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江湖需要導覽:細釋周華健《江湖》(下)

1

上接:大叔的江湖需要導覽:細釋周華健《江湖》(上)


文/徐家偉

誠然,我也能察覺《江湖》在歌詞上與流行音樂的違和感,若不論題材上的偏離流行,至少在形式上,為了要配合歌詞有限的字數,就必須將其在曲子內拆成好幾個部分,也因此很多地方常見一段歌詞的數次重複,導致空洞之嫌,不過這恰好就是周華健作為歌手想要在流行音樂裡創新的格局。退一步說,跟文字比起來,旋律的感受與評價相對而言是難以有固定標準的。高雅的交響樂,有人聽到睡著;通俗的芭樂歌,多洗腦幾次可以琅琅上口,然後感覺還不錯聽。當然,我們仍然會對音樂本身有要求,但絕大多數歌曲之所以被人反覆聆聽以至於不斷傳唱,基本價值源於文字,所以林夕羅大佑吳青峰宋冬野等創作者的歌詞被奉為經典,因為他們觸動了時代環境與聽眾的心,或許寫時代、或許寫情愛,讓人覺得「這說的不就是我嗎」?

◎一張必須閱讀的專輯

張大春作詞當然也有這種目的,只不過相對來說較為另類,在選題上就偏離了大眾喜愛的題材,唯一像是抒情歌的〈離別賦〉,當中也無一字有情有愛,而是「遠山眉,雙瞳水。此去晨昏是憔悴,偶然間夢中燈前依偎」;除此之外,典故與文言化的修辭,讓整張專輯在只聽歌不看詞的狀況下將難以投入。因此它是一張必須閱讀的專輯,將實體唱片設計成折頁佛經體的用意或許就在這裡,不能只是聽之以耳。

(完整文章請至Taiwan Beats觀看)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