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怪物來敲門》:孩子,你該如何面對恐懼這隻怪物

0

文/Pony

A-Monster-Calls-Conor-Falling

故事是怎麼開始的?和每個故事都一樣。說他是男孩太超齡,說他是男人卻也太稚嫩,然而該是成長快樂的年紀,康納卻有著眉頭緊鎖的憂愁。受到同儕霸凌、母親臥病在床,他只能運用畫筆抒發自己,而窗外遠方的陰暗小屋與大樹,與未解中斷的夢,又潛藏了什麼秘密?

什麼是夢?如在《你的名字》中玩轉夢中虛實的時空交錯,《怪物來敲門》則是透過夢將內心恐懼擬人具象化。樹妖並不是個鬼怪,而是人們不喜歡自己未知的東西,也正如當男孩問母親,為何人們要擊落明明友善的金剛;是因為恐懼,而不願面對現實擁有的困境,將內心隱藏的慾望真相和作為,存在夢境之中。

_MG_5971.CR2

該沉浸在童年歡樂的康納,卻因為母親健康而眉頭深鎖。

《怪物來敲門》的文本,更像是《壁花女孩夢遊中》( Girl Asleep ),為了逃避成長的轉變、親人生死分別的關卡,而躲進自己內心叢林裡。透過漸進式的修煉與心靈掙扎,也彷若《愛人怪物》( Closet Monster )般最後卸下心中束縛,蛻變踏入另一個全新的人生階段。而這也是片中男孩,從孩童時期轉變為成熟青春期的關鍵時刻。

三個故事雖看似虛幻不切實際,卻相對映照著現實,闡述箇中的罪與罰。女巫雖壞,卻只是孩子以為的「壞」,如同康納一開始抗拒與外婆同住;丹醫雖拒絕救治,非也沒有良善之心,紫杉樹縱然具有功效,卻無法完全阻止康納母親的死亡;看得見的隱形人,反之越來越寂寞,像是康納逐漸對於世界和事實的不信任。

_MG_9955.CR2

故事雖有好人壞人,但不是非黑即白。即似《剪刀手愛德華》中,雖眾人以為愛德華為罪惡魔鬼,事實上這個惡魔之名,早丟回外表假亮麗的中產階級上。片中由連恩尼遜聲演的怪物形象,對照著母親父親的模糊面孔,才逐漸明朗化一個父母之於孩子的懷抱與關愛:儘管已不再身邊,總有一段故事、一段回憶,能銘記於生命記憶中,刻劃永恆。

由西班牙、英國、美國合拍,改編自同名小說的《怪物來敲門》。是西班牙導演胡恩安東尼奧巴亞納第 3 部長片作品。在影片開頭,確實帶有一點《靈異孤兒院》中的驚悚氛圍,後段則轉為《浩劫奇蹟》的煽情催淚。影片色調雖看似溫暖和煦,但實質內裡,卻似勒摩戴托羅《羊男的迷宮》( Pan’s Labyrinth ),以怪物為喻,也透過三個故事的考驗,慢慢探視母子之間的關係,更作為一個孩子面對成長的恐懼轉換。當然在敘事上《怪》片說故事模式略為普通,3 個故事依序層遞鋪排,成為心靈雞湯。但也因添加西班牙奇幻色彩,還有令人著迷的水彩潑墨動畫,讓《怪物來敲門》成為一本適合闔家觀賞,且更易入口的床邊故事集。

《怪物來敲門》不只是敲門,而是讓觀者走入康納的世界,也在三代之間的看與被看得到理解,正視每個人內心的鐵窗。一樣走在感人路線上的放下與釋懷,卻在煽情中,仍有一點雞湯安撫點睛。翻開書的扉頁,童話轉為真實,所有故事也再次湧現心頭。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