即興魔法師,他的靈感就像火花一樣四射,那真的很誇張(大笑)。

vince-vaughn-hacksaw-ridge-618x375

文斯范恩在本片的演出也被各界讚賞。

Q:梅爾吉勃遜導演過很多很棒的電影。當你決定要參與他的電影時,你經歷了什麼過程?

安德魯:我同意你說梅爾吉勃遜的導演功力,他是這一代的傑出導演之一,拍了很多深刻且迷人的作品。他設法在故事中傳達普世價值,並且用一種深刻方式能讓每個人能感受。我在還沒答應參與之前,跟梅爾碰過好幾次面,坐在一起聊天。我能說的是,我跟他有一個非常、非常舒服的合作經驗,我也真的真實、深刻地瞭解他,比外界報導得還要深。戴斯蒙對我也有同樣的啟發性,我能夠連結到自己的內心深處,思緒清晰到讓我能夠直接說:「我們來拍這部片吧。」

Q:曾跟他工作的人也說過類似的話。

安德魯:這是真的,任何一個跟梅爾吉勃遜工作的人都會同意。任何一個認識他的人都能深切感受到,他發自內心那種深沉的愛與忠誠,使他成為這樣的人。

silence-2-1-600x320

馬丁史柯西斯的大作《沉默》日前已釋出預告片。

Q:我想,你今年秋冬將會很精彩。(有《鋼鐵英雄》及《沉默》相繼上映。)

安德魯:我感到非常、非常榮幸,且自愧不如。能夠參與梅爾吉勃遜與馬丁史可西斯,這兩位大師的電影,我到現在還無法相信自己的幸運。我完完全全感謝這種時刻,因為這種機會非常、非常稀少。我們都知道,能夠在這種層級導演創造出的環境工作非常難得,所以不管這些電影得到什麼迴響,能夠參與演出已經完全值得了。

Q:艾爾文溫克勒(《沉默》的製片,製作過多部奧斯卡得獎作品)說這是馬丁史柯西斯最棒的電影。

安德魯:是的。這是馬丁在腦中醞釀 30 年的作品,就像是他的孩子一樣,我很榮幸能參與最後的成果。你知道的,很少演員需要花一年的時間準備一個角色,但我的確要這麼做,我花了整整一年把自己沈浸在耶穌會及 17 世紀裡,及身為基督徒在日本面臨恐怖迫害的掙扎。

這部電影在爭論的是:我們應該活在現實或信念中?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是詩人、神學家、哲學家—–還有馬丁史柯西斯在想的事情。而我大概 2 年半以來也在緊密接觸與思考這個問題。我的想法比起來沒那麼重要,但我非常非常開心讓人們看到這部電影,我想馬丁在《沉默》中超越了自己。

安德魯加菲爾德是第 2 代蜘蛛人。

Q:如果《蜘蛛人驚奇再起》再拍第 3 集或第 4 集,你大概就沒有機會能拍那些電影。

安德魯:對,你知道,我們都該相信自己被指引的道路,將帶領我們的生命到該去的地方。當然,有一部份的我希望能繼續探索蜘蛛人這個角色,而我也會持續享受其中,但其實,就這樣放下或許會比較輕鬆,因為……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這兩件事情在當時是否能夠兼顧(指同時拍攝《蜘蛛人》跟《鋼鐵英雄》《沉默》),不過,關了一扇門就會開啟另一扇窗;或許在這扇門還沒真的關上的時候,其他機會就來了。

同時,我們有了新的蜘蛛人,他是一個非常傑出的演員,而且蜘蛛人能回到漫威亮相,讓我非常開心與激動。我真的很興奮能看到未來蜘蛛人會有更多表現,所以我超級關注《蜘蛛人:返校日》。

 延伸閱讀:

院線影評/《鋼鐵英雄》:重溫古典史詩方法的硬漢電影
讓梅爾吉勃遜邊看邊哭的劇本:金獎大導為了《鋼鐵英雄》重拾導筒!

關於作者

SELINA

Punchline 電影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