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米花電影院】《厲陰宅 2 》:讓人心甘情願再被嚇一次的鬼片

0

文/翁瑞怡(影片由爆米花電影院提供)

還記得 2013 年因為要採訪《厲陰宅》,硬著頭皮在位置超少的試片間看了電影,邊看一直邊覺得旁邊會有人突然拍手嚇我。這個後遺症一直到了採訪時都是。三年過去了,《厲陰宅 2 》推出,我竟然主動跟電影公司報名採訪,到底什麼樣的鬼片,能吸引我這個完全不看這類型電影人呢?

很多鬼片總是用大量的音效,讓你可預期地被嚇(我還是會被嚇到),但《厲陰宅 2 》用非常扣人心弦的故事:華倫夫婦之間的愛情,以及被鬼纏身的一家人之間的感情作堆疊,並非只是為了嚇你而存在的鬼電影,難怪上週端午假期上映,就以 7 千零 87 萬的全台票房,打破台灣影史恐怖片的開片紀錄,這一切不能不歸功於導演溫子仁。

《厲陰宅 2 》講述華倫夫婦之間的愛情,以及被鬼纏身的一家人之間的感情作堆疊,並非只是為了嚇觀眾而存在的鬼電影。

溫子仁:我有浪漫魂!

第一集訪問溫子仁導演時,他正在籌備《玩命關頭 7 》。很多人質疑一直以來都拍恐怖驚悚電影的他,怎麼駕馭這種好萊塢大型商業動作片?他那時笑說:「大家等著看囉!」果真,《玩命關頭 7 》交出系列史上最高票房,口碑票房雙贏,電影公司也開出天價請他回歸再執導演筒,他卻揮揮衣袖決定重回《厲陰宅 2 》。

「拍完《玩命關頭 7 》,我覺得我該學到的經驗都學到了,我不想重複我自己,因此跟第八集說再見並不是那麼難。」溫子仁說。大家也都知道拍《玩命關頭 7 》對溫子仁的考驗有多大,他卻說拍《厲陰宅 2 》比拍《玩命關頭 7 》壓力大很多!「拍《玩命關頭 7 》真的非常挑戰,因為某些大家都知道的原因。這一集我對自己要求很高,給自己很多壓力,因為我知道很多人都很愛《厲陰宅》,第一集就已經設了一個高標準,我必須青出於藍勝於藍。我鞭策我自己、竭盡所能,希望拍出最棒的電影,有時候覺得還不夠好,我要拍出比好還要更好的電影。我督促自己,別拍一部只是恐怖的恐怖片,我沒有把焦點放在嚇人上,我把焦點放在角色彼此的關係上。這樣的聚焦希望能幫助我交出一部不只是一般恐怖片的恐怖電影。」

我也大膽跟導演坦承,《厲陰宅》系列是我近年唯二看的鬼片,導演大笑著向我道謝,謝謝我鼓起勇氣,我也壓根沒料到,我會這麼喜歡一部鬼片(甚至還想看第二次),原因就是因為它是有腦有劇情的,溫子仁說:「我覺得在恐怖電影中,藏一個愛情故事還挺酷的。應該說我有著浪漫魂吧!」

而第一集訪問導演時,有問他是什麼讓他的鬼片一直成功?當時他的答案是:「我會運用攝影機的鏡頭和角度,讓觀眾有身歷其境,跟著主角一起經歷所有事情的感覺。」那這一次呢?溫子仁表示:「正因為我把焦點放在角色上,讓你會更投入在這些角色中,這點完全是自然而然,邊看電影你就會越來越在乎他們。當你在乎一個人時,當壞事發生在他們身上時,你會替他們緊張、會關心他們、不希望他們遭遇不測。」導演真的太有一套!

訪鬼片需要這樣嚇人嗎?

講到這兩次採訪,也蠻多有趣的幕後小故事可以跟大家分享。第一集我們飛到舊金山,訪問名單中有當事人,也就是真實的驅魔主人翁華倫太太。還記得電影中有一幕,她第一次造訪厲陰宅見到主人,一握他的手就覺得「不對勁」。我一看到華倫太太也就跟她開玩笑說,看完電影我好怕跟妳握到手(畢竟要是她一變臉,我不就要嚇死了 XD )她講述她怎麼發現自己特殊能力的故事也十分有趣。

不過訪完出來,才聽電影公司說,原本「精心準備」了安娜貝爾娃娃,要偷偷放在每位採訪記者的房間,坐在床上等著你回來,後來是因為娃娃是「made in China」,出口過程有點曲折,來不及送到舊金山⋯⋯啊不就好家在,我真的無法想像如果我打開飯店房間門,看到安娜貝爾坐在我床上,我會不會落荒而逃啊!(更別提還要把她帶回台灣了)這一次在首爾訪問導演,過程其實很順利,但回台灣一看訪問檔案,唉喲喂呀拍我的那一機根本是暗的⋯⋯算了,就當韓國攝影師不專業沒打燈好了,千萬不要牽拖是什麼恐怖的東西遮住鏡頭吧⋯⋯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siki
mobile porn
frei porno
hd sex
hd porn tube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