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心,人人都是史嘉蕾喬韓森

0
10616209_748817345175332_4594514223078686130_n

史嘉蕾喬韓森(下)和綺拉奈特莉2006年為《Vanity Fair》雜誌拍攝的封面照。(翻攝自Vanity Fair網站)

 文/江學良(媒體工作者/玩具收藏家)

先別管露西了,你認識史嘉蕾喬韓森嗎?

史嘉蕾喬韓森,公認當代最性感的女星之一,有人拿她和瑪麗蓮夢露相比,這種類比,就像拿百香果和奇異果比誰甜,沒有意義。不過,她們都有一種魅力──甜美的臉蛋、婀娜有致的身材、似乎迷離夢幻、永遠遙不可及、卻又彷彿隨時能夠為你寬衣解帶、帶你上天堂。身為一個男人,你怎麼能抗拒?

史嘉蕾出道很早,10歲演出第一部戲,不到20歲已經贏得兩次金球獎提名。如果你看過《輕聲細語》,你會為14歲青春甜美的她絕倒;如果你看過《愛情不用翻譯》,你會為19歲早熟嫵媚的她失神。

到目前為止,史嘉蕾的戲劇演出毀譽參半。她似乎什麼角色都適合,但不能說是表現力很強的演員,也很少演出個性複雜或反差極大的角色。不過,這不是問題,只要妳有一張美豔不可方物的臉蛋,加上一副讓男人大火、讓女人火大的好身材,在好萊塢擁有一席之地其實也不是那麼難。

08年《美人心機》史嘉蕾與娜塔莉波曼爭相色誘亨利八世。當國王真是太辛苦了。

08年《美人心機》史嘉蕾與娜塔莉波曼爭相色誘亨利八世。當國王真是太辛苦了。

然而妙的正在這裡:她或許沒有一部一錘定音的作品(就是那種你一講到她的名字,就會跟著帶出來的片名),但卻像個百變的容器,各種角色似乎都能無入而不自得。可以演天真無邪的稚氣保姆、可以演剛強獨立的動物園管理員,可以演冷艷幹練的女探員,簡單來說,「大略如行雲流水,初無定質,但常行於所當行,常止於所不可不止」(蘇軾《答謝民師書》)——她就是標準的水一般的女人。

10628308_748817531841980_6145832327661579953_n

《情遇巴塞隆納》哈維爾巴登你這禽獸,放開那(些)女孩。(截自電影畫面)

我特別喜歡她在《情遇巴塞隆納》之中的演出,她演一個富家千金,擁有美貌、財富、自由,足以令人忌妒的一切,在看似天真的外表下也有勇於嘗試、勇於獻身於世間一切美好的好奇心;然而另一方面,這個角色好像什麼都可以做,卻又好像做什麼都不對(跟她本人的戲路還真像啊),永遠迷惘不知滿足,註定徘徊在尋尋覓覓的冒險之中。她是空洞的洋娃娃,是充滿想像空間的美麗容器,若即若離飄忽矛盾的設定,讓人一整個覺得性感到不行。(果然還是因為身材吧?)

說到這裡,難免還是要回頭說說《露西》。「一般人只會用到腦力的10%,而她卻能發揮到100%」,這種像是陳俊生快速記憶訓練的廉價招生話術,本來就比台灣加入聯合國更加虛幻一萬倍。電影史上類似題材不勝枚舉,多到我都懶得舉例。這沒關係,問題不在題材的原創性,戲法人人會變,巧妙各有不同,只要能夠引人入勝、出人意料、發人深省,這部片也就成功了一半。《露西》好不好看,見仁見智,相關影評太多,這裡就不著墨了。

《露西》是你是我也是他~

《露西》是你是我也是他~(真的嗎)(UIP提供)

但我一直在想的問題是:到底《露西》是誰?是過去歷史上的南方古猿?是未來預言中第一個覺醒的新人類?我覺得《露西》是過去也是未來,她是人類的共相,是你也是我,是全世界每一個個體的巨大投影。也因此盧貝松讓形象變化多端的史嘉蕾來演出這個角色,再適合也不過了,她的氣質、戲路,實在非常適合扮演這種「無以名狀」的存在。也許在某一個無法預知的未來,將有一個契機點燃進化的火花,像電影裡最終的昇華,那時我們人人都是露西;只要有心,人人都是史嘉蕾喬韓森。

遇見百分百的女孩、遇見露西、遇見我們自己。人類生而蒙眛,對宇宙與自我的瞭解,不要說10%了,可能連小數點以下1000000個百分比都不到。然而無知不代表愚蠢,我們可能知道很少,但可以自由思考,無畏探索,一步步向真理進逼,這正是人類偉大的地方。就像《露西》的設定,即使是同樣的故事,它仍可以帶給觀眾無比的樂趣,當然,加上漂亮的史嘉蕾,就更完美了。

至於台北101,我只能很驕傲地替它說:「媽!妳看我上電影了~~~」


隨時鎖定更多犀利有趣的觀點,歡迎加入娛樂重擊粉絲團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