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音樂人系列】專訪發條音樂節創辦人李名紘:「人」才是音樂節最重要的元素

0

文/ 戴居

李名紘宣傳照

李名紘宣傳照。

今年五月,再度來到中壢發條音樂節,現場擠滿人潮,有爸媽帶著小孩,有熱血沸騰的看團青年,也有休假的移工朋友,好不熱鬧。其中一個舞台,東南亞移工組成的樂團,已和觀眾打成了一片。另邊的草地,則有原住民的小米酒、東南亞美食、移工團康等,可以在這躲太陽遊樂。至今已邁入第四屆的發條音樂節,將「多元族群融合」的特性發揮得淋漓盡致。

除有客家、原民等代表上台演唱,歷年也邀請來自日本、新加坡、印尼、菲律賓等國的音樂人演出,甚至還策劃各式互動遊戲、交誼廳等活動,希望讓參與音樂祭的樂迷都可以找到朋友。不同於台灣普遍音樂節主要以演出卡司為重,發條音樂節更強調「參與者(人)」的互動。

桃園是一座什麼文化都有但什麼都沒有的城市

「總覺得音樂能驅動人們內心的感動與行動,讓一些被遺忘的本能,可以透過音樂、音樂節的現場重新喚起,所以我才想要創辦音樂節。」外號「鳥哥」的創辦人李名紘緩緩談起音樂節發起的原因,起初因考上了中原大學,在桃園開始落腳,正值青春期的他,卻發現到這裡是很難找到可以發洩情緒的地方。

他形容,桃園是一座什麼文化都有但什麼都沒有的城市,比方說,在大溪跟復興鄉有原住民的部落、在龍崗有軍眷村、還有客家文化,而中壢前站與桃園後站更是外籍移工、新住民的聚落,到哪都能明顯看到這些不同文化在發生,卻缺乏了彼此資訊能互通的橋梁。於是,喜愛音樂的他,決定在桃園舉辦屬於當地的音樂節,一方面為了解悶,另一方面則期盼透過軟性的媒介,連結不同的文化根基,沒想到就此踏上了一趟回不去的旅程。

談及至今最令難忘的經驗,李名紘憶起,曾有一個從外地來的觀眾對他說:「我只是剛好從新竹往台北的火車上,看到了這個音樂節的訊息,覺得挺有趣的,就下車了。但我真的很謝謝你們辦了這個音樂節,我看到你們的精神、看到你們都是學生,而且還辦了這樣的音樂節,讓我有了重新想追求夢想的衝動。」萬萬沒想到舉辦音樂節竟可以影響到他人,這件事也讓他對音樂的可能性有了更多想像與期待。

人與人的互動,才是音樂節最重要的元素

「像是起初與東南亞移工接觸的過程,其實還蠻擔心他們與台灣人之間的隔閡會很大,直到第三年(2015)的時候,才有機會邀請他們來表演,結果當天最感動的畫面就是,我看到台灣人跟東南亞移工在台下一起衝撞啊、享受音樂!」他表示,「人」的價值是大家最容易忽略的文化資產,但如果可以將這些關係連結在一起,或許在能讓當地居民重新找回對這個區域的信心,對自我的認同。

而好奇問起舉辦音樂節對於大環境、同儕、前輩、更年輕的一代,有造成什麼改變?李名紘不好意思說起,有些志工或觀眾是真的因為參與發條音樂節,才首度接觸到「東南亞移工」、「多元族群」…等議題,「我希望這個音樂節,是一個可以讓大家交朋友的地方,促使大家回到這個地方聚集,再將些概念發散出去,『人』才是音樂節最重要的元素。」

讓不同的可能性發生,創造新的文化價值

打破偏見從認識開始。互動與瞭解前,應避免先將對方貼上標籤。例如原住民文化,第一印象可能會聯想到原住民喜愛跳舞,但通常只會找他們表演跳舞,但李名紘希望並不只是表面上的演出形式,而是將它成為一種參與的方式,於是將大會舞的元素融入音樂節裡面,藉此傳遞一種精神-「當跳起舞的時候,我們都是一家人,不分你我,隨時歡迎你加入。」也因此,今年找來關注東南亞移工議題的「One-Forty」、強調人與人交流的「一杯咖啡,一個故事」合作,目的在於不管參與者是不是只為了來看表演,都能在發條音樂節找到參與互動的管道。

「也許這些事情跟音樂並沒有太大的關聯性,但若可以促成更多音樂與人的連結,就有機會產生更多不一樣的可能性。」

至於,目前為止遇到的最大難關,李名紘認為除了資金的不足,其實他沒料到辦音樂節竟然會跟朋友吵架。這些人際間摩擦的問題,促使李名紘更重視與團隊夥伴的關係。他說,一直以來的夥伴幾乎都是跟音樂產業無關的人,也因此在磨合溝通的過程會比較緩慢,但也因如此,音樂節才會少了一些對形式內容慣有的想像。「每年舉辦完時,都會重複問自己為什麼要辦這個音樂節?對我與我的夥伴而言,這到底代表些什麼?我覺得最大的困難是常常會迷失自己,然後又要再找回自己。」

訪問中,李名紘不停強調「可能性」的重要,就像這個音樂節一樣,絕無法預料下一年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永遠令人期待。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siki
mobile porn
frei porno
hd sex
hd porn tube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