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霓虹惡魔》:給窺視眼神的迷幻藥

1
908908

讓觀眾漂浮在幻境中不可自拔的《霓虹惡魔》。

扭曲、病態、狂亂、激情,向來評價兩極的《落日車神》導演尼可拉斯溫丁黑芬新作《霓虹惡魔》再度把評價兩極這件事推向光譜更遠的兩端,說愛者恆愛恨者恆恨還真是小看了他。本片有如從眼球攝取的迷幻藥,開場不到五分鐘便帶領觀眾進入一個僅存在於惡夢中的洛杉磯,徹底經歷導演「美是唯一」的霓虹美學巔峰。二十年前的爭議電影《美國舞孃》最後,主角搭上車離開拉斯維加斯前往洛杉磯,可以想像若這趟車程花了二十年,主角在過程中返老還童,下車一瞬間便直達《霓虹惡魔》的場景,只是更加誇張過激。

687678

過了二十年,《美國舞孃》裡頭的舞台修正後大概就會長這樣吧…

把義大利邪典電影(Giallo)、德國新表現主義(Neo-Expressionist)、時尚雜誌跨頁攝影,以及夜店燈光秀絞碎、拼貼,然後重組,得到的便是《霓虹惡魔》這樣一部電影。乍看之下,本片以女主角潔西的模特兒生涯為出發點,以其成功對照同儕的妒恨,點出對於青春與美貌的迷戀和追求,但若從《布朗森》、《血染天堂路》,《落日車神》到《罪無可赦》這樣的創作進程看來,黑芬明顯已一步步卸去了敘事與劇情的追求,轉而嘗試以光線、色彩、音樂來博取觀眾的情感投注,在《霓虹惡魔》達到現階段的巔峰。

電影裡頭雖不乏諷刺驚悚超現實恐怖等橋段或元素,然而這些比起女主角脖子上的金色油彩、蒼白猙獰的月光、漂浮在空中的幾何圖形、旅館房間另一頭的無止盡黑暗等,不過只是點綴性質,如何燃燒觀眾的眼球才是重點:若要在本片尋得對時尚產業的批判、女性運動的意義,或單純一個有著完整起承轉合的精采故事,則可能看個幾分鐘便會讓人坐立難安;若要在合法範圍內體驗嗑藥後動物飄飄然,不用擔心你肯定來對了地方。

34553545

覺得這個畫面太過火或太迷人,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你對這部電影的喜好程度。

同樣的,與其討論四位女主角艾兒芬妮、吉娜馬隆、艾比麗,以及貝拉希斯寇特的演出,除了「敬業」、「勇敢」或「成功讓人不適」外,找不到太多適合的形容詞。就像電影高度劇場風格的佈景以及念白方式,《霓虹惡魔》的主角是黑芬自己一個人,關鍵配角是配樂家克里夫馬丁尼茲和他顫動的的電子節拍、《絕命正義》攝影師納塔莎布奈爾精雕細琢的光影,以及 Elliott Hostetter 讓熟悉的洛杉磯有如外星球異次元的佈景(他也是《放浪青春》的佈景,兩部片儼然是靈魂伴侶),演員不過是導演手中操控的人偶罷了。

3223

演員,一如這張劇照,不過是本片的擺設罷了。

當然,貫穿全片的相機、棚拍、沐浴出浴,以及無所不在的男性打量眼神,賦予觀賞《霓虹惡魔》一種窺視的樂趣與罪惡感,加上那份刻意誇張化演出和劇情轉折的戲劇風格,讓電影穿梭在「以膚淺來諷刺」,或單純男性視角的膚淺剝削之間。《霓虹惡魔》要不就是本年度最強力的影像迷幻藥,要不就是大而無當的男性自慰片,沒有什麼看過即忘的可能或中間選擇——但想當然爾,你喜歡或覺得有意義與否,尼可拉斯溫丁黑芬肯定是一點也不在乎。


《霓虹惡魔》預告片。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