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最大亮點之一:克莉絲汀史都華談演出心得

2

期盼已久,李安導演突破影史的新作《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終於在電影院與臺灣的觀眾見面了!談到這部作品,外界之前多把注意力放在李安及電影的新科技上;然而,電影目前為止最受讚譽的一點,其實是影壇新星喬艾文克莉絲汀史都華的演技。

克莉絲汀近年來轉型十分成功,尤其在獨立製片大放異彩,早已把暮光女的框架拋得老遠。較少運用好萊塢一線紅星的李安,這次相中克莉絲汀演出主角的姊姊凱瑟琳,看中的其實就是她曾經被人詬病的「面癱」。

凱瑟琳曾歷經一場車禍劫難,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後群( PTSD )。對生命有不同體悟的她,一眼看出凱旋歸來的弟弟不太對勁,她認為比利生了一樣的病,希望能幫助弟弟走出戰爭陰影,甚至要他不要回戰場。

kristen-stewart-billy-lynns-long-halftime-walk

不要看這張劇照依舊面癱,克莉絲汀本次表現可是備受讚譽。

談到凱瑟琳與比利的關係:「她清楚地感受到摯愛的弟弟變了,變得與她如此疏遠。本來就站在反戰立場的她,更無法了解軍隊的意義,甚至可能就連他們自己(軍人)也不一定了解。目睹這些改變對一個人相當具毀滅性。」

巨大的壓力與挑戰

「劇本充滿了巨大而溫沉的壓力,因為除了沈重以外,還有十足的信念。」克莉絲汀解釋,這壓力不僅來自於故事的沉重,也不是素顏曝光在每秒 120 幀、4K、3D的高畫質中,而是要把濃厚的姐弟之情,在僅僅 4 天的拍攝時間中爆發出來。

「我只有短短的時間,來表現這種感傷的情緒及傳達出角色的立場,以及呈現出具有衝擊性的效果。僅用 4 天的時間拍攝關鍵的 3 場戲,對我而言,這是最艱難的。」

克莉絲汀跟喬艾文在劇中有動人的手足之情。

克莉絲汀跟喬艾文在劇中有動人的手足之情。

對於已有大量演出經驗的克莉絲汀而言,這次演員面對的不只是嶄新的拍攝科技,也是全新的表演方式:「這壓力很難熬,我必須承認。這部電影嚇壞了每個人,不只是革命性的科技讓我們置於前所未有的境地,讓我們暴露在一目了然的畫面中;而是我們必須完全卸下心防,才不會看起來虛假。

「這就是電影一直在嘗試的—–讓演員被看見,而無法在鏡頭前說謊。」克莉絲汀說。

與李安合作的感想

一提到與李安合作,克莉絲汀丟出一句:「很有趣,這位我最愛的導演話不多。他創造的工作環境讓你能夠真正進入狀況。」

克莉絲汀談到李安的省話風格,就連在拍攝時都不太跟演員交談,而是專注於拍攝工作上。「他不管在片場或私下都不多話,只給你幾個方向,讓你自由發揮」,「李安非常沉穩,這跟他如何看待事物、激發尋求真相的欲望有關,雖然聽起來很陳腔濫調,但我發自內心認為這是真的。

拍攝現場有兩個 3D 攝影機跟非常多器材,然而克莉絲汀說,初次來到拍攝現場並不是被新機器嚇到,而是被現場工作氣氛震懾:「我從未看過一個團隊如此認真,看起來每個人都戰戰兢兢的—–並不是不好的那種工作狀態,反而是非常、非常好的。」

李安正在導戲。

導演李安指導演員克莉絲汀與喬。

克莉絲汀表示:「我真的很想跟導演一起探索這個新媒介, 他找到一種新的電影拍攝形式。能夠成為這項實驗的一員,真的是我參與過最酷的事了。」

「他總是談著要能夠大膽嘗試真實,這也是我喜愛的電影製作方式。他的志向與目標可說是無人能及。」在合作之後,克莉絲汀認為這位金獎導演的確讓人佩服:「李安是這個時代最傑出的電影導演之一。」

對戰爭的看法

這部電影強調沒有人,或只有極少數的人能體會軍人經歷過的戰場。這種事取決於誰告訴你,及你透過何種媒體接收訊息。這種對戰爭的焦慮與沮喪,在我這一代特別地明顯與真實,這種感受會讓人們不自覺地避免去瞭解真相,因為事實太難以承受。

姐姐凱瑟琳認為有義務保護弟弟。

「另外,這部電影也鼓勵你真實地面對自己,思考與自身相關的事,但不是自以為是的那種。我的角色是和平主義者,而我也是,雖然不是那種很強烈、很理想型的。基於對戰爭的基本認知,我知道和平主義是怎麼一回事,而我捍衛自己的信念。」

最後,克莉絲汀從電影的反戰議題連結到美國大選(當時尚未投票),「我並不是熱衷於政治的人,但就這個議題而言,不只是宣稱怎樣會讓情況變得更好就夠,而是要挺身而出。不管你選擇哪一邊,在這部電影裡會得到答案。所以要捍衛你相信的事物,然後站出來投票。」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SELINA

Punchline 電影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