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送子鳥》:幽默倡導傳統價值復興的動畫電影範例

0

文/雀雀,《雀雀看電影》格主

storks-movie-review-c15a1c3e-4379-4439-822d-b2f56fa2a515

本片講述送子鳥不再為人類運送嬰兒,改作物流業務。

喜劇編導尼可拉斯史托勒(《沒問題先生》編劇、《惡鄰纏身》系列導演)此回挑戰喜劇動畫,與《超人特攻隊》動畫師道格史威藍德共同執導《送子鳥》,加上《樂高玩電影》製作團隊陣容,奠定了《送子鳥》本身的優秀製作基因。台灣區更是延攬了本島最強聲優(如櫻木花道配音員于正昇與魯夫配音員詹雅菁等人)做中文版配音,為《送子鳥》動畫做出了極為在地化的詮釋。內容講述送子鳥公司的寶寶快遞業務因為賠錢,所以送子鳥改送商品快遞。靈感來自尼可拉斯親身經歷,求子不易、照顧嬰兒的勞心傷神等辛苦卻又甜蜜的過程。動畫講盡生兒育女歷程,所有人生需要堅持與放棄的各種情事。

《送子鳥》有一種異常快的行影節奏,角色如何應對生命基本問題,用急速拼貼的方式呈現。例如孤兒小麗,在養成了跟自己聊天的超強角色扮演能耐;例如朱尼爾,想過夯董的上流生活,過程中拼命想埋藏惻隱之心的矛盾狼狽。基本上,這兩位主角所做的一切,最終都徒勞無功,但能用這麼有趣的說故事方式,把本來該是感傷,或該是勢利的心情無痛陳述,甚至還能搏觀眾一笑。幽默程度令人印象深刻,更不用說此舉成功加速打造角色的性格,不但讓觀眾輕鬆愛上朱尼爾與小麗,在他們搞砸事情時,也較能同理對位而原諒他們。

STORKS

工作,家庭,以及家庭價值復興

所有劇本都一樣,有想要強調的核心價值,就會不斷地重複,《送子鳥》亦如是。用三條故事線來為三個角色的人生階段夢想,做出串並聯的故事交織:一、送子鳥朱尼爾的「BOSS 魔咒」;二、孤兒小麗的返家曲折過程;三、小男孩納特想要有個弟弟當玩伴的幸福家庭願望。

其一,不只朱尼爾,公司裡的馬屁鴿也是聽到「 BOSS 」魔咒,就墓仔埔也敢去的員工。「全家福網購」公司多的是努力工作力爭上游的鳥兒。認真於事業、積極進取,難道錯了嗎?在文明快速累積發展的資本世界中,大家逐漸習慣把所有心力放在工作,而忘記(或不敢)想小孩的事。因為生養小孩從來都不是個划算的事,於是不只公司終止接單(製送小孩)業務,就連納特家庭的父母,也沒想過要第二個寶寶。一句在片中重複三次以上的「 BOSS 」台詞,講完所有大人世界裡無可名狀的慾望追求。小麗問朱尼爾,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執著當「 BOSS 」?朱尼爾說不上來,但他其實只是你我一般的人。這份想望究竟是父母教的?社會期許的?還是自我追求的?總之,想當 BOSS 的心情越強大,面對嬰孩的恐懼自然是越大,因為你根本無暇兼顧養小孩的事。

storks-movie

運送途中「小肉包」誤入狼群。

「為什麼這麼想當 BOSS?」看起來覺得「幹嘛問?」或「大家都是這樣啊」的問題,金光狼群的出場,對照與提醒人性。劇中意外被生產的嬰孩「小肉包」,可愛的價值是連生性殘酷的狼,都會陷溺且執迷的,該更為感性的我們,究竟在冷酷什麼?「為什麼這麼想當 BOSS?」與「為什麼這麼怕生小孩?」被綁在一起,不斷交互地問著朱尼爾、問著納特父母、也問著觀眾:為了當 BOSS,你敢生小孩嗎?

其二,孤兒小麗返家的過程,既曲折也悲傷。這是「把小肉包送到家」劇情裡不斷被呼應的命題。一個小孩降臨在一個家庭的不易,吵吵鬧鬧的各種荒誕事件,看似超現實拼貼。這份誇張卻仍惹得所有生養過小孩的父母,點頭如搗蒜的真心認同。小麗和朱尼爾熬夜哄睡小肉包的痛苦黑眼圈,更是為納特父母即將面對的處境,做了最直接的預告(黑眼圈是新生兒父母的基本配備)。一個少女、一隻送子鳥,以及一個被寶寶製造機生產出來的嬰兒,這仨彼此之間原本毫無關連,但過程中卻多元成家組成了一個活生生的幸福家庭。這是人類文明發展中逐漸明朗的一個趨勢。

20160920004825

小麗和朱尼爾必須共同合作把小孩送到指定家庭。

當然人類文明發展還有一件好事,那就是(助朱尼爾逃過一劫的)網購快速訂退貨的貨運機制。這機制根本要讓人懷疑,幹嘛他們不要一開始就把小肉包貨運處理一下就好?除了把朱尼爾想成是一位有良,且愛使命必達的貨運業者(親身護送嬰孩是職業道德,儘管實際上他做的是偷渡)之外,似乎也沒別的答案了。就是這份護送嬰孩的使命感,與朱尼爾想當 BOSS 的心意放在一起對照時,特別能夠流露出當今世上年輕人,自覺不是不想要家庭,而是被教育成追求事業更重要的一份共同思維。即便是孤女小麗,都會在找到自己家之際,選擇過家門而不入、優先去處理小肉包回家的「業務」。那不一定是在說小麗愛小肉包勝過自己,而是影射當代人類對於工作,真的已經產生強大情感,大到蓋過回家的慾望。

其三,納特一家人對於幸福家庭的想望,以及重新定義過程,一開始取決由父母力拚工作,追求傲人業績的生活、後來受到兒子要求更多陪伴的影響。這家人於是停下經營事業的一切,一起打造一個迎接新生命降臨的美好環境。但外在的社會觀感,並不會因此放過他們,一個警察出現告訴他們「你家有違建必須拆除」。一方面是告知那棟房子具體存在的違建,另一方面卻也隱含著「這種過於理想的美好家庭樂園價值」,已然與當今功利社會價值相違背。面對著想望被評價為不合時宜,還會勇敢追求傳統家庭價值的人,現在還多嗎?看一下屢創新低的生育率就知道了。

如果 2000 年的《扭轉奇蹟》是以浪漫愛情為主體,倡導「家庭價值大於事業價值」,那麼《送子鳥》便是以動畫喜劇為主體,推廣同一件事。只是這次維繫家庭的不是夫妻之間,而是親子之間的感情。小肉包水汪汪惹人憐愛的大眼睛,不時提醒著你,其實《史瑞克》裡鞋貓劍客的大絕招,學的不過就是生物們永難招架的嬰兒融心本能。《送子鳥》告訴我們,思想老派的人要認真捍衛傳統價值,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能灑上足夠幽默(或搞笑)的金粉,大家觀影過程中能得到歡樂,那麼自然容易認同你所想說的。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