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樹大招風》:在警匪片中找到宣泄的出口

3

文/王瑋;圖/華映娛樂提供

樹大招風 劇照 (1)

《樹大招風》透過三組編導、三個角色,形塑香港人心中的「江湖」。

警匪片的世界,就是香港人的江湖,以警匪為分身,浪跡黑白兩道行走武林,方能言志抒情,而《樹大招風》以三大悍匪訴說「九七」情懷,成績斐然!

仔細想想,香港為何能成為華語片的武俠片中心?又是什麼樣的人文景觀,讓港片從八零年代起再將武俠元素轉入警匪類型,成為香港電影最重要的類型?或許,香港本身的「地位」最適合成為華人的江湖吧?百年的英國殖民讓它脫離中國,沒有國家力量,自成一格,不就像是一個甚少碰觸國家公權力的江湖?江湖中,自有其道德是非、律法規範。凡江湖中人,不用言傳,不需文字,便有默契奉行。這樣的世界觀就此轉換套入警匪片,也形塑《樹大招風》的內裡邏輯。

樹大招風 劇照 (3)

走私的葉國歡,要面對的是大陸貪官的囂張跋扈。

《樹大招風》從九七回歸前的時間點,講述三個悍匪季正雄(林家棟飾)、葉國歡(任賢齊飾)、卓子強(陳小春飾)的「生涯轉換」與困境。季正雄從大陸找了幫手準備打劫金鋪;葉國歡到了大陸轉做走私生意,賄賂貪官受盡委屈;卓子強做膩了富商綁架準備另創新局。於是卓子強發出消息,尋覓季正雄、葉國歡二人,希望聯手犯案。最後,卓子強甚至奇想在九七交接時刻做大案,驚天動地!只是,歷史的巨輪不因個人意念而轉移其軌跡,這三大悍匪居然得面對荒謬非常的處境!

以九七交接回歸做為電影故事的時間主軸,《樹大招風》一片擺明就是要藉由三個在香港社會中轟動一時的賊王,託寓港人的回歸心情。季正雄神出鬼沒,神秘低調,卻有著時不我予的感概;葉國歡出生入死,終於「洗白」做生意,喝酒應酬低聲下氣,受盡大陸官僚的鳥氣,不禁回想持槍行搶的酣暢快意;卓子強行事囂張狂妄,九七的困局就是他的困局,犯下意想不到的大案就是他的生涯突破,是他想結合三大賊王的動力。

樹大招風 劇照 (2)

一把自身與他人的處境做比照,季正雄馬上為自己只能劫金鋪感到憤憤不平。

把香港當成江湖,本片的三組編導就此讓三個悍匪有了「活動空間」,而九七交接的七月一日就成為三個人的「時限」。面對九七,三個人各有因應之道,卻也各有徬徨徘徊。季正雄在準備行搶金鋪同時,看著手下、民眾與警察做著賭馬致富的上億發財夢,再看看保全帶走賭馬巨資,自己居然落魄到打劫金鋪賺小錢?葉國歡雖然走私賺錢,但是要繼續屈膝忍受大陸貪官的囂張跋扈?還是重新立足拿起 AK-47 回港行搶做自己?卓子強苦尋季正雄、葉國歡二人,居然在同一時間接到二人電話,但是自己已經身在大陸,如何帶著上噸火藥脫困返港?

在杜琪峰監製與銀河映像的招牌下,冷凝嚴整的敘事風格、準確的鏡頭語言、低調的人物塑造,在在都是杜琪峰與銀河映像的標章,新人之作也因此展現成熟魅力,毫不生澀。更重要的是,《樹大招風》是新一代的九七回顧與詮釋。套入警匪類型與武俠江湖這樣非寫實的「虛無世界」後,反而可以從題材與意念就硬碰硬的揮灑,毫不忌諱的抒發,沒有遲滯懷疑,更具格局!(台灣卻往往是在看似寫實的樣貌中做虛化的處理)

所以說,若無警匪類型片,香港電影創作者要從何處尋得宣泄的出口呢?

延伸閱讀:

笑談《三人行》10分鐘槍戰 杜琪峰非傳統的堅持與紀律

從《寒戰 2》看港片警匪經典 英雄是這樣來的……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