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起源:首爾車站》:從最邊緣的角度發聲

0
《起源:首爾車站》劇照2

《起源:首爾車站》和《屍速列車》有很不一樣的觀影感受。

雖然《起源:首爾車站》和《屍速列車》幾乎可說是同根生的兄弟之作,也同樣由延尚昊導演執導,但除了拍攝與節奏同樣屬利、題材同樣是殭屍疫情爆發外,其實在精神本質上有不小的落差。

《起源:首爾車站》v.s.《屍速列車》

《屍速列車》是在商業鉅片的框架和元素的成熟操作中,融入了南韓特有的社會人性面貌,達到全球化在地化的完美作品。它除了是個人創作的作品,也是主流市場可以接受的商品,可以說是兼具藝術關懷與商業價值的傑作。但《起源:首爾車站》則是一部相當獨立製片精神的作品,它從社會的最邊緣發聲,對於國家、社會、人性都有絕望而負面的批評,整體的調性並不是在最黑暗的地方看見光,更接近給人當頭棒喝:其實想像中的救贖也許並不存在。

《起源:首爾車站》劇照3 (1)

《起源:首爾列車》比起《屍速列車》要更黑暗許多。

去看《起源:首爾車站》的人,一樣可以享受到延尚昊精彩的人性與角色描寫,還有絕佳的冒險刺激節奏。但在產業規模限制下,它不是一部製作上特別細膩的動畫(尤其跟同檔的《你的名字》比起來,可能動畫技術還顯得有點陽春),雖然導演以其創意和敘事能力撐完全場,但黑暗的走向,可能又會給人出乎意料的打擊。總言之,《起源:首爾車站》是部水準之上的獨立小品,完全展現出導演過人的編劇、執導與社會觀察能力,也能看出故事背後的潛力,最厲害的是好看到讓人渾然不知已經過了 90 分鐘;但如果觀眾抱著要再去看一部《屍速列車》的想法,可能會因為製作水平和劇情走向而失望。

無家可歸的邊緣底層 人與「殭屍」的二元對立和混淆

《起源:首爾車站》真正的主角:一個是只能窩居車站的老遊民,一個是欠下酒站高額欠債、擺脫不了以援助交際過活的少女。就像延尚昊自己所形容的,他們是最底層、邊緣的小人物,他們在面臨危急存亡之秋時,也想要回家、見家人,但即使是這點最原始、最卑微的生命渴望,對他們來說都是掙扎許久後仍難企及的。透過兩個無家可歸的邊緣底層,導演延尚昊直指社會問題核心的犀利觀察,和對畸零人的關懷都表露無遺。不但如此,透過邊緣人和殭屍的奇異對照,他們百無聊賴的人生命與殭屍之間的差異對立,不再那麼截然二分,甚至偶爾讓人諷刺地覺得,他們被咬了好像也沒差,完全顛覆了。

《起源:首爾車站》劇照1

《起源:首爾列車》內含著對社會的批判。

另一路則是更直接地對國家機器的批判,在殭屍大肆屠殺人類的極端危機下,國家立刻派出軍警處理,對於人民卻完全沒有幫助。只是再次印證人性的醜陋可怕不下於殭屍,毫不保留的黑暗批判一方面讓人覺得犀利,一方面又讓人冷汗直流,好奇韓國國情究竟是否如外界所見如此光鮮亮麗。

因此《起源:首爾列車》在把故事說得極其精彩刺激的同時,又是一部批判與諷刺性十足的獨立小品,透過一個看似主流的題材與框架,建構出一部完全更接近作者論作品的電影。如果你喜歡《屍速列車》不是因為它爽,而是因為導演透露出來的深刻人性觀察,那《起源:首爾車站》就是你不容錯過的佳作!

延伸閱讀:

專訪《屍速列車》導演延尚昊:「就是去觀察、去拍吧!」・2016 臺中國際動畫影展現場

玩不完的喪屍題材:為何《屍速列車》這麼受歡迎?

院線影評/《屍速列車》:後父親節的活屍慶祝片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