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生命與記憶的憂傷課題

1

文/費雯麗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8月19日全台上映(072002)

男主角與死去母親撿回來的棄貓相依為命。

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是你寧願付出自己的生命,也不願意讓他消失的嗎?這個問題,也許是每個看完電影《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的人,都可以問自己的問題。

(此篇文章含結局雷,請斟酌閱讀)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電影名字取得直接,未看先猜,大概也會知道應該是個主旨關於「失去」與「珍惜」的電影,但真的要讓人參透它想傳達些什麼,那些細膩與帶著憂愁的柔軟,還是得透過影像的敘述與演員(當然也包括可愛的貓演員們)的詮釋,才能深深體會之。

年紀尚輕的郵差青年(佐藤健 飾),有一天騎車通勤時突然一陣頭暈目眩,出了小車禍,到醫院檢查時,才發現自己的腦中長了惡性腫瘤。生命即將走到終點,他感到恐慌無比,但更多的是不真實感,惶惶然回到他和貓兒「高麗菜」一起同居的家中,卻發現家裡出現一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惡魔」。惡魔告訴他,只要世界上有一樣東西消失,他的壽命,就能再多一天。所以呢?在這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是消失之後,你不會心痛呢?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8月19日全台上映(072901)

年紀尚輕的郵差青年,唯一家人是一隻名叫「高麗菜」的貓。

首先消失的是「電話」。當科技越來越進步,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電話消失後,電車上的人們都開始拿起書來閱讀了,不也挺好的嗎?但同時,青年與前女友(宮崎葵 飾)的連結點也消失了,因為他們的緣分,始自於女孩打錯了電話,當時女孩聽著男孩的背景音,精準地猜出他現在看的電影名稱,這才找到共同的興趣,找到讓這通錯誤撥打延伸成美麗巧合的理由,一切環環相扣。

延續了什麼,卻也無形間失去了什麼。這一切似乎還可以忍受,畢竟「前」女友已成歷史,狠下心,生命誠可貴,別把愛情看得價更高,就有活下去的機會,就當作是失去了便利的工具。但接下來,惡魔要抹去的,是青年的「興趣」——電影。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8月19日全台上映(080401)

電影不僅是男主角青年的記憶,更是他與戀人的聯繫。

「電影」如果從世界上消失了會怎麼樣呢?首先,「娛樂重擊」這個網站就沒有存在意義了,筆者也沒東西可寫了(喂),咳咳…拉回來,是啊,沒有電影,飯還是能照吃、生活照過,那只是「正規時間」以外,打發時間的某種嗜好與興趣,如此而已。——如此而已嗎?青年失去了的不只是一份消遣,更是一份友情。他在大學時認識的電影癡摯友(濱田岳 飾),彷彿像變了人格一般,當然,也不認得他,他們之間的默契與情感,隨著電影一起煙消雲散。

愛情可以放下,友情為什麼不行呢?惡魔邪佞地笑,接下來,他要讓時鐘消失,而青年父親所經營的鐘錶行,自然也不復存在,他與父親(奧田英二 飾)、過世的母親(原田美枝子 飾)之間的回憶,當然也跟著一起船過水無痕。還不夠嗎?惡魔說,讓貓消失吧,那個始終跟在他身邊的「高麗菜」、陪伴著他一起長大,已經到天國去陪伴母親的「茼蒿菜」,也都將被抹去存在的痕跡。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8月19日全台上映(081808)

微弱卻沈穩的「喵」聲,讓男主角回歸自我。

每一個消逝,都直指青年的內心,把物質面(電話)、精神面(電影)、情感面(老家的鐘錶店),到最後是自己以外的生命個體(貓),和自己的生命放在同一個天秤上,你會選擇讓哪邊傾斜?難以回答的問題,殘忍至極,這世界上真的有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事嗎?也許沒有人能夠勇敢決絕地回答,因為答案是「有」或「沒有」,都需要勇氣,而真正面臨失去時,人們才學會誠實地去面對自己的內心。

直到那一聲微弱卻沈穩的「喵」,才讓青年放下所有的揣想與躊躇。其實劇情在一開始就已經說明了,青年被告知病情時,外表是沈靜的,內心卻是崩解的,腦海中的他崩潰地奪門而出,哭倒在路邊,但因為他的溫吞的個性,這樣的情緒發洩僅止於想像,但他其實並無法處理這樣的情緒,彷彿只有自己被摧毀了,乾脆把所有的人事物都拖下水吧——才幻想出了惡魔這樣的存在。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8月19日全台上映(080403)

男主角最終明白,遵循著女孩對著瀑布大喊的那句「好好活著」,有多困難。

前女友已離開他、與好友的關係又不是那種能坦白心裡話的互動,自從母親過世後就無法再見到父親的糾結,讓他覺得自己必須且只能獨自面對,的確,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中間都隔著水,但深深的水底之下都緊牽在一起。沒有人是孤獨的,沒有人能夠「獨活」,當然也沒有人必須「獨死」,而世事是如此無常,生活如此無奈,要遵循著女孩對著瀑布大喊的那句「好好活著」,多麼困難,卻又有這樣的「義務」以不辜負自己。

高麗菜的陪伴,成為離他最近的灼熱生命,那樣的溫度如果被消除了,會多麼痛苦與不捨啊。換個角度想,也許惡魔是真的存在也說不定,也許這一切,真的都是發生在青年身上的「真實故事」,但無論如何,「如果這世界上貓消失了,這世界會改變嗎?如果這世界上我消失了,這世界有誰會感到悲傷嗎?」的內心獨白與自問,終至獲得了解套。生命依舊在倒數計時,故事依舊是憂愁的,但青年已經重新體認了記憶的厚度與重量,亦找到了正面迎戰時,該有的姿態、該學會的依賴。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8月19日全台上映(081801)

原作的高麗菜(貓),是可以與人類溝通的。

在該作品的原作中,高麗菜其實是會說話的,但電影中的高麗菜,卻無法用言語表達他的想法,讓這部帶點奇想色彩的電影,多了些現實與被剝奪話語權的乏力。不過,就如同電影的結尾一般,憂傷依舊,卻多放了一些閃耀的光芒,由 17 歲潛力女歌手 HARUHI 演唱的片尾曲《 ひずみ 》(應變),歌詞其實是以貓兒的視角出發,輕吟著對青年的感情,成為這部作品中最隱晦、最浪漫、也最詩意的句點。

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是你寧願付出自己的生命,也不願意讓他消失的嗎?如果你答得出這個問題,你無須做任何證明,你只需要以最無悔的方式,更加珍惜就好。這是我從《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聽到的寄語。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