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高捷/在《尼羅河女兒》中看見 29 歲的自己

0

撰文/童一寧;攝影/王辰志

DSC02580

高捷談起過往經歷,神韻迷人。

第一眼看到高捷,就覺得「東方艾爾帕西諾」這個稱號一點不假。臉上的線條,舉手投足之間自然流露的霸氣,完完全全就是一個行走的男性賀爾蒙!

訪問空檔,工作人員與記者一個接一個搶著與他拍照,他滿臉笑容,不斷跟大家開著各種葷的、素的玩笑。最奇妙的是,不論拍不拍照,所有人都會提出同一個要求,「捷哥,我也要『搭』一下你好不好?」大家輪流搭著高捷的肩膀,高捷本人也樂不可支。為什麼呢?「因為我是『高捷』啊!『搭』五次還請你吃霜淇淋!」(註:高捷是高雄捷運代言人)

等到坐下來面對面訪問,高捷又像是帶你前往另一段奇異旅程。眼前依然是那個電影裡殺伐決斷毫不留情的黑道老大,但說起話來卻像家中的那個最年輕的小舅舅,有年長的智慧,卻又幽默風趣。從十六歲國中畢業,進入餐廳廚房做學徒,講到誤打誤撞當起了演員,四次出席坎城影展,「人家忙著工作,我們開車去遊山玩水!」的那種瀟灑自在,真的讓人覺得,工作就該是這樣,人生處處是風景。這就是高捷。

談起一九八七年,讓他一腳踏入電影圈的作品《尼羅河女兒》,高捷的眉宇間仍有掩不住的驕傲,對於那個生命力旺盛的年代,對於這個改變他命運的決定……。

問:回到二十九年前,第一次聽到侯導說要找你拍電影,你的感覺是什麼?

高:那時是他(侯導)的拍檔張華坤介紹我跟侯導認識。侯導對我的第一個印象是「你長得很像艾爾帕西諾」,我還跟他說「ㄟ,你不是第一個講的」,其實之前就很多人這麼說,或許確實有點像吧。

坤哥跟我說,侯導要拍新片,要我講故事當電影內容。我說我哪有什麼故事,那時候開個咖啡廳,我就說侯導歡迎你來喝咖啡。第一次大家聊得很愉快,到第二次,朱天文,就是侯導當時的御用編劇也跟著來,她說,你跟楊林長得很像,你來演他哥哥好不好?我說不好,我很清楚,我對表演沒有熱度,我是屬於台下的,不是要上台的人,當下是回絕的。後來他們還是陸續來聊天,要我提供我的成長過程、我的家庭環境,讓他們看看能不能做電影參考。漸漸就覺得這些哥哥姊姊相處起來很舒服,而且他們又對台灣電影有這麼大貢獻,想法就改變了:去玩玩也不錯。就這樣開始拍電影了。

問:可以形容一下八十年代的感覺嗎?特別是拍攝《尼羅河女兒》的那一年。

高:我拍完《尼羅河女兒》才知道,導演要表達的就是都會的變遷。洋菸、速食,比如肯德基、麥當勞那時候進來了,整個都會都產生很大的變遷。我們當時還是抽長壽,因為是最頂級的。我在電影裡抽萬寶路,結果電影拍完再回去抽長壽,突然進不來了,舌尖覺得好辣,到現在還是這樣,快三十年了。

那個年代啊,可能年輕吧,都不會累,到處去玩樂。那時最流行的夜店是中泰賓館的 KISS ,沒去過的,就等於你沒有出來玩過。那時 KISS 的保安都是熟悉的朋友在圍事嘛。年輕就很有衝勁,我相信大家都有這段時間,那時候 29 歲快要 30 歲,好像都不用睡覺的,永遠不會累,只要是星期五就是 night fever ,反正就是呼朋引伴,大家玩得開心。

201603712_2

電影《尼羅河女兒》劇照。

問:《尼羅河女兒》片中也有很多夜生活、玩樂的片段,比如說你們去幫楊林過生日。感覺八十年代的青春,好像比現在更潮?

高:片中幫楊林慶生的那家店,(我)當時也有投資。當時是年輕人嘛,總有一些自以為是的生意點子,找個地方,稍微裝潢就開始做生意。那時候我的咖啡廳開在一樓,可是二樓才是真的生意,就是電動玩具啊,拉霸啊。那時候這些東西都還沒有開放,但對我們來說,就是做生意,賺錢嘛。咖啡、餐點是給客人的服務,電動玩具才是主要收入。

可能當時我們走在(時代)尖端吧。當時也開了服裝店專門賣男裝,戲裡面的衣服都是店裡拿出來的。沒人買,就我們自己買啊,(穿在身上)很時髦、很光鮮,因為跟香港朋友很熟,貨都從那裡來的。那家服裝店取名叫做「COOL」,當時還滿受歡迎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半年就收掉了。大概因為有些錢也收不回來,都自己朋友,不知道怎麼開口,也不好講。因為都是場面上的兄弟,不會佔你這個便宜,可是我們就碰到了。

DSC02513

在訪問當中,能感受到高捷身為一個演員的態度。

問:現在再看《尼羅河女兒》,看到二十九歲的自己出現在銀幕上,你的感覺如何?

高:那時候哪會演戲?當然不是因為會演戲,侯導才找我們,表演其實沒那麼精彩,可是倒也算稱職。當初的確是還滿帥氣的!又年輕!經過二十九年,高捷還是高捷,可是當然成熟了,表演也更熟練了。看到年輕時的樣子,當時整個情景也是年輕的。我會想,如果現在來演會更精彩。那時完全不會,就是很單純的,沒想說該怎麼演,可是如果當時想了,就糟了,味道都不對了。

問:從二十九年前的那個決定到現在,這二十九年間,你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高:一路走來,一直是這麼無心的,沒想到回頭一看,哇,我變得這麼資深,而且還這麼專業,又可以養家,還有點小成就。可能我冥冥中注定,就是要做這行吧。當年我二十九歲,進來(這一行)算晚的,可是隨時起跑,還是有一番成績的,而且我還樂在其中。但是真的變成「演員」,(應該是)自從拿獎後,我才覺得表演被認同。(註:高捷獲得的第一個表演獎項是 2004 年亞洲電視節最佳單元劇最佳男演員獎,隔年再以《孤戀花》獲得金鐘獎連續劇類最佳男配角獎)。

index_01

電視劇《孤戀花》。(圖截自公視官網)

問:家裡的小朋友看過《尼羅河女兒》了嗎?

高:好像沒有。但是我太太看過了,說「你年輕時好帥!」當然帥啊!你覺得自己帥就帥,心態很重要。我們運氣還不錯,算(長得)均勻的,而且那時候不缺伴。雖然沒有什麼錢,可是美眉還滿喜歡跟我們在一起,因為好玩嘛,又有相當的尊重。當時真的是完全不負責任,遊戲規則都先講出來。我的個性是這樣,有承諾就要做到,所以我寧可不說, 一旦說了,就要做到,所以那時候是一直不給承諾的。

問:你覺得「帥」的定義是什麼?

高:現在我講的是「味道」,這個人有獨特味道。比如說他的內在,滿腹經綸,那個也是帥;你好有學問,很雄性,也是帥;比例很好也是帥,很多種。我覺得,越大器越帥,用不著諂媚,給人(感覺)的態度就是舒服。有氣質,那就是帥。我也看過「兄弟」怎麼會這麼帥!一出來就是將材。侯導我認為也是帥,他大器,不囉唆。你說我帥不帥?人家常說,捷哥好帥!我說我不是帥,是有味道。什麼味道?就是「氣味」(台語)。

問:你覺得你現在比較帥,還是二十九年前比較帥?

高:不同的帥。現在更穩重,風趣也是帥。讓人哈哈大笑,你說多難?我現在話沒那麼多了,我記得我年輕時,周圍經常笑聲四起,還滿幽默的!我在家也會跟小孩玩,他們都不去找媽媽,都來找我!在我的認知裡,人只要自在,踏實,就帥。這個都有因果的,要修啊,有正氣就肯定帥。假如邪門歪道,思路是扭曲的,長相就絕對不一樣,我深信這個東西,一看就知道。這是我活到這個歲數的一個體認。(不論當年或現在,我)都帥,不一樣的帥。帥到不可以,帥到爆表!

問:如果當年沒有當演員,你覺得現在會做什麼?

高:(思考)不曉得…雖然(拍戲)是玩票的心態,可是一直沒斷線。當然也有投資做生意,可是幾乎都沒有很成功。我不知道會做什麼,可是冥冥中好像還是要當演員。那時沒什麼得失心,覺得有(機會)就配合,沒有就做生意,可是運氣也不錯,始終有不錯的戲上門。我沒有很積極去爭取一定要演什麼角色,我都很被動,都是人家來找,都是一些不錯的創作,就這樣一路過來。到今天,甚至還有些「小」忙碌。

本來是玩票的,沒想到現在變得這麼專業,而且資深,甚至人家認同你的表演,還給你獎。所以我有在思考(如何)表演,更加強,讓自己豐富。擺出來以後,人家說有料,當然有料啊!所以你們才來找我。台灣(如果有機會)我們當然也配合,有不錯的年輕導演,假如預算真的緊張,我們也可以適度配合,(這)也是鼓勵。大家加油,創作有無限可能。現在我可以靠著表演養家糊口,還可以給小朋友不錯的教育環境,相對的我也會盡量提供回饋。

你說(我)會做什麼?我應該會比較偏餐飲。因為十六歲國中畢業,就出來做廚房學徒。手藝不會流失,只會越來越厚重。我現在把它(做菜)放在生活上,小朋友喜歡吃什麼,我就叫他們點菜,「order!」我女兒馬上就配合:我今天想吃咖哩蝦!好,那爸爸把馬鈴薯用蘋果取代好不好?因為營養價值高,不煮熟也沒關係,又有另外一種口味可不可以?菜做好,打個分數。嗯,感覺好像甜了一點…這樣,生活變得很有趣!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