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黑鏡》:承襲英劇血統的科技驚悚劇

2
image002

偏長也偏虐的〈終極玩家〉。

雖然過去在台灣看見不易,由編劇查理布魯克擔任節目統籌的英國原創影集《黑鏡》,仍靠著種種對於科技的尖銳觀察,加上對人性灰暗殘忍的預言,開播以來逐漸累積出極高的人氣與討論度,成為眾人口中的現代神劇之一。就當影迷望穿秋水、不知何年何月才有新集數問世時,Netflix 突然宣布與查理布魯克合作,讓《黑鏡》從電視台轉戰串流平台,還一次續約兩季十二集(過去第一第二季加起來也不過區區七集),讓人滿心期待,不知道這次布魯克又要帶來怎樣虐人也虐心的社會實驗。

可惜必須說,比起第一、二季,轉戰 Netflix 的《黑鏡》實在不能稱得上非常成功。從英劇轉到美劇,集數也比過去多了一倍,但幾乎每集都擔任編劇的查理布魯克,在把對於科技的恐懼或批判融入一個讓人能夠同情或感同身受的故事,卻面臨一定程度的困難,也讓各自獨立的六集,無論故事或執行上皆有明顯落差。

image003

一集抵三季的〈聖朱尼佩洛〉。

六集裡頭,僅有歐文哈里斯執導的第四集「聖朱尼佩洛」有過往巔峰的水準,兩名魅力十足的女主角(古古瑪芭塔勞絕對是近年英國最耀眼的新星之一),加上一個峰迴路轉的故事,不僅呈現出科技的可能,也有《黑鏡》至今最感人肺腑的結局。其他時候,《黑鏡》要不是沉浸在虐待劇中角色之中(如到中段已經有點笑不出來的「急轉直下」),要不單純篇幅長到不知節制(如篇幅已接近電影的〈全網公敵〉),Netflix 帶來的創作自由扣除角色可以自由地愛罵髒話就罵髒話,與過往的《黑鏡》沒有太多明顯不同。

讓人失望的更大原因在於,比起過往架空未來、實際上隱含著縝密複雜的故事(如第一季的〈一千五百萬個積點〉或第二季的〈白色聖誕節〉)。本季《黑鏡》更像是把一般人對於科技的根本恐懼(電腦容易被駭、虛擬實境會讓人過於著迷),直接帶進一個直白到接近剝削的故事裡(不知道 tech-xploitation 這個詞被發明了沒),既無聳動題材背後的人性辯證,也缺乏讓人思考的動力或理由。如第三集〈黑函之舞〉,本質上其實與 B 級科技驚悚片沒有太多差別,即使中間有些轉折或翻轉結局,整體仍讓人感覺困惑或不耐。

image005

讓人以為自己不小心轉到好萊塢電影台的〈黑函之舞〉

單就製作來說,《黑鏡》一樣是一流水準。導演如曾拍過《贖罪》的喬萊特、年初《倫敦諜影》美到讓人窒息的雅各布沃布魯根,明星如布萊絲達拉斯霍華、艾莉絲伊芙、凱莉麥唐納、前述的古古瑪芭塔勞等,讓本季幕前幕後皆是實力堅強,同時〈聖朱尼佩洛〉的完成度與敘事成就之高,讓人忘記其他集數的不足。

既然各自獨立的特性讓觀眾可以輕易跳過自己不想看的部分,扣除〈黑函之舞〉,本季其他集數也算是皆有可觀。事實上如果不是過往表現讓人有過高期待,《黑鏡》第三季水準還是很不錯,比起同樣碰觸到科技與社會現實的《駭客軍團》第二季等,仍是更為深刻犀利,只是跟自己比的話就讓人略微小失望。現在就期待習慣 Netflix 創作模式之後,布魯克能不能在明年的第四季重返榮耀了。

image007

可以給我〈聖朱尼佩洛〉的續集嗎?拜託!(敲碗)

延伸閱讀:

當代最駭人的極致黑色小品:《黑鏡》編劇談創作靈感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