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vs.《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你看懂多少?

1

文/橘貓

98765

今年最受矚目的超級英雄電影,無庸置疑是《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左和《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右)。

2016 年絕對是屬於英雄電影的一年,兩大美漫龍頭 Marvel 和 DC 都使出渾身解數,讓旗下招牌英雄正面對抗。DC 陣營的《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是野心之作,大刀開創未來「DC 擴展宇宙」( DC Extended Universe )的世界觀;Marvel 陣營的《美國隊長 3:英雄內戰》則承先啟後,延續前作劇情,將鋼鐵人、美國隊長兩大英雄的政治理念正面衝突。

當然,《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陰暗沉鬱重視符號象徵、《美國隊長 3:英雄內戰》歡樂明快不忘政治寫實,兩個陣營的電影風格各有不同,喜好優缺也由影迷們各自評斷。不過,這一次,趁著《美國隊長 3:英雄內戰》上映的熱潮,就來跟大家聊聊這兩部「英雄內鬥」的電影,在關鍵處理上有何差異吧。

・衝突起點

在《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中,做為整個事件起火點的是《超人:鋼鐵英雄》中的「大都會之戰」( Battle of Metropolis ),超人在摧毀世界引擎之後,與薩德將軍一決生死,卻在戰鬥過程中對大都會市造成大量破壞,導致無辜民眾意外死亡。蝙蝠俠布魯斯韋恩眼見超人的戰爭波及無辜人類,心中的無力感日益膨脹,於是開始衍生出提防超人的心理準備。

《超人:鋼鐵之軀》的最終決戰中,超人與薩德將軍的鬥爭,對大都會造成毀滅性的傷害。

「力量」的不對等,導致不安全感的蔓延,超人向世界展示了神力的那一刻,也是整場「人神對決」的最起點。先不論電影往後的鋪排,在前段鋪陳的這個引爆點,《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其實是做得相當漂亮的。

再看,《美國隊長 3:英雄內戰》:「英雄內戰」的故事出自漫威正史宇宙 Earth-616,內戰在漫畫中的起源,是因一支年輕、思考欠周的英雄隊伍「 New Warriors 」,在逮捕超級罪犯的過程中,意外引起一場大爆炸,導致數百人喪生,因為地點接近學校,其中不乏有許多孩童死亡,也引起社會大眾對不受控制的超級英雄感到反彈,最後促成了「註冊法案」的誕生。

電影中,則是美國隊長率領的復仇者團隊,在逮捕反派人物十字骨,也就是《美國隊長:酷寒戰士》裡頭的反派角色朗歐姆( Brock Rumlow )時,引起另一場爆炸事件,同樣以超級英雄失控的力量做開頭,連結過去數場大戰的傷亡,與東尼史塔克心中一直放不下的恐懼感,終於成為整起內戰事件的起火點。

電影中的內戰導火線為在《復仇者聯盟 2:奧創紀元》所造成的傷害,預告也提及過去美國在紐約、華府之戰的損失。

對「力量」本身的恐懼感,是《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的引信,精彩改編原作,也讓這部作品獲得了出色的開場。

・價值抗衡

如前所述,在《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中,價值對立的重點,是人/神的抗衡,也就是「力量」的落差。

超人用神力引領人類,成為人類的楷模,不願接受引領的人,則必然要起身反抗。於是,期望人類接受引導的神之子——超人——與拒絕信任天神、執意逆天而行的高譚蝙蝠——布魯斯韋恩——彼此迎接一場無可避免的人/神對決。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中的人/神對決。

回過頭看《美國隊長 3:英雄內戰》,價值衝突的重點,則不在於力量的落差,而是力量該如何使用,我們又該如何評價它?

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相信,超級英雄維護正義的力量,應該出於自由意志與自我監督,在這個過程中,超級英雄自然能將世界推向正確方向,所以他不願接受政府控制,擔憂腐敗的政府反而會讓「超級英雄」變質,成為政府的秘密警察部隊。然而,鋼鐵人東尼史塔克則沒有辦法對「力量」抱持這麼樂觀的態度。紐約大戰的災難讓他輾轉難眠、失控奧創造成的浩劫他仍歷歷在目,也正因為如此,史塔克希望找到制約力量的方式。他相信,該是時候讓不受控制的超級英雄,也必須為自己的正義負起責任。

在《美國隊長:復仇者先鋒》中,便提到美國隊長與史塔克家族的牽連可追溯到二戰時期。

欣賞《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像一齣壯麗的神話故事;《美國隊長 3:英雄內戰》則像是一場政治寓言:難道一個美國隊長值得民眾相信,就代表所有「力量」都不會犯錯嗎?難道鋼鐵人制約英雄的利益良善,就代表所有監督者不會濫用英雄的「力量」嗎?這些問題沒有對錯,僅留給觀眾思考。

・陣營分布

有趣的是,不管是 DC 或 Marvel,這場「英雄對打」的大拜拜,對兩者來說,都是往後延伸世界觀角色的好機會。除做為主角登場的蝙蝠俠之外,DC 陣營一次祭出了同為「美漫三巨頭」的神力女超人,和客串登場的水行俠( Aquaman )、閃電俠( The Flash )與鋼骨( Cyborg );另外一邊,Marvel 陣營也加入兩位英雄:黑豹( Black Panther )和蜘蛛人( Spider-Man )來幫人單力薄的「註冊派」壯聲勢。

在這個比較上,DC 的表現方式比較粗糙,神力女超人點開三支影片,就一次幫三位角色埋下伏筆,連三位英雄的圖標都由雷克斯路瑟一次設計完成,包裝得太過於刻意,反而失去了以往觀眾看見電影細節中「隱藏彩蛋」的趣味性。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以極粗糙的方式預告將來 DC 電影還會出現水行俠(左一)、鋼骨(左二)與閃電俠(右一)。

相對起來,畢竟故事本身就是團隊戰鬥,Marvel 比較大器地給了兩位英雄黑豹與蜘蛛人一些背景故事交代:黑豹身為瓦干達國王的身分,在電影中佔了重要位置;而蜘蛛人也在短時間內,藉由他與史塔克的對話過程,接上了觀眾對於蜘蛛人的認識與想像。

但是,Marvel 的做法,則揭示了《美國隊長 3:英雄內戰》的另一個遺憾:黑豹與蜘蛛人雖然加入「註冊派」勢力,但電影卻來不及讓他們表現出與政治理念足夠關聯的動機。黑豹雖然是促成註冊法案的重要人物之一,但他更像是一個獨來獨往的中立人物。至於蜘蛛人?大家想必也都看得出來,他與這次風波的距離真的太遠了,他就只是一個闖入戰場的鄰家男孩。

《美國隊長 3:英雄內戰》的可惜之處即是未充分交代蜘蛛人(上)和黑豹(下)的背景脈絡。(圖片來源:instagram )

「註冊派」在電影中勢單力薄,鋼鐵人只有幻視與戰爭機器兩位親密戰友,黑寡婦跟其他二人在理念上都沒有與鋼鐵人明確重疊的表現。六打六的隊伍設計,只是機場大戰的整齊牌面,在故事的核心,沒朋友的史塔克仍然證明了電影重點不是「英雄內戰」,而是「美國隊長」。

・幕後反派(警告!以下劇透!)

最後,我們聊聊兩部電影的關鍵幕後黑手。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的幕後反派雷克斯路瑟,其實是一般觀眾觀賞這部電影的最大障礙。雷克斯路瑟在漫畫中與超人的對立關係,在電影中沒辦法馬上被觀眾消化,所以他在電影中的立場顯得尷尬而讓人困惑,他代表的是人類方的第二種立場嗎?亦或是他只是想為摧毀天神的惡魔代言?雷克斯路瑟這個角色的存在,在電影中如魅影般閃爍不定;身為引起英雄內鬥的邪惡罪犯,雷克斯路瑟的背景顯得不夠清楚,也成為電影的一大遺憾。

對不熟悉漫畫的影迷來說,雷克斯(中)與超人(左)和蝙蝠俠(右)的關係令人不解。

相反的,《美國隊長 3:英雄內戰》中,由演技派巨星丹尼爾布爾( Daniel Bruhl )飾演的「齊莫男爵」( Zemo ),成為漫威電影系列中最出色的反派形象之一。我反而想大膽推斷,「英雄內戰」這個主題,或許反過來限制了齊莫男爵的發展空間。

擁有與漫畫不同的設定,齊莫男爵在電影中為兩大陣營穿針引線,觀眾以為他追求的是酷寒戰士的力量,到了電影結尾,才知道他最後的目標物,是能夠引起團隊裂痕的關鍵影片。這是非常高明的安排,讓觀眾原先對終極反派的預期心理,從「外在危機」轉向到「內戰崩滅」,也更呼應電影主題:「團結則存,分裂則亡。」( United we stand, divided we fall. )

齊莫男爵複雜的背景故事與動機,為《美國隊長 3:英雄內戰》增添劇情深度。

齊莫男爵有自己的傷痛,也安排了最謹慎的報復。但是,要理解這個反派的意義,觀眾或許得往前看到幻視在電影前段提出的疑問:究竟是超級英雄解決了世界危機,還是超級英雄創造了世界危機?當然,政府限制超級英雄的力量,固然讓人感到不安、也不傾向簽下這樣的註冊法案,但超級英雄需要對人民負責,則是電影試圖給出的無聲答案。否則,像齊莫男爵這樣的黑影,只會在一次又一次的激戰中,從煉獄重生,帶著更大的黑暗與恐懼,向失控的超級英雄襲來。

延伸閱讀: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