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六弄咖啡館》:重彩也遮掩不住的蒼白

2

文/Maple

男女主角的口音真的很難忽視啊……。

男女主角的口音真的很難忽視啊……。

繼後輩九把刀成功改編自己小說《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為暢銷電影後,比他更資深、以愛情故事聞名的網路小說家藤井樹終於也正式登板,改編其票選人氣第一名的原著小說《六弄咖啡館》,不但一樣親自上陣擔任導演,甚至找來《那些年》的同一個執行導演廖明毅。

雖然電影上映前夕風風雨雨,先是女配角歐陽妮妮鬧出槍手代考事件,又是廖明毅因自己的名字未列於片頭公開表示不滿,這兩天甚至連客串演出的戴立忍都身陷新聞風暴。但藤井樹既有的小說故事,加上青春片的類型號召,相信電影本身到底拍得好不好、好不好看,才是《六弄咖啡館》的決勝點。可惜的是,電影不但明顯因為導演未曾有拍攝經驗,拍得情緒零碎,還用寫小說的方式寫對白。另一方面,身為合拍片,《六弄咖啡館》為了顧及男女主角的兩岸三地知名度,硬是找來藝術片掛的董子健和港腔完全無法修正的顏卓靈主演,還是成為全片的硬傷,不時讓人出戲。

 

編導先天不足 空有製作水平與團隊亦枉然

《六弄咖啡館》擁有充沛資源和精彩的原作素材,卻沒能拍出《那些年》的水準。

《六弄咖啡館》擁有充沛資源和精彩的原作素材,卻沒能拍出《那些年》的水準。

藤井樹以本名吳子雲從頭至尾參與電影製作,不但親自執導,編劇首位也是掛他(至於為什麼片尾共有四名編劇,其實也是蠻令人好奇的)。雖然這次仍然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廖明毅擔任執行導演,因此維持了一定的製作水平,但演員表現和戲的連貫程度完全跟《那些年》天差地遠,吳子雲導演絕對難辭其咎。先從劇本與對白講起,《六弄咖啡館》雖然劇情梗概沒有問題,甚至稱得上非常有潛力,但是在劇本執行上卻顯得破碎不連貫,全片的劇情頂多只能說勉強相連,但在轉折、衝突和演進上都十分薄弱,不少原本應該讓人感受到怦然心動或痛徹心扉的片段,都變得聊備一格,甚至不少場戲有點沒頭沒尾。不少重點對白更接近小說筆法而非口語,不僅稍嫌太過說教,男女主角又各自帶有中國與香港口音,唸起來更讓人出戲。

而在拍攝上更完全顯出導演沒有長片經驗的軟肋,就單場戲拆開來看不乏佳句,如靈堂前小綠和阿智打架的戲實在拍得很不錯,但是場與場之間的風格與情緒完全無法連貫,就像是句與句之間無法形成有意義的段落,就更遑論全篇的成就了。先天已然經驗不足,還有不少段落挑戰高難度設計,更顯得還不會走路就想飛,執行令人搖頭。

 

想同時兼具《那些年》、《九降風》兩片風格,卻弄巧成拙?

全片劇情與風格上既想要用青春熱血笑鬧作成商業亮點,但中途又要話鋒一轉,變成集遺憾與悲劇色彩的壓抑無奈,整部電影無法決定自己到底想當《那些年》還是《九降風》,似乎自以為可以同時兼具,殊不知最後導致風格銜接零落,落得兩頭空。中台合資的背景,雖然帶來讓全片擁有一定製作水平的資金與團隊,卻也陷選角和演員於不義。男女主角顯然擔任扛票房的重責大任,要找到同時在兩岸三地有些知名度、視覺年齡又可以從高中演到大學的卡司談何容易?勉強選了兩個因入圍金馬獎,而成名的中國演技新秀董子健、香港新秀顏卓靈,但他們兩人都未能成功調整演法,符合商業青春片的風格。

 

女主角一講話就讓人出戲。

女主角一講話就讓人出戲。

顏卓靈外型尚稱可愛,雖然演法調整得不是很理想,但不開口時勉強還過得去,然而她的香港口音卻比董子健的中國口音更難掩蓋,一開口就破功。向來不以外型見長的董子健還是看得出演技底子,卻顯得跟青春片格格不入。董子健和《六弄咖啡館》的不美麗遇合,似乎剛好證明了青春片終究很大部分是靠明星魅力與演技撐起,缺了這點就很難順暢。也因此成功的青春片著實出產了不少男神,從鳳小岳到王大陸皆然。

 

歐陽妮妮演出的支線故事反而更吸引人。

歐陽妮妮演出的支線故事反而更吸引人。

男女主顯得格格不入,反倒襯出表現更出色的男配角林柏宏成為亮點,戲份不多的歐陽妮妮演起蔡心怡也還算恰如其分,反倒男配女配的線比男女主吸引人,可惜篇幅真的太少。林柏宏徹底演活了劇中仗義又可愛的阿智,不但成為全片最大亮點,應也有機會成為今年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的台灣代表。

《六弄咖啡館》因成品不佳,恐怕無法延續九把刀的熱銷成功案例,如此一來,可能難以帶動其他台灣網路小說得到矚目與改編,更是戲外令人惋惜的地方。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