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滾石總經理段鍾潭/「為什麼要在中國做 Live House?因為我們在建立基礎設施」

0

滾石一直以來都是台灣最敢四處嘗試的唱片公司,他們出過雜誌、做過廣告、代理過漫畫,甚至拍過電影,以及投資七千萬在今年推出了《滾石音樂愛情故事》,但比較少人知道的是,他們在廣州開了一家 Livehouse「中央車站 」;不同於前面幾個項目仍然是內容領域的投資,Livehouse 則是實實在在的硬體設備,內在的經營邏輯與唱片公司完全不一樣,被問到為什麼要投資場地?滾石唱片總經理段鍾潭表示:「大陸的音樂產業需要很多基礎設施,而 Livehouse 是接下來最重要的一種。」

IMG_3231

中央車站舞台上的大螢幕。

座落廣州  看好大陸市場

過去大陸的流行音樂市場因為盜版橫行,看似產值大,卻是看得到而吃不到;然而去年七月,中國政府正式推出了《關於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轉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強力打擊盜版,再加上以騰訊、阿里巴巴為首的互聯網公司紛紛進場投資,以大筆金額與唱片公司簽下獨家版權合約,讓流行音樂市場整體活絡起來。雖然看好大陸市場的未來發展,但段鍾潭認為大陸的基礎設施仍舊不夠完備,尤其是提供歌手演出的 Livehouse,「大陸受限於場域,無法一發片就打全國,因此需要依賴演出,但大陸目前沒有循序漸進,從鄉村走向全國性的作法,我認為問題出在場地」,因此他興起了自己來的想法。

IMG_3241

羊城創意園區中的 i 黑馬孵化器。

「這個念頭在 2012 年就成形了,當初我們與羊城晚報在廣州合辦《滾石 30》演唱會,跟他們提到了蓋 Livehouse 的想法,並以華山 Legacy 為範例來找場地,而他們剛好就有這樣的地方。」走進現在中央車站座落的羊城創意園區,會發現裡面有許多互聯網元素在裡頭,其中包含中國最大的科技媒體之一 i 黑馬所創立的黑馬孵化器,但這些在 2012 年時都尚未成立,當時的羊城創意園區以出租辦公室為主,裡頭剛好有一個 L 型的舊廠房,「我們把這 L 型裡面的牆拆掉,重新隔間,就形成現在以演出為主的中央車站,與提供飲食為主的後車站。」

在萬事俱備後,還有一個最大的難關要過:真的要設在廣州嗎?因為過去許多知名歌手在廣州開個唱的票房都不好看,後來許多公司的巡迴演出都會跳過廣州,安排在深圳,但段鍾潭認為:「廣州的地理位置可以對應到澳門、香港、台灣,腹地夠大,如果做得好的話,可以以粵語為主,創造一個跟北京、上海完全不一樣的氛圍,因此我們就決定開在廣州。」

IMG_3230

以餐飲為主的後車站,提供各式台灣小吃,像是滷肉飯等。

投資設備  搭上直播潮流

確認場地後,滾石開始規劃內部裝潢與設備,由於初衷是提供歌手一個最好的演出環境,因此他們決定將錢都花在設備上。「裝潢上我們盡量地省,甚至門口也只是掛上『中央車站』四個字,但其他設備完全不一樣,甚至請了日本團隊來做技術支援。」當初《滾石 30》在鳥巢舉辦時,為了解決音響問題,滾石邀請了日本的 MSI 來擔任音響顧問,因為合作狀況良好,後來也邀請他們一起設計中央車站,以各種高標準的規格來調整音場;至於椅子則更加費神,特別從桃園一家專門為 NBA 做椅子的廠商訂購,經過層層流程,運送到廣州,滾石希望能在各方面都做到業界的最高標準。

IMG_3234

特地從桃園運到廣州的椅子。

然而 Livehouse 除了硬體設備要好,演出內容更是不容忽視。中央車站目前經營模式有兩種,最多的是 Promoter,必須自己談好藝人,然後承擔票房好壞,其次才是租借場地。段鍾潭承認起初想得太過容易,「當時想以演場會的概念來經營,一場個唱前面十排的票價動輒兩千或一千八塊人民幣,而中央車站可以降到五百到八百,但這樣的狀況還是很吃力。」他認為主因在於廣州的 Livehouse 都是酒吧,觀眾習慣的票價介於五十到一百人民幣間,還能附贈一杯酒水,但他們尚未認知到中央車站是一個很舒服、品質非常好的場地,這樣的形象尚未被建立起來,因此前期以教育市場為目標。

想不到的是,2014 年底中國直播興起,當時樂視音樂已經佈局好幾年,在國外談定許多音樂節,他們對中央車站很有興趣,最終雙方敲定了 20 場的合作,之後騰訊 QQ 音樂也加入直播行列,同樣也與中央車站簽下合作。「有了直播後,中央車站的設備優勢可以完全發揮,整體音質、拍攝的感覺皆很棒,我們還特別蓋了一個成音間供直播使用,希望能夠把音質做得更好。」每一個場次的直播,滾石都會收到一筆錢,這部分會與藝人拆分,讓雙方的收入都能更多。而下一階段中央車站的目標則是提升場次,從原先的一年四十場加到五十至六十場。

擴張難題  公安問題無解

被問到中央車站的模式會不會複製到其他城市?段鍾潭說:「最早取名時,除了確定不要用滾石外,我們認為這樣的 Livehouse 可以各城市都有,對樂團來說剛好是一個巡迴的概念,因此才決定用中央車站。」不過可惜的是,這兩年並沒有找到第二個點。最早為了避開北京與上海,滾石花了許多時間在杭州與成都,雖然杭州有合適場地,雙方甚至簽了約,最後因為變動而告吹。現在滾石仍在持續尋找第二個中央車站,連北京與上海都找,「不管從哪一方面來看,我們都需要有更多的中央車站在不同的城市,這個想法是很明確的,但我們絕不願意找一個不合適的場地,不管是地點、大小、交通,以及合作單位等,都是我們考量的因素。」

然而要在中國做 Livehouse ,還有其他問題必須解決,像是各式證照、場地問題,以及公安要求*等等,像目前中央車站的演出觀眾仍必須坐著,這樣的情況就排除了一些年輕樂團的加入,「雖然我們能夠理解公安對於安全上的顧慮,但對演出就會造成很大的困擾,包含成本及演出形式等等,我想這點只能慢慢去克服。」段鍾潭無奈地說。

舉辦競賽  培養未來潛力

去年,滾石與阿里音樂一起舉辦第一屆「滾石原創歌手大賽」,決賽場地就選在廣州中央車站,談到這次競賽的舉辦緣由,段鍾潭說:「有了場地後,就會需要更多好的藝人與作品,因此我們打算每兩年舉辦一次『滾石原創歌手大賽』,但這只是針對創作藝人,今年我們會舉辦『滾石原創樂團大賽』(編按:已於七月結束),發掘更多樂團好手,這也是每兩年舉辦一次,等於每年滾石都會舉辦一場大賽。」但為何合作夥伴會選擇阿里音樂?他認為這樣的活動還是必須找一個大平台曝光,剛好滾石在大陸的曲庫獨家簽給阿里音樂,而阿里也願意贊助滾石舉辦活動,因此雙方一拍即合,連今年的樂團大賽都一起舉辦。

image

去年舉辦的「滾石原創歌手大賽」海報。

回顧台灣 能量承接空窗

問了這麼多大陸市場現況,我們不禁把焦點轉回台灣,好奇台灣未來在整體中國市場中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段鍾潭認為:「從近五年的觀察來看,過去大陸對台灣流行音樂全盤接受的現象已經消失,兩岸的生活環境漸漸不同,現在他們更傾向聽李志、汪峰或是李健的歌,這些與他們的生活環境更加貼近,而未來有更多的內地創作歌手會崛起。」這對台灣流行音樂市場會造成一定的壓力,不過他也認為台灣不需要過於擔心,台灣的流行音樂產業環境仍舊相當健康,底層力量非常扎實,只是藝人間的承接過慢,「我喜歡以十年當一個世代去看,目前台灣夠紅的藝人都是前一個十年的,但從 2010 年後就沒有強大的藝人能夠承接,這是一個需要正視的狀況,我們必須去找出到底銜接上發生什麼問題,然後解決。」不過回顧台灣今年的現況,玖壹壹現象與草東沒有派對的崛起,或許能為台灣未來流行音樂的發展添加一些景觀,但我們依然需要更多全新力量的進駐。

*Livehouse 屬於中國公安部管轄,他們對 Livehouse 的規定非常嚴格,例如人數問題,規定 1.5 平方米只能站一個人,多了就違規,此外還有消防問題等等;然後每一場活動都要報批,必須拿到公安發下來的批准文件才能開始宣傳,如果沒有拿到就是違規,公安隨時都能把活動喊停。

關於作者

陳柏全,現任娛樂重擊執行主編。從電影圈菜鳥跳入新創圈,又從新創圈跳回來做娛樂媒體,最後卻發現兩者早已合流,只好認命地做著「互聯網+娛樂」,期許為讀者帶來更多有料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