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輝煌年代》導演周青元/魏德聖教我如何讓運動場面更精彩

0

《輝煌年代》大膽挑戰運動電影題材,卻又巧妙帶入族群議題。(劇照/牽猴子提供)

以《一路有你》創下大馬票房歷史紀錄的馬來西亞導演周青元,隨著金馬奇幻影展來台,沒有票房大導的光環或架子,就戴頂棒球帽低調行事,還彷彿小影迷地趁機跟著影展看片。受訪過程中,他不時露出略顯靦腆的微笑,口才雖然不算流利,談起電影和創作初衷,卻有滿滿的誠心與踏實,讓人既能理解他貼近庶民的親和力,又好奇他如何平衡自我創作理念與市場間的角力。

馬來西亞足球夢 猶如棒球曾是臺灣的榮耀

作為英國殖民地,馬來西亞和香港一樣,不但對足球的熱情深植於生活中,甚至可說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對周青元個人而言,足球更代表了年輕時不顧一切的夢想,而這跟當年輝煌的足球史又緊密鑲嵌。他表示,「馬來西亞足球歷史上,70 到 80 年代可說是最輝煌的年代,當時的國家隊亞洲排名非常前面,連日本隊、南韓隊聽到『馬來虎』都是會心頭一驚的。我自己很喜歡踢球,還曾經想要成為足球員,後來誤打誤撞成了電影導演,也還是想要用電影來圓我的足球夢。」而經歷過去三部電影《天天好天》《大日子》《一路有你》的磨練,周青元覺得,「現在時機成熟了,可以準備挑戰不同的題材,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足球。」

IMG_7567

之所以選擇足球題材,是因為周青元十分喜歡足球,甚至曾夢想當足球員。(攝/劉泳男)

除本身對足球的熱愛,過去三部電影聚焦在華人家庭,語言也以華語為主,但他很驚訝地發現,「在片子上檔後,不只華人族群會被感動、會喜歡,甚至有馬來人、印度人都會走進戲院,所以我相信只要有好故事,還是可以讓更多不同族群的人看見。」而這也催生了周青元這次的創作主軸,「過去我把攝影鏡頭對著華人族群,但這次我把攝影機再往後退,希望把整個大馬的狀態都拍出來,而足球正好也是一個能夠凝聚跨族群共同情感的題材。」

而周青元在此時拍攝《輝煌年代》的另一個用心,更是因為「現在的馬來西亞足球經歷了黑暗負面的過去,現在正要重新起步,也覺得是時候讓新一輩認識到過去的輝煌。」

重建懷舊足球現場 重現最單純的熱情與精彩

輝煌年代_劇照5

除同樣找來《 KANO 》攝影師,周青元也特地向魏德聖請教如何拍攝運動場面。(劇照/牽猴子提供)

為拍攝精彩的運動場面、重現實際的當年氛圍,和《 KANO 》一樣,周青元選擇大量啟用會踢球的素人演員,「因為要在『讓演員學會踢球』和『讓會踢球的人學會演戲』之間選一個的話,我對教球員演戲還是比較有把握的,哈哈。」

除找來《 KANO 》的表演指導老師,培訓素人數月再進行拍攝外,《輝煌年代》也用了《 KANO 》的攝影師與音效大師杜篤之,和導演魏德聖亦有私交的周青元首次處理運動分鏡時,也請教如何讓場面最精彩。「雖然棒球和足球的型態相差甚大,《 KANO 》的呈現方式我無法運用,但魏導分享的其中一點對我非常受用,就是他提到要精彩熱血,就是越接近運動賽事轉播時用的分鏡就對了!因為觀眾已經習慣了直播賽事時的分鏡,反倒拍得越接近運動轉播,越能讓觀眾入戲,感受到賽場的刺激和熱情。這點對我拍攝有很大幫助,後來實際我們也是這子拍的。」

除了賽場上的運動場面,賽場下的更衣室角力和每個球員背後的家庭故事也是不可或缺的場景,《輝煌年代》片中的更衣室更是完全重新搭景呈現,「《魔鬼聯隊》的更衣室色調氣氛對我影響很大,我特別欣賞那部片子對於更衣室的描繪,《輝煌年代》整段更衣室的風格定調,基本上都是從那部片得到啟發。」

而在呈現球員背後的親情或愛情時,周青元一再強調,「那個時代的感情都是很簡單的、很淡的,但其實卻很堅定,我特別想透過周國強的女友和妹妹角色,去傳達出這樣的女性力量,那是很溫柔的、有別於賽場上的感受。」不只親情與愛情都是淡淡地不經意透露出來,當時的球員平常都有自己的職業,只在閒暇時踢球,「對他們而言,為國家踢球真的就是出自為國家奉獻的精神,不追求什麼實質回報,家人也許在過程中不見得支持,但其實在爭取榮耀的時候,還是覺得很驕傲。」

最初,周青元是半出於自己的喜好選擇足球題材,也希望能讓更多不同族群的觀眾進戲院,一開始並沒有想放國族議題;但當他開始大量訪談當年的足球員,以了解其間歷史時,「慢慢發現國族情感真的是足球議題中密不可分、但也無需放大的一個部分。(電影)之所以採比較大量虛構的方式,也是因為希望呈現出來的是一個整體狀況,而不是只關注個別球員,像守門員的角色可能是融合當年許多守門員的實際情況寫出來的,希望更能反映整個時代。」

歷史議題電影總容易引起爭議,《輝煌年代》在馬來西亞也因大幅改編,讓踢進致勝球的球員變為馬來人而引起華人族群的不滿,周青元坦然表示:「整部電影本來就不是站在改編歷史的角度出發,連比賽的比分其實都是虛構的,一方面是為了讓故事更有張力,另方面也是為了可以融入更多球員的精神與經驗,不受限於實際歷史。」

IMG_7606

除了族群議題,周青元也希望《輝煌年代》能開啟跨世代的對話與傳承,讓下一代更了解馬來西亞歷史。(攝/劉泳男)

為了重現當年的懷舊時代感,《輝煌年代》和《我的少女時代》一樣善用流行音樂,但特別的是,片中復古的主題曲竟不是當年任何一首熱門歌曲,而是仿造當年樂風,重新打造的音樂,「要挑老歌的話,會遇到不同族群有不同喜好歌曲的問題,授權金大概也不低,所以我們重新做了一首,讓不管是馬來人或華人聽到,都會覺得『咦好像有聽過,是屬於那個年代的音樂』。」這些點滴的用心,都讓《輝煌年代》成功營造時代感,也喚起更多共同記憶。

開啟跨世代的對話與傳承

除主軸的 80 年代輝煌足球史,周青元特別在劇情的框架設計上,讓年輕女記者去回顧這段歷史,結尾更從老球員接過了馬來西亞國旗,使傳承意義不言而喻。對周青元來說,這位出身網紅的女記者代表的「是這個世代的一個典型,英文說得比中文好,接受西方足球的知識可能比本國多,根本不知道馬來西亞過去曾經有輝煌的足球歷史。」而這個設計,也明顯與周青元覺得該是時候讓年輕世代理解過去歷史的用心有關。則是因周青元覺得,該是時候讓年輕世代理解過去歷史。

「創作上,影片裡面其實分了三個不同的世代,最年輕的就是那個小孫子,是現在的小孩子那輩,對他們而言,足球意味著球星、名牌球衣、電動;而女記者是中間年輕人的世代,對於過去的足球歷史並不熟悉;而老一輩的爺爺則是親身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但透過對過去輝煌記憶的重新講述,不但感動了女記者,讓她找到留下來的理由,最後連小孫子也離開了電動,回來好奇地問最後那一球到底有沒有進。」周青元與年輕世代對話、傳承歷史記憶的用心,就隱藏在劇情的細節裡。

在《一路有你》後,擴大視野與題材的《輝煌世代》亦取得成功。問及周青元最心儀的導演,很意外地竟是奇士勞斯基,問他未來是否會想朝這樣的方向走?周青元的回答相當值得反思:「目前馬來西亞的中文電影才剛起步,還在培育觀眾,我不希望作品一開始就離觀眾太遠、把他們嚇跑。我希望慢慢來,每一部能多加一點點自己的想法,希望未來可以做到跟觀眾很有共鳴,又能說自己想講的東西。」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