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王子》低智無下限 三立台劇地位岌岌可危

5

文/Maple

7c3080367604ef795f29bf1eae4bdb2e▲《狼王子》由安心亞、張軒睿領銜主演,講述一位在山中與狼長大的男孩,遇見人類世界女孩後,譜出的愛情故事。

三立新戲《狼王子》講述一位在山中與狼長大的男孩,遇見人類世界女孩後,譜出浪漫的戀曲。這個企劃本身可以說充滿野心,也頗令人耳目一新。

以三立向來擅長的浪漫愛情路線,又結合泰山/狼人的設定,令人聯想到韓國的《狼少年》之餘,也讓人聯想到三立近年來企圖以華劇貼近大中華市場,而奇幻愛情不但在韓國曾有成功的「IP」經驗,就企劃本身看來也很是中國的菜。三立這次至少在設定上跳開了總裁戲碼,相信不少人在戲播出前是頗為期待,三立這次是不是真的有下定決心開發新戲路、挑戰新技術。

關鍵就在「戲播出前」。這次放羊的孩子三立不但再度讓大家失望,更令人吃驚的是,這次連前面五集都沒有認真好好做,打從開頭就是悲劇再悲劇。從實際播出的戲劇品質來說,從劇本到執行都絕對是同期最差,沒有之一。

哈士奇絕對只是小問題 「酸民」不是因為牠變酸的

2016-07-11_102356_副本▲目前《狼王子》才播出兩集,直接用哈士奇上陣「演出」劇中的狼群、狼爸等角色使全劇淪為笑柄,劇中餵「狼」吃巧克力的橋段有嚴重誤導性,諸多細節引起網友撻伐

奇幻愛情題材的優勢,在於得以超越現實的設定,突破慣有日常關係設定與情節,從先天上就取得吸睛地位,也可以從意想不到的細節上做出驚喜。但奇幻題材(尤其是奇幻元素要結合現實生活)本來就必須把調性抓得更精準,後製特效做得更精緻,劇本更縝密並具有說服力,否則就會非常容易讓人出戲。

但目前才播出兩集,已經有滿滿的瞎點:

1. 指狗為狼,公然以哈士奇演出劇中的狼,而且明明是寵物犬的行為模式,卻一直被男主角叫成「狼爸」,從外表到行為,都看不出男主角被狼撫養長大的說服力。

2. 劇中男主角以「吃巧克力會開心」為由,餵「狼爸」吃巧克力,但「狼爸」本身是哈士奇,狗是不能吃巧克力的,不少觀眾擔心教壞小孩,連累無辜寵物貓狗。

3. 劇中男主角離群索居十數年,但他不但穿著時尚皮膚白晰,頭髮還明顯有剪層次還有染髮,讓觀眾大呼,他要不要公開怎麼用野外植物做染髮劑的神奇秘方!

4. 劇中的狼山看起來離人群和遊客超近,實在想不通男主角一直跟狼生活的必要。

5. 山中生活的背景,居然充滿了插在玻璃瓶中的假花,實在不知道要營造什麼氣氛…

6. 劇中被攻擊、圍毆的橋段都莫名其妙,完全為了衝突而衝突。

7. 第一集裡,當年的搜索隊瘋狂搜索全山,都找不到男主角,第二集幾個普通人就立刻搜尋到女主角……

8. 悲慘被「遺棄」,跟著「狼爸」在狼山生活十幾年的男主角,第二集就跟「狼爸」一起快樂的下山……

(…以下省略五千字)

更悲劇的是,除了這些 bug 和瞎點外,就算我們退一萬步忘掉這些不合理,純粹來看戲本身,還是慘不忍睹。雖然《狼王子》的題材不難讓人聯想到《狼少年:不朽的愛》,但實際的劇本和執行完全沒有韓國風範,甚至比三立平常的水準還要落漆。第一集開頭小孩失蹤的戲,兒童演員演出水平,大概是《兩個爸爸》樂樂的開根號,別說搜索戲完全沒有場面調度可言,連幾個長輩演員的演出都沒有時間磨合(演金鐘劇的跟演花系列的真的是不一樣…)。

狼二▲這次男女主角突如其來的吻戲,觀眾恐怕跟女主角一樣驚嚇,這不是純愛!這沒有舖陳好嗎!!!

開頭的搜索戲不行,連男女主角相遇這種三立最拿手的戲,都拍得零零落落,情緒舖陳得亂七八糟,就突然男女主角都對彼此心動成為朋友,中間的災難戲沒有緊張感,粉紅戲也沒有甜蜜感(全劇最甜的只有女主角和妹妹的名字)。事實上,三立自己顯然也知道拍得非常差,篇章與情緒完全不連貫,所以幾近放棄式的隨便拼湊亂剪,然後不斷拼命放情歌,試圖硬把情緒拉出來 — 然而在劇本身有做到位的時候,適時搭配情歌確實有助於情緒的澎湃,這也是三立的強項,但在劇本身完全失效的狀況下,只顯得劇本身簡直像質感不佳的 MV。

講真格的,兩集看下來,最大的賣點真的是新人男主角的顏值(賞心悅目)和慘不忍睹的演技(相當娛樂)。

最不像三立的三立戲 難道真為搶先上檔?

通常當三立要宣布「洗心革面」的時候,都會很認真的製作前幾集,至少在人物設定和首集上,都會給出高於一般水準的質感,以說服觀眾「這次真的不一樣」,並吸引觀眾繼續往下看。但《狼王子》開頭的搜救戲,和為了要盡量不讓哈士奇看起來太像哈士奇,而東避西避的破碎「狼」鏡頭,飛翔有如《甘味人生》般,不把物理原則放在眼裡的泰山盪索動作,都徹底違反了三立過去挑戰新題材時的基本美學。

直接起用完全沒有台灣戲劇履歷的新人 — 張軒睿做男主角,也完全違反了三立一直以來的選角原則。三立向來有長期培育新人演員的習慣,像朱芯儀被網羅進三立之後,先從客串小角色演到配角,再晉升主角;當年《命中注定我愛你》的阮經天,也是進入三立體系後先在《綠光森林》中扛男二,之後才有機會取得男主角的大位。即使近幾年因為新人斷層更嚴重,三立更大膽地起用新人,但即使像《1989 一念間》的男女主角張立昂、邵雨薇看似新人,他們在進組前都已經各自有《等一個人咖啡》和《樓下的房客》的主演經驗,跟張軒睿的經歷還是有一段差距。張軒睿的出現,昭示著三立可能因為前置及拍攝過於倉促急迫,開拍在即而導致無法好好選角,或是已遇到根本困境:台灣已沒有夠多的潛力新人,可以讓三立精挑細選,網羅後再一步步培訓。

在如此慌不擇路的狀況下,劇組根本不可能有時間,好好做美術設計或後製特效,更遑論先明確設定,並掌握住調性了。製作水平於是就跟拿哈士奇當狼一般,完全是有眼睛的人,就看得出來必定有哪裡出了問題。

問題來了,既然三立完全沒有打算要認真做後製,並拿捏好奇幻調性,到底有什麼理由堅持採用奇幻題材,然後再坐在那裡眼睜睜看戲爛掉?尤其在《愛上哥們》好不容易提升了製作水平,三立也即將堂堂與 Netflix 合作之際,卻出了《狼王子》這種「奇葩」,委實令人不解。好不容易成為台灣戲劇代表的一個電視台就這樣淪落了。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在《後菜鳥的燦爛時代》中間有另一檔原本的備檔戲,但該戲出了更多問題,導致《狼王子》必須臨危受命,結果在倉促之餘拍得零零落落。另一個會這麼趕的可能性,當然就是為了與陳玉珊的《狼殿下》賽跑。依官方開拍日誌,《狼王子》5/25 開始拍攝,而陳玉珊隨即六月初在臉書宣布《狼殿下》計劃開跑,雙方搶題材的煙硝味頗濃。然而,《狼王子》的惡評效應如果繼續擴散,甚至累及三立其他的布局或合作,恐怕就得不償失了。(當然,目前《狼》的收視第二集不降反升,如果《狼》製作這麼爛,還因為後續竟然擁有高收視而輕鬆過關,那該淘汰的就不只是三立而可能是整個市場了…)

 

三立提供影片澄清給哈士奇吃的並非巧克力,而是肉乾。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siki
mobile porn
frei porno
hd sex
hd porn tube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