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哭聲》:三種願望,一次滿足

4

經典韓國動作片《追擊者》、《黃海追緝》的導演羅泓軫六年磨一劍,竟磨出了恐怖懸疑片《哭聲》,從風格、命題甚至節奏都與前作大不相同,相較於前作都是節奏明快的純種類型片,《哭聲》藝高人膽大的同時融合了恐怖(還同時包括邪靈、僵屍、傳染病)、推理懸疑與人性辯證,這樣極其精妙、具有雙重意涵的劇本,加上羅泓軫穩健流暢的執導,以及更多的黑色幽默笑點,《哭聲》幾乎一次把所有商業電影能期待的願望都收齊了,簡直就是泓軫出奇蛋(?)無誤。

《哭聲》劇照_國村隼飾演一名神秘的日本男子

日本演員國村隼在這部片扮演重要角色,是整起事件最大的嫌疑人。(照片由車庫娛樂提供)

以高超執導技藝 打破商業藝術的分野與類型疆界

若說《追擊者》和《黃海追緝》的羅泓軫是非常好的商業類型片導演,絕不會有人反對;但若要說這兩部作品兼具商業及藝術價值,可能就勉為其難。然而耗費六年苦心孵出的《哭聲》,竟展現出截然不同的野心與神采,不少人性辯證的段落讓人聯想到奉俊昊,些微的禪意也讓人想起金知雲

童星金煥熙在這部片的演技非常強大,這場戲是她無故著魔,令老爸郭度沅焦急。(圖片由車庫娛樂提供)

一般而言,恐怖片和辦案推理很難結合一體,因為恐怖片往往帶有超自然元素,經不起邏輯推敲,也很難透過證據慢慢揭露真相,因此懸疑常常變成故弄玄虛,最後無法自圓其說。但《哭聲》的腳本竟然能在超自然現象與行為過程中埋下細密的意象與伏筆,讓整部片即使「群魔亂舞」,但人物性格、動機、懸疑舖陳到真相大白的過程仍然層次分明,又包含著對於人性與真相的討論,精妙處不下於奉俊昊純寫實的作品《殺人回憶》及《非常母親》。

《哭聲》不只以高超的劇本和執導,打破商業藝術的分野,更突破了類型的疆界。在羅泓軫手裡,警探搭檔查案、邪靈、僵屍、與世隔絕的小鎮、道士鬥法、心理驚悚甚至宗教信仰等元素,都融合得天衣無縫,他重新創造出一個接近前現代的想像,兼具鬼魅與理性;也因為這樣,故事才能發生在現代城市,又讓人覺得完全無違和感,導演功力無疑更上一層樓。

完美執行與演員演出 讓電影更耐咀嚼

韓國導演還有一個令人羨慕的優勢,就是他們不但很會用演員,韓國更有各種演技派演員「彈藥庫」可供使用。《哭聲》中童星金煥熙的驚人演出再次印證了韓國強大的演員實力,許多場戲光靠她的哭聲與肢體就營造出令人極度驚駭的氣氛。而三大男主角郭度沅黃正民國村隼的演出更是毫不含糊,個性鮮明又演技細膩。尤其郭度沅在膽小怕事的本色,與為父則強間的轉換十分精彩,層次非常引人入勝,更不時因為這點個性上的衝突帶來不少意外的驚喜與幽默。

哭聲_作法互鬥_黃正民宛如真正巫師

青龍獎影帝黃正民在這部片依舊有極好的表現。(照片由車庫娛樂提供)

雖然全片開場第一幕全以郭度沅視角為主,但進行到一半開始成為三線幾乎平行的結構,讓三位演員都有出色的發揮空間。視角切換後,節奏張力和真假之間的辯證角力也開展得更加全面,只是對於原本單一視角所帶來的推理趣味稍微有些沖淡,是否是正確的選擇,可能因個別觀眾的期待而定。劇中似是女鬼又似是守護神的千玗嬉,則是以靜制動,用相當內斂的演法「對抗」三個外放的男主角,存在感亦十分強烈。

許多地方擁有雙重意涵的腳本,讓最後的結局轉折顯得聰明不過,又突顯出人性選擇性接受的弱點,讓觀眾即使「被騙」也被騙得心甘情願。正由於劇本、執導和演出都同等精彩,長達兩個半小時的片長「咻一下就過去了」,完全感受不到間的重量,是部絕對該進戲院支持的精彩佳作!(正在訂二刷的票……)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