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極樂園》不是下一部《權力遊戲》!深入強納森諾蘭的創作野心與劇本構思

1

文/多肉

強納森諾蘭與其編劇妻子麗莎喬伊聯手合作打造、鬼才導演 J.J.亞伯拉罕監製、改編自《侏羅紀公園》作者麥可克萊頓 1973 年的同名科幻作品—–《西方極樂園》,於播映前就以黃金幕後陣容奪得高度注目。加上金獎影帝安東尼霍普金斯加盟,飾演樂園創意總監,讓人不禁將此作與同樣是 HBO 出品的熱播史詩鉅作《權力遊戲》相比,甚至喊出它是「下一部《權力遊戲》」。不過《西方極樂園》至今也播出到第四集,除了龐大的背景設定、富含層次的多重故事線可看出 HBO 寄望於此作的野心外,論故事主題與《權力遊戲》其實大不相同。近期強納森諾蘭、麗莎喬伊夫婦也接受外電專訪,談談《西方極樂園》的幕後製作、以及故事欲傳達的更多訊息:

諾蘭:讓觀眾對機器人產生感情是最重要的

雖然是機器人,卻也能讓觀眾產生感情。

雖然是機器人,卻也能讓觀眾產生感情。

在利用高科技打造的西方極樂園中,你可以穿上老西部裝扮,一享角色扮演之樂。除此之外,還能與園中的擬真機器人親密互動,來一場現實生活中不可能體驗、充滿情慾與鮮血的精彩旅程。強納森諾蘭認為在故事前幾集,如何讓觀眾不是以遊客的角度,而是以園中機器人的角度看西方極樂園,是整個團隊最重視的一件事:「讓觀眾對園中人物產生情感連結,是我們初步在努力的事。我想我們在劇中置入的關鍵台詞『你可曾懷疑過你所存在的現實?』有一定關鍵作用。而雖然這句話是對園中的機器人所說,但當機器人們栩栩如生到一定程度,他們或許可以成為遊客的鏡子,甚至,我們希望觀眾也能有一樣的感覺。

諾蘭表示這也是為什麼第一集會是以機器人朵洛絲為主角拉開故事序幕:「我對於人工智能一直都很有興趣,我的上一部作品《星際效應》*就嘗試讓人工智慧的角色融入一個人類團隊。我真的深受這類題材吸引,而這次我更有機會深入塑造這類角色—–你並不是單純看看他們,而是深入他們的核心。你就跟他們一樣,試圖想了解這個他們被置入的世界,這次的故事比較著重於透過人工智慧的視線看人類、並試著了解我們。我們都認為這樣導入故事的觀點非常迷人。

*與哥哥克里斯多福諾蘭聯合編劇。

西方極樂園是單為男性打造的洩欲天堂?

諾蘭不認為西方極樂園是一個男性專屬的世界。

諾蘭不認為西方極樂園是一個男性專屬的世界。

不論是可以自由地在園內大開殺戒抒發暴力的快感、或是不顧現實生活中的道德觀,與機器人來場不用負責任的狂野一夜情。西方極樂園中滿足的客群,似乎偏向異性戀男性居多,被問到劇中的樂園,是否就是單為異男打造?亦或是接下來影集,會開發更多女性也容易產生共鳴的主題?強森諾蘭表達了自己的想法:「當我們編寫這個樂園的設定時,我們是打算讓它盡善盡美。從前面幾集你也可以看出這個樂園是闔家玩樂的,人們會帶孩子來這裡玩,就像一般的度假村一樣,你可以和你的孩子來場終極露營,同時享受西部世界的風情。不過同時,『西部』也是一種主題類型( genre ),這部影集有許多描繪西部的內容,同時也要探討『為什麼人們對於類型總是難以抗拒?』、『為什麼有將近三十年的時間,好萊塢拍了一堆西部電影?』很明顯的,作為文化,我們投資了很多在所謂的類型中,西部類型就是其中之一。在第三集,我們描繪出了一個在西部世界享受縱慾之樂的女性槍手角色,我們確實有不少出於男性視角的故事描述,不過這也是因為西部主題本來就偏向陽剛。

不只是《權力遊戲》,而是版圖更龐大的野心之作

確實從目前劇情發展看來,《西方極樂園》要說的故事遠比《權力遊戲》層次更深了些。

確實從目前劇情發展看來,《西方極樂園》要說的故事遠比《權力遊戲》層次更深了些。

隨著《權力遊戲》第六季將過去的劇情線慢慢收回,並在最後一集將故事推向高潮,接下來製作人大衛貝尼奧夫、D.B.魏斯也宣布影集將在未來兩年內完結,而且第七季的集數也會縮減。觀眾開始擔憂,接下來再也看不到可以如此讓人熱衷的影集時,HBO 推出了《西方極樂園》,預計將來又要掀起一波流行文化影響效應。背負著「下一部《權力遊戲》」的期待目光下,被問到是否會因此感到有壓力,強納森諾蘭則表示:「我們都是《權力遊戲》的死忠粉絲,也深深喜愛 HBO 過去幾年的很多節目。當我們在構想《西方極樂園》、並和 HBO 交涉的過程中,我們已經得知他們對此的野心,也跟我們一樣十分重視這次的製作。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非常信任這次的發揮舞台。

先進科技帶來的殘酷心理,似乎與現今網路世界不謀而合?

比起《黑鏡》,《西方極樂園》似乎對於社群的諷刺的濃度成分較低,不過諾蘭夫婦還是對此提出一些觀點。

比起《黑鏡》,《西方極樂園》似乎對於社群的諷刺的濃度成分較低,不過諾蘭夫婦還是對此提出一些觀點。

雖然胃口被養大的觀眾,早已對科幻電影中種種恐怖情節免疫,但實際上過去很多「科幻情節」近年都漸漸成真。諾蘭夫婦認為影集中描述的世界,距離現在並不會太遙遠。劇中遊客可以隨心所欲虐待、殘殺園中的機器人,絲毫不用為所作所為承擔責任,不禁讓人對於科技帶來的樂趣,最終可能導向的結局唏噓外,其實仔細想想也恰好符合現今在社群網站的意境 :「我們當初在構思時是以遊戲角度為出發點。遊客=玩家,他們在樂園中就只是在玩場無比真實的遊戲。不過確實同理也能套用至社群網路,科技成為了人與人間情感連結的障礙物。

強納森諾蘭:「有個調查經過長年觀察發現,戰爭中有種現象,那就是遠距離擊殺敵人,心理上對人來說較輕鬆。當殺人變得越『便利化』,那當然也就更輕鬆對吧?同樣的邏輯應,用在網路社群間的互動也一樣,這就是為什麼推特也能變成散播痛苦的媒介,人們在網路上的表現和實際上判若兩人。這是一個很吸引人的概念,我們的世界逐漸喪失人性,不過我想其實大家都有在反思這個問題:我們到底該如何保持文明與人性?當與他人互動逐漸變得讓人困惑時,又該怎麼辦?我們都在適應這個正在快速劇烈變化的世界,但本能上,我們的一些人類特質並不適合享有這樣的便利。這就是為什麼科技與社群網路明明就應該是件美好的事,卻常常反而帶來傷害,因為我們都是殘缺的。

延伸閱讀:

美劇秋季檔怎麼追?五部必看經典翻拍劇

關於作者

電影宅/多肉

一個勵志以宅為業的電影愛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