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美獎的三大得獎密碼

1
emmy-wallpaper-2560x1440

這個漂亮的金獎座裡,暗藏得獎密碼?

文/Philip

就這樣,第六十六屆艾美獎落幕了。

縱使有許多優異新劇加入(例如《冰血暴》"Fargo"、《無間警探》"True Detective"與《女子監獄》"Orange Is the New Black"),今年的艾美獎得主,仍是熟面孔多,意外驚喜少。多半是艾美常勝軍。雖說贏家都是實至名歸,仍難免為遺珠們感到惋惜。一如所有大小獎項,艾美獎也有其「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潛規則。符合,不代表你會得獎,不符合,也不代表沒有機會。但這潛規則在預測或解讀頒獎結果上,仍然處處可見。以下便是幾個公認的艾美獎得獎密碼,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在回顧完今年得獎名單後,於明年頒獎前夕拿來預測與對照,或許可以讓你在支持的影集得獎時,跟身邊朋友氣定神閒地說:「你看,我就說吧?」

1. 拿過一座,就有機會拿第二座(或剛好相反)

如果要說預測艾美獎主要獎項最重要的秘訣,簡單說便是:只要拿過一座,你就有非常高的機率繼續拿第二座。

《宅男行不行》

吉姆.帕森斯(右)四獲艾美奬(截自艾美奬臉書)

由於艾美獎的評選人員眾多,且組成相對固定(以電視相關從業人員為主,橫跨頻道商與製作端。例如一向在提名上無往不利的 HBO,便有相當多成員能夠參與提名與評選資格),過去獲得青睞的演員/影集,很有可能在隔年因為同樣高水準的表現繼續獲得提名並得獎。以今年的得獎演員名單為例,吉姆‧帕森斯(Jim Parsons)連續五年已經靠著《宅男行不行》(The Big Bang Theory)拿下四座艾美獎喜劇類最佳男主角,茱莉亞‧路易斯-德瑞弗斯(Julia Louis-Dreyfus)更是三年內靠著演出《副人之仁》(Veep)的副總統,拿下三座喜劇類最佳女主角。

《絕命毒師》今年也再摘最佳劇情影集

絕命毒師再摘最佳劇情影集(截自艾美奬臉書)

就影集類來說,《絕命毒師》(Breaking Bad)過往也是得獎無數。而《摩登家庭》(Modern Family)已經拿下四次艾美奬最佳喜劇,今年雖說普遍被認為品質不如前幾季,仍然毫無懸念擊敗包含《宅男行不行》、《副人之仁》與《路易不容易》(Louie)等對手,拿下第五座艾美獎最佳喜劇影集,幾乎可說是每播必提名,每提必得獎。《摩登家庭》品質是否真的贏過上述對手見仁見智,但可想見除非未來《摩登家庭》有明顯大規模退步、或有比它聲勢更強的新喜劇誕生,否則其他同類別影集,恐怕還是只有陪榜當遺珠的份。

另外一個趨勢則是,一般來說,若不考慮常勝衛冕軍,艾美獎多會選擇頒給初次提名,聲勢正旺的後進,而非獎勵總是陪榜但實力有過之無不及的前輩。以今年來說,例子就是《冰血暴》首季就擊敗《劫後餘生》(Treme) 與《美國恐怖故事》等在口碑與收視上皆有可觀的舊作。附帶一提,筆者心中最大的遺憾便是艾米‧波勒(Amy Poehler)再次無緣喜劇類最佳女主角。波勒一直是《公園與休憩》(Parks and Recreation)最耀眼的靈魂人物,但至今提名四次,四次皆槓龜,三次還輸給同一個人(《副人之仁》的路易斯-德瑞弗斯),即使有口碑加持仍無濟於事。

所以基本上在新舊夾殺的情況下,若一齣戲/一個角色聲勢始終穩定出色,但不搶眼;或者是經常入圍主要項目,卻遲遲未得獎,那麼得獎機率就會愈來愈低了。(看看那慘烈的《冰與火之歌》……)

2. 保守永遠比前衛好

《冰與火之歌》至今敲不開艾美奬的門⋯

《冰與火之歌》至今敲不開艾美奬的門⋯

若說今年艾美獎最大遺珠,毫無疑問是NBC的《雙面人魔》(Hannibal)莫屬。這齣由坎城影展影帝麥斯‧密克生(Mads Mikkelsen)主演,靠著詭譎華麗的美術及音效設計,創造出新世代恐怖美學的標竿影集,無論製作或演出皆屬一流,但在提名過程卻是全軍覆沒,連基本的技術獎項提名都沒有。同樣的,HBO的提名常勝軍《冰與火之歌》(Game of Thrones),已經連續三年與大獎無緣,除了第一季靠著彼得‧汀克萊傑(Peter Dinklage)拿下最佳男配角外,至今仍無法突破主角或最佳影集大門,只拿了各種各樣的技術獎項。

艾美獎一直以來始終有著偏好傳統保守題材勝過類型或前衛影集的傳統。除了前述的《冰與火之歌》及《雙面人魔》鎩羽而歸之外,每每挑戰喜劇定義與傳統的《路易不容易》,至今也是僅靠著劇本拿過兩次艾美獎,而題材新穎、充滿女性主義意識的《女子監獄》,雖然第一季便獲得艾美獎提名,但聲勢旺歸旺,最後結果仍是全軍覆沒。面對高水準的喜劇與戲劇不斷竄出,加上電視的題材選擇日漸多元新潮,未來艾美獎能否擺脫保守思維,會是許多一流影集能否獲得認可的關鍵。

3. 選對類型贏面高

布萊恩‧克萊斯頓

布萊恩‧克萊斯頓斷送馬修麥康納大滿貫之路(截自艾美奬臉書)

艾美獎一個很重要的規(ㄌㄡˋ)則(ㄉㄨㄥˋ),便是頻道本身可自己選擇報名參賽類型。也因此給了電視台許多政治操作與策略運用的空間。舉例來說,雖然眾家看好馬修‧麥康納(Matthew McConaughey)能靠著《無間警探》,繼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後於小螢幕再下一城,但HBO不知是過度有信心?還是過度老實?竟把《無間警探》放到有《絕命毒師》鬼神般最終季的「劇情類最佳影集類」,而非較為符合《無間警探》本身性質的「迷你影集與電視電影類」。面對氣勢銳不可擋的布萊恩‧克萊斯頓(Bryan Cranston),與獎勵《絕命毒師》這樣神級影集的最後機會,麥康納再強也只有當遺珠的份。若選對類型,對手變成《新世紀福爾摩斯》(Sherlock)的班奈狄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鹿死誰手恐怕就很難說(康柏拜區雖受歡迎,畢竟不如麥康納得獎來得有張力與戲劇性)。

這算喜劇或戲劇?這算迷你影集或影集?他/她到底是客串或配角——這中間的模糊地帶,一直是艾美獎最為人詬病的地方。由於定位曖昧,優異的喜劇與戲劇混種如《女孩我最大》(Girls)或《女子監獄》,就往往會在「喜劇影集類」這個戰場,輸給《摩登家庭》這類品質不差但相對保守的傳統喜劇;相對的,《美國恐怖故事》便善用這個規則,成功躲過第二點所述的題材問題,並靠「迷你影集與電影類」這個競爭相對不那麼激烈的類型,在得獎上多有斬獲,並幫助潔西卡‧蘭芝(Jessica Lange)拿下最佳女主角,及凱西‧貝茲(Kathy Bates)拿下女配角。這樣的潮流近年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如《女子監獄》的多位常態配角演員,便疑似出於追求得獎之故,竟以「客串演出」身分競逐艾美獎提名資格,也讓未來的獎項預測更加撲朔迷離。

以上三個的得獎密碼,或許讓艾美獎顯得有些保守古板,然而,無論奧斯卡或艾美獎,由於可以參與投票影響決策的人士眾多,又多是在電視台或製作公司服務的相關從業人員,可以達到最大公約數效果、最「工整」「四平八穩」的選項,本來便具有相對優勢,並不是說沒有提名或得獎的便絕對是技不如人。而因為喜愛的影集得到肯定而開心,或因為喜愛的影集成為滄海遺珠而努力推廣並更加珍惜,以收視報答表現傑出的演員與製作團隊,對觀眾而言,兩者或許都有各自的滿足感吧!(但對當事人而言,當然就不一定了……)

延伸閱讀:艾美奬的遊戲規則就是欺生

附:第66屆艾美獎主要得獎名單


隨時鎖定更多犀利有趣的觀點,歡迎加入娛樂重擊粉絲團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