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三人行》:角色的困境反映現實的局

2

文/王瑋;圖/華映娛樂提供

鍾漢良拒做手術

《三人行》將香港的局勢化為急診室裡警察、歹徒及醫生三人的互動。

從九零年代成立「銀河映像」以來,杜琪峰豐沛的創作能量,讓他的都會愛情和城市警匪幾乎成為香港電影代名詞。後者以穩定的產量,展現精準風格,突破美學層次,標誌個人印記,幾乎可說是部部佳作!而不論愛情還是警匪,杜琪峰往往將通俗片常見的三角關係鋪陳在場面調度中,藉由鏡頭位置、角色站位與空間關係以及光影灑落,衍生出各種緊張、對峙的氛圍,創造多樣的衝突與內斂張狂,進而引導出幽暗難解甚至莫名其妙的角色互動與人物心態。

例如在《放逐》中,就醫的盜匪、敵對的黑幫、嚴陣以待的殺手,或藉簾幕隱身、或用角落藏匿,在明暗錯落的光影中,銀幕成了一幅嚴整靜肅的油畫,懾人心神,成為當代經典!《三人行》似乎就是將這一幕擴大為一部電影,在警匪類型片的架構下,以醫院急診室做為主場景,將「盜匪」、「警察」與醫生框進緊張對峙的三角關係中!除了濃厚的杜琪峰印記與銀河映像的「片廠規格」,更處處透著耐人尋味的寓意!

趙薇

《三人行》中,佟倩在執行手術失敗後,急欲再下一次的手術中證明自我。(圖片來源:臺北電影節官網)

電影從自大陸到香港求學行醫的佟倩(趙薇飾)展開,她在執行手術挫敗後,頭部中彈的匪徒張禮信(鍾漢良飾)由警察陳偉樂(古天樂飾)送進急診室。張禮信拒絕開刀取彈,陳偉樂急於追問黨羽下落與行動,佟倩則是想要藉由手術證明自我,三方各有盤算。原來陳偉樂使用非法手段而落人口實;張禮信企圖絕地求生而黨羽已然潛入醫院伺機而動;佟倩在表面黑白分明的匪徒與警察間,開始面對自己人性中的光明與黑暗。

整體說來,杜琪峰早已卓然成家,其作品總有一定的水準。香港九七回歸後,或因為取材因素,或出於個人意願,杜琪峰持續在香港進行電影創作,縱有大陸因素摻雜於作品中,仍可視為「純血」港片,更在其中看到他的「困」,在《三人行》中解讀出他所身處的「局」。

鍾漢良和古天樂對峙

張禮信與陳偉樂的對峙,其中都帶有兩人各自的欲望與追求。

吾人很容易將片中的急診室看成今日香港,然後各自在三個角色中尋找認同,多少能得到抒發。實際上,「困局」這個主題一直沉浮隱現在杜琪峰的作品中。如果對比到《寒戰》的製作格局,更能映現出杜琪峰的「受困」心情。《寒戰》系列以轟隆作響、場面熱鬧的浴血槍戰,搭配聲嘶力竭、血脈噴張的言語衝突,以外放之姿聲張港人心情,討索港人地位。那麼杜琪峰呢?

杜琪峰與銀河映像始於面對「九七回歸」,在人心與市場的低迷中,以個人風格和量產規格求存求變。十多年來,杜的警匪/黑幫片無非內斂沈默,其人物總是身陷困境危局,努力求存,最後往往只能瀟灑就死,徒留英雄身影,讓人不勝唏噓,更有生不逢時所以難尋出路的感慨!八零年代《英雄本色》中的「小馬哥」還能在槍林彈雨中,高調逞勇地要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可是在「九七」之後,杜總是讓他的角色在低調無語中,隨局勢漂泊週轉,然後看到冥冥之中的悲哀宿命。

鍾漢良持槍

張禮信在醫院引發一場槍戰,讓三人的命運有了變化。

電影,有時就是一個沒市場就沒預算,沒預算就沒場面的「局」,杜琪峰與銀河映像也總是在香港面對這個「局」。延伸到電影中,《三人行》中的三個角色都想從自身的困局中突圍而出,加上左邊一個身體癱瘓、右邊一個精神失常更是充滿隱喻。他們不論精神或肉體,都走不出急診室,更行不出醫院。結果,必須藉由一個變局,一場生死無常的槍戰,才能造成突破,讓肉體和精神有了出口,改造並重新形塑自我!

那間急診室中的幾個人,都是杜琪峰,也都不是杜琪峰!

延伸閱讀:

笑談《三人行》10分鐘槍戰 杜琪峰非傳統的堅持與紀律
從《寒戰 2》看港片警匪經典 英雄是這樣來的……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