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欣專欄/從今年金曲獎新人獎,來看台灣歌壇未來新希望

0

這次金曲新人獎入圍的新人,風格各異百花齊放,透過不同的平台與管道讓聽眾認識他們。左起:熊仔、蘇運瑩、謝震廷。(圖片取自熊仔臉書專頁、謝震廷臉書專頁)

這屆金曲獎,後續發酵的聲音來自於樂迷對「新」的渴望,這十年來,國語音樂聆聽,有如平行宇宙的世代斷層(張清芳的醉酒演說就點出世代收聽習慣的不同),少了成本,也少了包袱的歌壇新人從其他平台突圍,以地方包圍中央之勢,改變了時代氣候,雖然良莠不齊,但也成就了百花齊放的可能性。

很多人在看到這屆金曲獎入圍名單時,最感到振奮的是新人獎部分。的確,從去年的整體樂壇成績,到今年年中,各式新人的竄出,帶著不同的樣貌風格、新的想法的突圍,直接跳過世代而來。其實從五年前,獨立樂界一直出現新人才,如昏鴉樂團、那我懂你意思了、槍擊潑辣等傑出團體打底,累積了足夠影響後進的沃土,養成了閱聽人的期待與習慣,才逐漸成就了今年新人入圍的多樣面貌,與可喜的發展性。


本屆金曲獎新人獎得主謝震廷

新的閱聽人對新的渴望無法抵擋!

這幾年,許多人怨嘆實體銷售不好,人們開始不聽歌,但其實以現在新人的風起雲湧,市場的需求是在的。今年 27 屆如此,明年 28 屆金曲新人獎項也將是可以被期待,與其說是新人這小框框,不如說新人這現象來得風起雲湧,出於一種需要而急迫地在產出,聽眾對「新」的渴望相當明顯。

這十年來,國語音樂聆聽,有著有如平行宇宙的世代斷層(張清芳的頒獎演說很直白地點出因為世代收聽習慣的不同,如今再也無法造成像周杰倫之類,全國同胞都知道與認同的歌手),因為不同媒介收聽習慣,不少歌曲是為電視劇與電視觀眾做的,而沒有成本也少了包袱的歌壇新人也從其他平台突圍,以自己觀察與體會的創作欲望,造成網路上的群雄並起。各擁其主各自論述的現象,宣傳媒介與方式的改變,讓入行門檻降低,雖然良莠不齊,卻也成就了百花齊放的可能性。

有趣的是,就算護主擦槍走火的論述在網上不斷發燒,但對歌壇仍是良性的加速循環現象,再也不是之前代謝不良的抱殘守缺。

不只是新人現象,而是在進行一場平靜的汰舊革命

主控權已不再是居於上位的角色,而是如雨後春筍的新人們,正在刺激唱片圈的進步。可以說,目前台灣的歌手即使已經發了幾張專輯,但對這個市場而言仍屬於「新人」的階段,因為他們是夾帶著一股新的概念,甚至宣傳方式,來進行一場長久的改革。如林宥嘉,即便出道多年,每一張專輯仍以「新人」方式給閱聽者與自己新的刺激,包括他最近與香港名作詞人黃偉文的合作;艾怡良也以新的曲風與歌唱態度獲市場好評,宛如新生再報到一般;王若琳破除以往爵士女伶的定位,一再突破固有宣傳公式與形象。在有「新」的可能性後,不管資歷新舊,都開始破繭而出,進行一種體制內的改革。一場平靜的革命正在展開。

而體制外的新人也來勢強勁,2016 年不僅大家熟悉的草東沒有派對、勸世宗親會、玖壹壹崛起,「顏社」繼蛋堡成功之後,今年出片的新人李英宏,可以聽出他深受 Gorillaz 與 Beck 滋養的音樂骨血,一首《台北直直撞》直白地點出在台北基隆路開車像在災區,黑色幽默之外,歌聲的自然共振,可以說台灣各方面情況令人賭爛得非常適合嘻哈的力道來詮釋。無論在音樂還是行銷與通路上,他們都不受大公司與通路的宰制,直接丟掉時代的舊包袱。像顏社推出的嘻哈歌手國蛋(Dr. Paper),從《只是遲到》描述一個小孩面對刻板價值觀的痛苦,拳拳到肉。他以非常低調的方式在流傳作品,完全沒有迎合市場機制。在台灣與中國大陸都累積死忠的樂迷,之前出的四張專輯,限量兩千張都完售,而草東沒有派對的專輯更是一片難求。

台灣新生代也想接力「衝出康普頓」!

如今的台灣樂壇彷彿反映著阿姆(Eminem)主演的電影《街頭痞子》(8 Mile),「8 Mile」一詞代表的是一道難以跨越的藩籬,無論是價值觀、財富累積方式、階級與族群。也讓人想起《衝出康普頓》的力道,在無力感強烈的時代,音樂是最能傳遞的利器,因此這兩年目不暇給的新生代歌手將接力而出,是雞蛋面對高牆的自然選擇,包括這次得新人獎的謝震廷,以民謠唱著身處的社會現實,如在昏暗中打點光亮,發揮民謠中最精彩的體認脆弱的堅強特質。還有張三李四也發揮了民謠中簡單敘事、強大關懷的精神,他們寫遍台灣男女老幼連悲觀都無資格的樂觀基底,一首《歐吉桑乎乾啦》,唱出窮忙世代生生不息,也安慰了他們的心靈。這些歌手沒有亮麗外型,也不搞以往流水線般打造的俊男美女輸出,唱片業沒有了熱燙燙的收入與表象,胼手求生是另一生機。 

各方面都切斷了舊思維的臍帶,年輕一輩的音樂人體認到必須如此,才能開始讓國語樂壇重新學走路。跟這嚴苛時代一樣,從五、六年級到八年級而言,時代都新得燙手,未來也將變動得更厲害,沒有安逸鬆懈的空間,每一個世代都只能一再更新自己。從金曲獎的演出節目就可看得出來世代視聽的斷裂,從傷春悲秋的安逸時代到硬碰硬的決勝新時代,頑童與阿密特演出水平完勝後輩,但也帶出了新世代接力的決心,從這屆金曲獎,我們看到一群人徹底破牆而出。

延伸閱讀:

馬欣專欄/從第 27 屆金曲獎入圍,看金曲獎未來是否會過氣?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馬欣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