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台玉專欄/《露西》是「爽」片還是「幹」片?

0
“God2-Sistine Chapel”作者米开朗基罗 - 上傳者自己的作品, Titimaster (talk), photography: 11/06/2011。来自维基共享资源 - 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God2-Sistine_Chapel.png#mediaviewer/File:God2-Sistine_Chapel.png 根据Public domain授权

米開朗基羅壁畫《創世紀》最知名一幕「創造亞當」。盧貝松在《露西》裡扮救世主,而電影就是他的亞當吧?(圖片來自維基共享資源

盧貝松的新片上片24小時內,娛樂重擊很快的就獻上一篇關於「看得懂」與「看不懂」的影評:「《露西》其實就是盧貝松他自己」讀後覺得還不夠盡興,補充一短篇。

這部電影因為台北取景,獲國際級導演青睞,台灣媒體一片歌功頌德,有人忙著計算台北露臉多久時間,台灣演員爭取演出不易,戲份雖少志在參與,一副大導演點水之恩、全台灣湧泉以報的熱鬧,抱著這樣的期待進了戲院,看完我只想罵聲「幹」⋯⋯

台灣不是最會雞蛋裡挑骨頭?一個冰桶挑戰都要道可道非常道論辯一番,不先抗個議怎麼敢說自己是正港的台灣人?

(《露西》劇照,圖片提供UIP)

(《露西》劇照,圖片提供UIP)

明明《露西》裡最重要的元素除了西方本體,是韓國啊!劇中造型性格表現搶眼,殺人充滿暴力創意美學的大反派崔岷植,嘰哩呱啦說的是韓國話啊!台北除了當背景、我們的演員同胞除了跑龍套,在這部電影裡還真看不出來有多重要。我不是要質疑盧貝松「愛」台灣的誠意,但過度誇大只是顯得我們更心虛,我更想平常心看待。《露西》這部電影,盧貝松也許就是需要一個相異於西方的場景,一個非拼音字的方塊字所在地,東京也許太貴、香港也許太常見、中國北上廣(北京上海廣州)也許太難搞、首爾的韓文字體也許不夠東方感,算盤打打,覺得台北綜效最划算,如此而已。真要愛台灣,就把那一堆韓國人的角色換給我們來演呀。

「幹」完了那「爽」在哪裡呢?

10%-100%腦力開發這碼子事,根本是「羽化登仙」的現代具象版,百分比數字節節上升,跟我們手機充電或打電動補充裝備的感覺很類似。時間在這部電影裡是很重要的元素,露西快速增高百分比的腦力,代表即將消失的生命,國家地理頻道裡才會看得到的鏡頭大量穿插,表示造物主不用生在混沌之初也能創世紀,導演以自定的哲理來解釋時空概念。簡單的故事結構,因為節奏掌握得極好,剪接不拖泥帶水,讓看電影的時間感快了許多, 彷彿時間真的被導演壓縮了。

一個自戀又自大的天才影像創作者,對知識渴求但欲求不滿,愛女生愛到讓她們代表自己,成為無所不在與無所不能的「主」⋯⋯這是盧貝松在作品 high 到最高點的一部爽片,而我們影迷甘願付錢陪爽。於是《露西》成為一部讓人「幹」與「爽」情緒交織的作品。


 隨時鎖定更多犀利有趣的觀點,歡迎加入娛樂重擊粉絲團

關於作者

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