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詹仁雄談《姐姐好餓》:「人性才能打進人心,發揮小S的特質不只是接地氣」

2

攝影:王辰志

姊姊好餓

首次單獨主持節目《姐姐好餓》的小S,在愛奇藝上的點播率仍證明她的主持魅力歷久不衰。

小S 於 7 月 21 日在「愛奇藝」視頻網上線播出的新節目《姐姐好餓》,第一集的點擊率一週突破 4000 萬,證明製作人詹仁雄與小 合作無間所創造的話性,這幕前幕後二人依然是綜最火的組合。

姐姐好餓》播出前,詹仁雄接受娛樂重擊專訪,談到小 S 的首個獨挑大樑作品,除了分析小 的個性與可塑性外,更希望創造一個新的節「模版」,為網打造另一種兩地合模式。

談起小 S 新主持的節目,製作人詹仁雄不追求接地氣,反而讓小 S 無法預料的特質主導。

《康熙來了》(2004/1/5-2016/1/14)今年初告別電視觀眾後,各方人馬包括詹仁雄自己都去找小 S 復出,不論是康、熙復合還是和姐姐大 S 重新合作,台灣的電視台或是中國的視頻網都很積極,終於最後推出《姐姐好餓》這個網路節目,而這一切都要從小 S 說起⋯⋯

小 S 高中還沒畢業,也還沒有主持《我猜我猜我猜猜猜》(1996年),沒有任何主持經驗之前詹仁雄就認識她,看著她長大,是老朋友也是革命夥伴,更推崇她是「經過長期養成的專業主持人」,對小 S 瞭如指掌的詹仁雄語出驚人:「但她其實非常沒有自信,是個『豎仔』,是膽小的雙子座,對自己的演藝事業非常不積極,《康熙來了》停播後對主持的下一步『非常非常』缺乏安全感。為了說服她重出江湖,我們花很多時間反覆討論:她該怎麼主持?能跟誰搭配?因為她對一個人主持沒有搭檔,不只沒自信甚至到恐懼的地步。」過去曾合作的吳宗憲、大 S、蔡康永提供了小 S 安全感, 詹提出很多搭檔建議和選擇,今天說好明天又反悔,反反覆覆了很久,但詹仁雄一直念念不忘有次單獨出外景,小 S 超級爆笑效果極好,因此對她單獨主持節目非常有信心,最後因為她個人喜歡「男神」又愛自嘲這個特質,於是說服小 S 把男神加上做菜的元素,節目才終於定案。

《姐姐好餓》每週四在愛奇藝上播出新一集。

放任小S難以預期特質不只追求「接地氣」

現在市場上被定義成功的主持人,都是經過長久時間鍛鍊培養出來的,詹仁雄看作為藝人的小 S 亦有不同見解:「小 S 是華人娛樂圈女性藝人裡非常特別的一個 icon,她把新一代女性心理的慾望、刻薄、不安、沒自信等各種特質,毫不掩藏完全呈現,這樣的女藝人太少,她其實對抗了某部分的父權,沙文主義者看她是非常不順眼,因為她做了很多如果是人妻或女朋友做了,男性會頭皮發毛的事,但也因此娛樂了更多的姊妹閨密們。」

詹仁雄把這些特質呈現在《姐姐好餓》節目裡:第一、用類型來介紹節目比較接近「真人秀」,因為瞭解小 S,加上多年製作她節目的經驗,可以更精準有效率的執行出實境的效果,第二、節目內容不只追求「接地氣」,重點在「玩人性」,對老一輩去大陸的同業愛提「接地氣」看法不同,詹仁雄覺得運用華人圈的共同經驗,訴諸「人性」才能打進人心,「『接地氣』」只是個話術,韓國荷蘭人接了什麼地氣?整個製作團隊連剪接都移植過去,還要多花一大筆翻譯的成本,各衛視照樣買單,老外的優勢在做出節目的『模版』,接地氣並不是唯一的配方。」

康熙來了

小S與蔡康永搭擋節目《康熙來了》,雖於今年年初停播,但仍是一代人重要的記憶。

做網路要昇起高高的狼煙

製作這個節目詹仁雄也把力氣用在設計模版上,第一支預告出來,讓很多圈內人摸不清頭緒,搞不清楚這是個什麼樣的節目?第二支預告片手筆更大,找名音樂人洪敬堯作曲,以一個蔡依林等級歌手拍主打 MV 的規格,投資兩三百萬來拍預告片。從 BIGBANG 任何一支 MV 都是千萬等級的製作,幾億起跳的點擊率,詹仁雄得到啟示,因為網路是一片太浩瀚的海,總要昇起高高的狼煙,才能夠讓大家找到你。

《姐姐好餓》一共十二集,每集三十分鐘。詹仁雄形容這是一個相對幸福的節目,「最幸福的是,一個月我們只錄一次影,一次只錄三集,三個月籌備期,兩個月錄製期,近半年時間完成,比起台灣傳統電視節目製作,一週五集,每集一小時,一個帶狀節目一年要產出兩百多個小時, 真的對娛樂從業人員有『好好做節目的幸福』。其實帶狀節目預算再低,一季下來一兩千萬的投資還是跑不掉,為什麼不把製作六十集陽春節目的一兩千萬經費,拿來作一個也許每集十分鐘,加起來雖然只有一百二十分鐘,時間不長但品質有競爭力的節目或團體?《萬萬沒想到》《TF BOYS》都是靠網路就成功的好例子,中國近來的網路劇像《余罪》、《太子妃升職記》、《上癮》(上癮雖然被禁播,但劇中新人演員早已紅到不行)也給了些不靠高預算而爆款的實證,長時間低預算的製播環境,讓所有同業都陷在困境裡,就像大家集體過馬路,沒有人在看燈號是紅還是綠,只是跟著前面的人一路向前,就算走在斑馬線上,難道真的安全嗎?」

《姐姐好餓》第二支預告,走音樂劇風格

創造中台合作新模式

中國視頻網站和台灣的製作單位目前合作模式有三種:

1)僅提供上架播出,合作條件和 YouTube 差不多;

2)合資合拍(口袋要夠深,否則佔比太低會沒辦法主導);

3)委託台灣製作(也是台灣電視台和製作單位最普遍的合作方式),預算平均是台灣的五倍以上。

詹仁雄期望未來會有第四種的合作模式:

4)台灣創造出節目模版,讓中國大陸看到可能性,買下並投資製作,靠創意來以小博大。

《姐姐好餓》正在往第四種方式努力,節目的架構與內容製作,關鍵部分包括策劃方向、後期編導、腳本與流程等等,都是由詹仁雄率領的製作班底負責,節目在中國錄製,至於宣傳推廣、網路行銷、嘉賓藝人的通告則由愛奇藝負責。

因為網路視頻(影音)這個領域,特別中國互聯網在行動應用的普及上早已領先全球,於是對每一個從台灣帶去參與製作的小朋友,詹仁雄都告訴他們同一句話:「你們要思考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若只是想賺一筆錢而不去了解原因,現在就可以回家了,因為你只能賺一次!」詹仁雄要他們先去看看大陸那些點閱率上億的視頻,BIGBANG 為何是最紅的團體?去看網劇《歡樂頌》、去感受《老九門》、去 KTV 唱唱〈薛之謙〉⋯⋯那些流量驚人的名詞。「如果一段視頻有超過幾千萬幾億次的點擊,就表示這些關鍵字或影像也被重複提及了那麼多次,同時有那麼多人次共享了這個經驗,觀察這些,可以透過很多跡象去找到未來會紅的,知道現在將要發生的,或比別人更快搶到致勝契機。」

詹仁雄語重心長說:「娛樂圈就像賭場,要先有籌碼,要把自己的每一個作品當成籌碼,沒有籌碼連上賭桌都有困難,何況贏錢?製作單位和電視台如果不願意從根本、從鏡頭、從攝影、美術、剪接、後製從最細節開始,弄懂節目的模版,就根本不可能改變產業。現在除了收視率,廣告主應該也看看其他的面相的媒體效應,才可能跑出來不被收視率制約的幕前幕後,或者是新的媒體未來。」

延伸閱讀:

專訪詹仁雄(二) : 電視和網路節目有何不同?「就像錄影帶到藍光、黑膠到雲端」

詹仁雄:觀眾都下船了,電視台是要流去哪?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