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他們都超ㄎㄧㄤ:拍攝時有使用酒精藥物的好萊塢大咖

0

雖說全裸拍親熱鏡頭、做一些瘋狂的事、上山下海對演員來說只是平常事,不過其實他們在工作時偶爾也會有緊張需要放鬆的時候,這時就得依賴酒精和藥物推一把了。近期 YouTube 影音頻道 Screen Rant 就整理出幾位拍攝時有使用藥物或酒精的演員們,不知道在觀影時的你有沒有查覺呢?

 

《Passengers》珍妮佛勞倫斯

小珍妮佛不敢親人夫,只好靠酒壯膽。

小珍妮佛不敢親人夫,只好靠酒壯膽。

即使是平常完全零包袱的小珍妮佛,在拍片時也會有緊張的時候,不久前就傳出近期她跟「星爵」克里斯普瑞特拍攝新片《Passengers》時,因為實在無法放開跟人夫拍親熱鏡頭,拍之前還得靠酒精讓自己釋懷,明明克里斯普瑞特的老婆安娜法瑞絲也是專業演員,完全可以理解一切都不是真的,小珍妮佛的顧慮還真讓人覺得有點可愛。

 

《哈利波特》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哈利私底下其實壞壞的。

哈利私底下其實壞壞的。

大家都知道私底下的丹尼爾雷德克里夫,根本不像《哈利波特》中那麼乖乖牌,事實上丹尼爾雷德克里夫還自爆過自己青春期常常跑趴的經驗,由於那時還是《哈利波特》的拍攝期間,即使晚上玩超瘋隔天還是得帶著宿醉到片場報到——也就是說我們所看到的哈利波特,有時候根本還是有點ㄎㄧㄤ的狀態⋯⋯。

 

 

《華爾街之狼》瑪格羅比

23歲的瑪格羅比當年真的超齡演出啊。

23歲的瑪格羅比當年真的超齡演出啊。

澳洲出身的瑪格羅比,直到靠 2013 年的《華爾街之狼》成名前都還沒有太多大螢幕表演經驗,當年 23 歲的她,第一次演全裸床戲就是和李奧納多迪卡皮歐所以非常緊張,她自爆其實在拍和李奧納多的那場床戲前,她先喝了三杯龍舌蘭 Shot,果然放鬆後拍出來的效果非常好啊。

 

《鬥陣俱樂部》布萊德彼特、艾德華諾頓

原來這幕連即興演出都稱不上,是導演偷拍來著。

原來這幕連即興演出都稱不上,是導演偷拍來著。

《鬥陣俱樂部》中有一段兩位主角喝醉一起亂打高爾夫的片段,其實兩位演員是真的喝醉——而且他們根本沒在演!這個片段是大衛芬奇在拍攝某日收工後、兩位演員休息時喝醉混在一起放鬆時拍的,根本不在劇本中。

 

《野蠻正義》西亞李畢福

私底下有點脫序的西亞李畢福,工作時也很瘋狂。

私底下有點脫序的西亞李畢福,工作時也很瘋狂。

在退出《變形金剛》後形象大變,常常言行失控的西亞李畢福過去嘗試過非常多元的角色,而他也以其方法派演技著稱,不過在 2012 年的犯罪劇情片、描述私酒販賣的《野蠻正義》中,他卻顯然太超過了——為了更近入角色中,他堅持一定要在拍攝時喝酒,雖然看似沒什麼,但與他同片演出的蜜雅娃絲柯思卡,卻曾在訪談中暗示因為他在片場喝醉的關係,常常會打擾到其他演員⋯⋯。

 

《現代啟示錄》馬丁辛

原來是真的打,好痛啊⋯⋯。

原來是真的打,好痛啊⋯⋯。

描述越戰的《現代啟示錄》無疑經典也備受爭議,而其拍攝過程的艱難更是為眾人所知,糟糕的天氣、演員精神崩潰、製作時遇到各種困難導致上映不斷延期,主角馬丁辛也因為終於受不了而讓自己在拍攝過程中小小放鬆:有一幕他的角色在飯店喝醉、徒手打破鏡子的畫面,馬丁辛在當時是真的喝醉、真的打破了鏡子,造成他的大拇指嚴重受傷。

 

《美國心玫瑰情》凱文史貝西

金獎影帝凱文史貝西其實在《美國心玫瑰情》有嗨一下。

金獎影帝凱文史貝西其實在《美國心玫瑰情》有嗨一下。

不論在畫面過劇情上皆包含多層含義、帶給後世極大影響的《美國心玫瑰情》,其中凱文史貝西的角色有非常多纖細的內心描寫,然而即使凱文史貝西是位非常優秀的演員,導演山姆曼德斯依然覺得能夠最有效讓角色活過來的方式,就是讓凱文史貝西嗨一下:其中一幕他與魏斯班特利共抽大麻的那幕,是真的使用大麻。

 

《逍遙騎士》傑克尼克森

原來要演嗨,卻不小心真的嗨的傑克尼克森。

原來要演嗨,卻不小心真的嗨的傑克尼克森。

描述公路旅行的經典電影《逍遙騎士》中有不少角色們抽大麻的畫面,過去也有消息指出這些大麻全都是真的,而且電影拍攝過程共用了 151 根大麻,事後傑克尼克森雖然否認了這個傳言(表示沒這麼多),但他表示電影拍攝過程中演員真的有非常多時間都是ㄎㄧㄤ的,尤其是他們圍著營火一起抽大麻那幕,他表示真的ㄎㄧㄤ到需要「演清醒」才不會太過頭。

 

《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嘉麗費雪

莉亞公主居然也⋯⋯。

莉亞公主居然也⋯⋯。

嘉麗費雪曾說自己過去在拍《星際大戰》時曾經非常瘋狂,白天忙完一整天的拍攝後,晚上還會繼續 Party ,更回憶到某次還有邀請哈里遜福特一起狂歡,兩人玩了一整晚完全沒睡,隔天再一起去拍片,厲害的是這完全沒有影響到他們在鏡頭前的表現(年輕體力就是不一樣)。

《酒友行不行》全體卡司

背景圍繞在釀酒廠的喜劇《酒友行不行》,片中的酒都是真的。

背景圍繞在釀酒廠的喜劇《酒友行不行》,片中的酒都是真的。

為了不影響演員表演,我們在電影中看到的酒精飲料十之八九都是假的,團隊會用果汁或汽水取代,不過《酒友行不行》這部描繪酒精與愛情的輕喜劇中,演員在拍攝時所喝下的啤酒全部都是真的,奧莉薇亞王爾德和安娜坎卓克曾表示拍到一半還真的進入微醺狀態,以這部電影的主題來說確實讓演員演起來更真實一點。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飽妮/電影宅

一個勵志以宅為業的電影愛好者,正努力經營一個充滿自嗨的粉專,以及很多肺片的YouTube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