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日本年度盛事《 24 小時電視》:傑尼斯 NEWS 撐起大秀

0

文/費雯麗

fb_24h

《 24 小時電視~愛心救地球》 主視覺圖。

八月最後一個週末的清晨 6 時,東京日本武道館前,早已經聚齊一群仍掛個睡意,卻在笑著的臉。身上全副武裝,除了穿著節目官方慈善 T 恤,身上還點綴紫、綠、黃、粉紅等四種顏色,分別代表 NEWS 成員小山慶一郎、加藤 SHIGEAKI(原名為加藤成亮)、增田貴久與手越祐也專屬顏色的裙子、髮帶等。雖然彼此都不認識,卻因為這些相似的符號、同樣熱切的心而連在一起,彼此觀察也成為樂趣,即使得等待,氣氛也不僵硬。當然,大家也帶著滿滿的食物與飲料入場,來面對接下一整天的長期奮戰。

8 月 27 日至 28 日,日本武道館舉辦了以《 24 小時電視~愛心救地球》(24時間テレビ~愛は地球を救う為題的慈善節目,該節目由日本電視台主辦,堪稱一年中最重要的活動之一。節目從 27 日傍晚 6 時 30 分至 28 日晚間 9 時(其中有收播時段約3小時),是一場漫長的電視馬拉松。

rwerwer

中獎率超低的直播現場入場券

現場直播的場地選在武道館,一般民眾(限日本在住者)事前到官方網站上填寫資料,就有參加現場錄影的抽選機會,現場觀覽分成 27 日與 28 日兩天,中獎者會收到觀覽明信片,當天即可憑明信片入場,據說每年的中獎率大約落在 400~600(指的是 400~600 人間,只會有一人抽中,但無官方證實僅以此傳達氛圍),且要一一查驗身分,所以也沒有轉賣的可能性,機會頗為難得。套一句粉絲行話,筆者這回是「爆人品」了,有緣抽到了 28 日的觀覽券,能夠看上超過 14 小時的「生人」(指可以親眼看見偶像本人)。

傑尼斯偶像輪番主持

至於為什麼一場慈善節目的現場錄影會讓大家搶破頭?因為從 2003 年開始,節目的主要主持人,都會交給一個傑尼斯偶像團體來負責, 2003 年開啟這項慣例的第一團是大哥級的 TOKIO ,今年 2016 年則是由小山慶一郎加藤 SHIGEAKI (原名為加藤成亮)、增田貴久手越祐也人組成的團體「 NEWS 」負責。

由於 28 日的收錄時間很長,主辦單位並未限制參加錄影者的進出,觀覽券上沒有寫上專門的位置,而是劃好分區域和整理號,上午 6 時 30 分再由依整理號的順序進場,也因此天色還籠罩一層灰濛未明,已經滿滿人潮聚集、各個殷殷期盼。

rewrwer

日本武道館前排隊進場的人。

《 24 小時電視》轉播時,在日本武道館的一樓架起了舞台,中間擺上巨大螢幕,左邊則是主持人群的座位,巨大道具與工作人員則是在右邊待命,二樓是觀眾席,舞台後方被封了起來,全部約有 5 千個座位。周邊販賣著簡單的零食點心與飲品,讓人能在體力充足的情況下繼續參加錄影,不至於「斷糧」。而畢竟是以募款為目的的慈善節目,在會場中則設有募款箱,「運氣好」的人時機若剛剛好,捐款的那一刻就會由在節目空檔時來答謝的 NEWS 代為收下。

鏡頭外的世界  近距離觀星

「24 小時電視」發佈會

對於粉絲來說,可以進到現場的好處,還是在於平常日本綜藝節目中,被放在畫面角落、專拍反應的「小窗螢幕」立體化了,不用經過攝影師的選擇,就能將偶像們的反應盡收眼底。遙不可及星星們,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在眼前一一上演。

像是距離不到 100 公尺的天文觀察,增田貴久廣告時翻閱著腳本的指尖、小山慶一郎和手越祐也逗弄坐在一旁的童星,然後跟著一塊放聲大笑的爽朗、加藤 SHIGEAKI 禮儀確實的鞠躬幅度、與每次的點頭、握手、微笑與拭淚,電視上沒被捕捉到的漏網鏡頭、平常看不見的日常對應,都很美好,讓人感覺更接近了這些遙遠星辰「本質」的一面。 NEWS 的成員會趁著廣告間隙,向觀眾席貼心喊話,「請大家多多指教喔!」、「累了嗎?我一點都不累喔,一起加油吧!」讓這場如同馬拉松般的錄影,伴隨著各種鼓舞、笑與淚,彼此拉拔跑下去。

弱勢族群參與表演  洋蔥遍地  

稍微放下迷妹心。參加24小時電視的錄影,也可以看見日本電視長時間現場直播節目的運作方式,多麼繁雜與專業。節目主要構成,是找出一些日本各地殘疾人士的真實故事,訴說他們碰到的挫折,以及面對的方式和勇氣,再請他們到現場一起進行活動。

有個單元在講述一個家庭,是由眼睛看不見的媽媽、耳朵聽不見的爸爸,和健康的小兒子所組成。小男孩雖然年紀小卻很懂事,常作為爸媽的生活輔導與摩擦時的調劑。藉著節目,於現場舉辦了一場當年遲遲未果的婚禮,由雙方家屬和全場的觀眾一同寄予祝福。滿天的彩帶配上一點都不馬虎的佈景與紅毯,能有溫馨又感人的場面呈現,不只是男孩的心意,更是背後一群分工細緻的專業工作人員促成,才能讓歐式禮堂般的佈景於短短十幾分鐘間就完美呈現。

 

複雜場面調度  製作細節全見

當畫面切到左邊的主持人群,右邊超過百位工作人員就會移至舞台中間,開始佈置、換場景、準備道具。有人負責大道具的拆解組合,有人負責引導,有人負責清掃上個環節可能留下的彩帶或紙片,有些人則是會高舉告示牌,「拍手」、「請安靜」等指示觀眾席的觀眾動作。會場內的跑馬燈則會顯示現在正在播出的節目,或是現在是否在廣告中,每個動作雖然倉促卻不慌亂,不只讓工作人員,也讓觀眾每個人都了解目前的狀況是什麼或者該做什麼。

節目中還會安排一些「任務」讓參與者挑戰,比如因為意外導致半身不遂的少年,裝上義足和家人一起爬富士山;失去右腕的少女和游泳選手組隊一起挑戰泳渡佐渡海峽 40 公里;還有花式滑冰選手羽生結弦、熊本縣吉祥物熊本熊(クマモン)與熊本災區滑冰少女們的共同演出等 VTR 的播出。其中,在現場最震懾人心的表演,莫過於盲學校與聾啞學校的學生與 NEWS 、早稻田大學學生,共同演出的高知縣傳統舞技「鳴子舞」。

與弱勢團體互動  偶像毫無身段

鳴子舞(よさこい)是充滿祭典色彩的舞蹈,動作激烈活躍也非常重節拍——所以聽不見音樂的孩子跟看不見舞步的孩子,到底要怎麼學習,還搭配在一起表演呢?聾啞學校的學生看著眼前螢幕的手語數拍,邊記著每個動作的長度,用內心去熟記節奏,盲學校的學生更是挑戰,看不見老師的示範也不知道自己的動作是否正確,跨出步伐的大小、自己身處在哪個位置全都是一片迷惘,但「現在放棄就結束了」,在地板上貼著圓形的凹凸塊(像視障專用道一樣的原理),一步一步去記住距離的感覺。

NEWS 搭配手語演出 傳統舞技「よさこい」(yosakoi)。

那一個月我們無從得知的努力練習,凝聚在現場那短短 3、4 分鐘的表演,呈現出來的爆發力,令人折服。電視所播出的,實在不及現場震撼的 1/10 ,台上的這些表演者,在現場隔著一些距離,分不清楚哪些孩子聽不見、哪些孩子看不到,每個舞者都用盡了力氣展開了身體,身體力行告訴你何謂「全力以赴」。表演結束後,一個看不見的女孩情緒激動,「我從來就沒有過⋯」她沒把話說完,但其實也說完了,那必然會為她未來碰到挫折時,添增一些守住信心、相信自己的光彩。在正式表演之前那一個月的排練中, NEWS 四人時不時都會去參加練習,因此和學生們培養出感情與默契,最後圓滿結束時,一位聽障女孩邊比著手語,邊認真一字一句讀出她寫下的感謝信,激起了四人不止的淚水。

其實在表演的途中,一位視障學生表演到一半時,手上的「鳴子」(なるこ,是よさこい 表演中拿在手上的樂器)不小心掉了。一旁的小山慶一郎瞥見了,便擠出一個空檔,俐落地撿起鳴子,塞到學生手中,讓學生可以繼續從容完成表演。電視轉播時並沒有拍到這一段,所以從電視中呈現的仍是各種「完美無缺」,但身為現場觀覽者的筆者,並不覺得這段小插曲扣了分,反而覺得這份完美無缺,又添增了更多沒說出口的溫度與暖意。

為了慈善目的  偶像要撐住壓力  

werwerwe

日本電視台前的大型海報。

日本電視台自 1978 年起,毎年 8 月下旬都會選定一個週末播放《 24 小時電視》,原本只是一個一次性的節目,沒想到一辦下來就募得了 11 億日幣的善款,隔年才開始有把它常規化的構想。由全國 31 家日本電視台系統的民間電視台聯合播送,加上 2003 年開始由傑尼斯偶像們擔綱主持人加持,《 24 小時電視》成為家喻戶曉的節目,2005 年在 SMAP 的成員草彅剛、香取慎吾主持下,獲得平均收視率 19.0% 超級佳績。而東日本大地震發生的 2011 年由關 8 主持,該次節目募得 19 億 8641 萬日圓,是史上最高的數字。從 2003 年(第 25 屆)到 2016 年(第 39 屆)的平均收視率約為 16.7% ,每年平均捐款有 10 億日圓。

從節目的角度來看,把主持棒交給原本就有一群死忠粉絲支持、容易吸引媒體關注、代言什麼商品就會熱銷的傑尼斯團體,增加人氣又保有注目度,粉絲也會憑藉「愛屋及烏」的心情,有動力付出更多愛心;對粉絲來說,一旦喜歡的團體接下《 24 小時電視》,就等於整個夏天都有看不完的節目宣傳、雜誌訪談,雖然「忙碌」,卻是甜蜜的負荷;對該偶像團體而言,有接下主持棒的機會,不僅等於被認證擁有某種程度的號召力,參與一個超長時間的馬拉松直播節目,更是經驗的累積。

性醜聞陰影下的 2016 節目製播

其實,這屆 24 小時電視,可說是多災多難。因為在放送當週,協助主持人之一的男演員高畑裕太,因性侵女性遭逮補。罪責與道德部分姑且不談,工作團隊瞬間可說是人仰馬翻,宣傳品、海報在事件爆出當天立刻撤下,全部回收再製,有他在的節目宣傳全部重新剪接或不播出,特別劇 SP 也得把他的戲份剪掉,面對重拍的命運。

fgdfgfg

畫面左為事件發生前的海報,右為緊急刪除高畑裕太照片的海報。

對於一個期待著 《 24 小時電視》播出、同時又喜歡 NEWS 這個團體的人而言,恐怕會是一場很大的打擊。慈善節目中如同「代言人」之一,竟然犯下這種令人不齒的罪過,除了捶胸頓足跟破口大罵之外,或許真的沒有其他更有建設性的作法了。說來老梗,雖然筆者不知道愛心到底能不能救地球,但「愛」似乎還是可以救這個節目。

NEWS  大概是傑尼斯偶像團體中數一數二的「悲情」團。 2003 年時以 9 人之姿成立,聚集著當時被視為是菁英的成員, 2004 年正式出道,但出道前,就有一個人先退社,接著陸續有兩個成員因未成年飲酒被退團,NEWS 也因為連坐懲罰被勒令停止活動。然後在 2011 年時,山下智久與錦戶亮兩大台柱又宣佈退出:山下智久選擇個人活動,錦戶亮則是專心發展關 8 。

NEWS 人數驟減一半,少了最受注目的山下和錦戶,被人戲稱為「沒有草莓的草莓蛋糕」、「沒有素材的關東煮」、「不如解散」,雖然四人堅持了下來,但的確有過一段人氣低迷、提起這段往事就忍不住落淚的黯淡歲月。

NEWS 不脆弱  互助就是力量

「我們本來就是波折很多的團體」,他們自嘲著,並且安慰歌迷們別擔心,會繼續堅持下去,在節目宣傳中不避談直擊的風波。主演特別劇的加藤 SHIGEAKI ,在寫給粉絲的訊息中寫著「我沒有這麼脆弱,NEWS 也沒有這麼脆弱」,最後那個得重拍的角色,由小山慶一郎補全,因為團員愛,因為「團員有困難時,去幫助團員是很自然的事」。


NEWS 《恋を知らない君へ》 表演

於是戲劇無礙播出,節目也在 NEWS 變成 4 人後推出的第一張作品《奮力一擊》(フルスイング)的歌聲中,走向順利的 ending 。所有的辛苦與挫折,都會化作經驗的積累,在重要的時刻化為衝破困難的力量與能力,似乎也和節目的旨趣無意間做了結合。種種的故事,讓筆者在觀看《 24 小時電視》的過程中,在感動的汪洋中載浮載沉,覺得這個節目被很多愛所包裹著。

《 24小時電視》並非沒有疑慮,這個節目曾經數度被質疑有消費殘障人士之嫌,以及被質疑節目內容與「慈善」、「殘疾」到底有何相關性,或者是刻意去報導「光明面」,忽略了更多陰暗不為人知、更需要被幫助的角落。筆者不禁想起自己的高中時代,曾經參加過手語社。會參加的契機僅只因為學姊邀請,覺得手語舞好玩,覺得很帥這些「不純」的動機,所以每次提起都會有點心虛。

NEWS 在 24小時 上的演出

但當在節目收錄時,看見很多懂手語的工作人員散佈在各個角落,和來參加的聽障者溝通,讓他們了解節目的行進和接下來的狀況,還有小山慶一郎用手語跟 「鳴子舞」的表演者「說話」。筆者突然發現,不管為了什麼目的,「契機」都很重要,它將讓「溝通」變得有更多可能性。一如老牌主持人德光和夫所言,「在這之前,殘障人士被忽略、沒有聲音,不會出現在電視上,但《 24 小時電視》這個節目,開啟了一個『了解』的機會。」

無論這個節目是否利用粉絲對偶像的愛,將粉絲綁在電視機前,或是讓他們願意掏錢買慈善商品。當面對面的接觸發生了,我們才可以開始注意「他人事」。心被觸動了,我們才能夠引發同理之情,尋找出更柔軟更多元的自己,亦可以更適切地更認真地對待他人。這是我所看見的《 24 小時電視》。

延伸閱讀:

馬欣專欄/從SMAP、周子瑜事件,看當代藝人貶值問題

傷離別、說再見 解散倒數的 SMAP

關西「聖地」巡禮:迷妹們與偶像最親密的瞬間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