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下爸爸看了超胃痛!美少女謎般的《渴望》

0
《渴望》中文版電影電影海報(傳影提供)

《渴望》中文版電影電影海報(傳影提供)

惡魔一樣蠱惑人心的高中美少女加奈子(小松菜奈飾)失蹤了。也將她的刑警父親藤島(役所廣司飾)逼上毀滅之路……

你是一名(長得像役所廣司的)前刑警藤島昭和。你又漂亮又優秀還有一頭美麗長直髮的高中生女兒加奈子(長得像魔性美少女小松菜奈),有一天失蹤了。搜尋過程中你捲入一樁一樁匪夷所思的暴力的無端事件,忽然發現女兒竟有連你都不知道的秘密生活與瘋狂面貌⋯⋯

各位爸爸看到這裡有沒有覺得胃很痛?(笑)

《渴望》日版海報(取自維基百科)

《渴望》日版海報(取自維基百科)

這是《告白》名導中島哲也的新作《渴望》,集結役所廣司、中谷美紀妻夫木聰小田切讓(大心!)、橋本愛與新生代女星小松菜奈,改編自深町秋生在日本大賣五十萬冊同名小說《渴望》,陣容絢爛華麗,情節殘酷瘋狂(看看日版海報上超棒的眉批!狂犬、天使、鬼怒、毒女、輕薄、傀儡、畜生、偽善…)(為什麼小田切讓是畜生啦)(哭出來)。

役所廣司「使出渾身解數演出日本影史最低級過份的爛咖父親」,據說他甚至還表示:「中島導演的作品中不乏惡人,但是這個男主角絕對是其中最壞的巔峰。能夠演出這個角色,是我當演員的幸福。

本片將於9/12日上映,電影上映前,來段張力十足的原著片段暖暖身!


文/深町秋生
圖/傳影互動提供

今晚沖了第二次澡。脫衣服和洗頭髮的時候,藤島沖下一堆公園的沙。一淋到熱水,被桐子敲傷的額頭就發脹,被棟方等人打傷的下巴熱辣疼痛。他沖了一陣子熱水,但還是止不住顫抖。恐懼,以及更勝於恐懼的恥辱讓他的心都要碎了。

回想起棟方的話,他反問自己加奈子的去向。那傢伙看起來是真心在尋找加奈子的下落。棟方遭到石丸組追殺。阿波卡利普斯的成員應該成了黑幫的爪牙,正在追殺棟方。今晚的棟方反擊成功了。那場自相殘殺的原因,一定跟加奈子有關。

撫摸隆起的手臂傷口。棟方清秀的長相浮現眼前。還有松下煩躁的模樣、長野驚恐的眼神。精神科醫師額頭擠出皺紋,淺井唇上浮現笑容。他們每一個都知道加奈子,比自己知道得更多。嫉妒緊咬住胸口,嘴唇洩出無止境的詛咒。他必須比任何人都熟知她的一切。最瞭解她的,非是自己不可。

性格男星役所廣司扮演的男主角藤島

鏡中的身影就像一件破舊的衣服。皮膚遍布皺紋,浮現黑斑。過去劍道鍛鍊出來的身材,現在裹滿贅肉,顯示後來的暴飲暴食。眼下浮現麥克筆塗上去般濃重黑眼圈。自從在警察學校被柔道的教官勒昏以來,他就從未經歷過這樣的挫敗。他回想起陷入頸喉的鐵管觸感。

查看答錄機,沒有任何留言。翻找冰箱找到一瓶冰紅酒。拆開鋁箔包,用紅酒把鎮定劑沖進肚子裡,頹靠在躺椅上。一股彷彿要融解全身的疲勞擴散開來,眼球發熱似地陣陣作痛。直接把瓶子湊在嘴上含住紅酒,望向加奈子的照片。告訴我,妳是什麼人,幹了些什麼事?

妳為什麼——藤島喃喃。冷氣的風撫弄著他的臉。或許是紅酒和鎮定劑發揮作用了,神經就像融化的起司般鬆解開來。照片從手中滑落,一股幾乎將他掩埋的深沉睡意襲上。

叩,堅實的聲響吵醒了他。

他再次閉上眼睛。彷彿踏入無底的沼澤,意識逐漸被埋住了。他聽見愜意的蟲鳴聲,意識到逐漸遷移的季節。空調乾冷的風令身體發顫,關節完全涼透了。空調遙控器裝在牆上,他想要起身關掉。房間一片漆黑。他茫茫然地心想,自己應該是開著燈睡覺的。他想要爬起來。

爬不起來。有什麼東西強力壓制住他的手腳,他一動也不能動。

鐵一般的金屬物體用力頂在他的太陽穴上。

「什、什麼?」

這讓他一口氣清醒了,睡意和醉意飛到九霄雲外。他拚命轉動眼珠。黑暗之中,強烈的手電筒燈光刺激著視網膜。

三名男子靜靜地俯視著藤島,他有股濃烈的老人體臭。男人們的臉皮看起來糊成一團,他發現每個人頭上都套著絲襪,手中握著粗壯的Maglite牌手電筒。

「你們……是什麼人?」

男人們沒有回答。按在太陽穴上的是左輪手槍。他覺得好像在作惡夢,毫無真實感。

「你們是石丸組的嗎?」

開什麼玩笑。殺意灼燒頭蓋骨,唾液充塞口中,同時一股難以忍受的尿意湧了上來。藤島被吸引住似地盯著手槍看。這是真貨嗎?他在槍管和槍身上尋找model gun的字樣。擊錘扳起的聲音讓他回神。「住手!不要開槍!」

「別亂動!」持槍男子說。

這是男人們的第一聲,聲音算響亮,聽起來三十歲左右。男子手中的手槍傳達出欲擊碎腦袋的野蠻意志。強烈的白光逼迫著藤島。為了逃離槍口,他反射地將背和腰後仰。

藤島微微點頭。是不是該把槍拂開逃走?無解的問題令他煩悶。

突然間,身體被什麼東西罩住了。是毛巾被。他察覺是加奈子房間的毛巾被。他嗅到濃濃的女兒的味道,什麼都看不見了。他向加奈子祈求原諒。傾訴生命危機的本能,讓他的喉嚨擠出慘叫。

「不要開槍,拜託,不要開槍,不要開槍!」

「在哪裡?」左輪手槍男子說。

「你、你們是誰?到底想——」沉默降臨。藤島預感到暴力。「我知道了,等一下,等一下!」

「在哪裡?」

這些傢伙⋯⋯他直覺地醒悟。肯定是這夥人對加奈子下的手。他們把我女兒——急迫的義務感席捲上來,他確實聽見了加奈子喊著「救我」的聲音。後頸熱了起來,甚至令他頭痛,但是卻一動也無法動彈。嘴唇扭曲,全身的毛細孔噴出汗水,精神幾乎要被撕扯成一片片的。

「在衣櫃我女兒的書包裡。」

槍身隔著毛巾頂著太陽穴。他聽見男人們的鞋聲往加奈子的房間走去,很快地,傳來翻找房間的聲音。

眼前一陣金星亂冒。後腦被堅硬的物體毆打,衝擊讓他的眼珠子差點跳出來似的,耳鳴不斷。他誤以為被槍擊了,驚嚇到甚至不怎麼覺得痛。

「幹!」

聲音簡直不像自己的。接著小腿被手電筒猛敲。藤島從躺椅滾下來,一陣劇痛劃過腰部。是掉在地上的保健食品瓶子撞到骨盤了。

「少鬧了!沒人在找毒品。」

「那你們——」

「照片跟底片在哪?」

「照片?」

不是汗水的液體從後頸流向背後。流了很久,令他全身毛髮倒豎。「等一下,我女兒做了什麼?」

無邪氣的表情底下到底藏了什麼東西呢?

「回答我!」

你們為什麼不問她去哪裡了?你們知道她在哪裡吧?你們把加奈子怎麼了?

藤島甩開毛巾被。他忘了手槍與暴力。左輪手槍男蹺著二郎腿。男人們叫罵著,腳陷進藤島的肚腹。藤島閉氣,肋骨和內臟發出慘叫。

「在哪裡……你們把……加奈子藏去哪裡了?」

他擠出被胃酸灼燒的喉嚨說。左輪手槍男開口:「你想跟女兒一起上西天嗎?」

世界赤紅扭曲。「我、我殺了你們!」

他朝男人的脖子伸出手去。他快要瘋了。同時有什麼東西劃過空中,在頭頂炸開。

他沒有中槍。時間繼續流逝。他發現陷進腦袋的是槍托,然後在心中輕蔑地罵他們愚蠢。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幹掉你們。手伸出去,前方是冰冷的地板。臉孔重重地撞在地上,意識遠離了身體。

漆黑,視野扭曲,劇烈的不快感讓他醒來了。他克制住痛得想要大叫的衝動,豎起耳朵,卻什麼都聽不見。

臉頰貼在地板上。有股生鏽的金屬味,流出來的血液乾掉,化成了接著劑。他想像傷口處的皮膚和脂肪層破裂,連頭蓋骨都露出來的驚悚模樣,感到一陣緊張。

他費了好一番工夫才爬起來,肚子痛得好像肌肉被扯斷了。好不容易在地板坐起來,環顧周圍。微微睜眼,移動視線。

沒看見他們的蹤影。胯下到大腿因為失禁而一片濡濕,他爬也似地前往加奈子的房間。破碎的窗飛進小蟲,地上殘留著泥巴和鞋印,被踩碎的相框和CD盒碎片散落一地。那宛如世界末日的情狀令他驚愕。加奈子……加奈子。

太過分了——他對著不知名的對象呢喃。好不容易他想要一切重新來過;好不容易他發誓要當一個父親。他明白這是自私的自我憐憫,如果女兒沒有留下毒品銷聲匿跡,或許他這輩子都不會再看到女兒。他想要再見她一次,他想讓她看見他充滿父愛的模樣

憐憫很快就變成了憎惡。他們知道女兒的下落,他們比自己更清楚她。嫉妒幾乎要壓垮胸口。他把臉埋進枕頭咆哮,我一定要宰了他們

藤島用消毒水當頭淋下,纏上繃帶。拿出櫃子裡的止痛藥,在掌心倒出一堆,大口吞下。戴上棒球帽,壓低帽簷。從廚房抽出菜刀,拿鋁箔紙包起來。令人驚訝的是,裝毒品的男用包原封不動。他抓起皮包離開房間。不能把東西留在這裡!

公寓外頭的世界安靜得彷彿滅絕了。他執拗地東張西望,留神注意。把菜刀和刀子放在副駕駛座,以便隨時可以抓起。男用包放進前方置物箱。他駕駛著卡羅拉,再三觀察後照鏡。無人跟蹤,也沒有警笛聲。戴上置物箱裡的墨鏡,遮掩發腫的眼皮。鏡架因為車內熱度而有些扭曲。用時速一百二十公里飆過國道十七號與十六號。或許是大量的止痛藥起了效果,意識像水一樣搖盪著。

一手握著菜刀,一手握著小刀。這裡是藤島居住的土呂公寓。他下車,往住處走去。房間原本就像垃圾堆,但現在就跟加奈子的房間一樣,化成了一堆瓦礫山。從來不收的被窩被切割成碎片,連裡面的棉花都被拉扯出來。壁櫃裡所有的收納櫃都被拖出來,電視翻倒在地。榻榻米被泥巴和沙子弄髒了——那夥人闖進來過吧!

他也一樣穿著鞋子進入,踩過被扔出來的衣物。他查看壁櫃裡面,空紙箱被拆解得四分五裂,保麗龍碎片散落一地。下層的收納箱裡,長襯褲跑了出來。壁櫃裡面掉著一把收在白木刀鞘裡的模造刀,以前臨檢遊戲賭博場時扣押的東西。他用床單把刀子包起來,夾在腋下離開房間,立放在副駕駛座上,踩下油門。

從岩槻交流道駛上東北高速公路,往宇都宮方向駛去。不到五分鐘,他就被蓮田休息站的燈光吸引過去。在偌大的停車場停下車子。成群的大卡車。無家可歸,居住在車上的人。車震廣場。

用床單包起來的模造刀只露出刀柄,以便隨時可以拔刀抵禦。小刀塞進口袋裡,菜刀插在車座與手煞車之間。隨時放馬過來吧!準備完這些,藤島總算有了思考的餘裕,思考那群人。

純情如小綿羊的少女,本身就是種毒品吧

純情如小綿羊的少女,本身就是種毒品吧

黑道。他分辨不出手槍的真假,也沒看到對方的臉孔。體格一般。然而他們散發出來的氣息,與道上弟兄十分酷似。更重要的是,女兒和棟方他們有關係,棟方等人又與石丸組有關。毒品是最好的證據,他們卻對毒品漠不關心

眼頭忽然一熱。在房間找到毒品時,他就有預感會變成這樣了。他陷入滿腔絕望。他回想起他們的聲音、每一個動作,衣服、鞋款、身高和體型。就連聲音散發出來的暴力音色,腦袋都記得一清二楚。他一定會找到他們,宰了他們。他發自內心發誓。

隨著深深的嘆息,他放倒車座。用礦泉水再吞了幾片止痛藥,驅散頭部的疼痛。在朦朧的意識中,手就要伸向置物箱。他非常瞭解毒蟲的末路,可是他從來沒有這麼強烈地渴望它

他看見車窗突然破裂,手伸進車子裡。漆黑的槍口射出的強烈閃光灼燒視網膜,身體被穿出無數個洞穴——太可怕了。不能保證這裡是安全的。他已經連一步都動彈不得了。他好想驅散這源源不絕地湧上心頭的恐懼。

閉上眼睛,眼底浮現各種畫面。他無止境地被拽倒、被東西重擊、腦袋被砸破。他試圖想像和桐子的交歡,胯間卻虛軟無力。他想像兩人一起吸白粉的場面。在生死激狂的交錯當中,他總算捕捉到將他帶往沉眠的黑暗尾巴。


1409059911_1

《渴望》
新經典文化出版

同名電影2014年9月12日上映

【新經典文化粉絲團】
【傳影互動粉絲團】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