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少女離家記》:熟悉困境下的溫柔面孔

1
mustang3

《少女離家記》榮獲今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說是雖敗猶榮絕不過分。

題材似曾相似,但手法溫柔清新,《少女離家記》為觀眾呈現的是:縱使進入二十一世紀,世界另一角的陌生土地上,仍持續存在歧視與父權壓迫,以及在種種困境下,所浮現的一張張溫柔堅毅臉孔。比起在大銀幕與現實世界已發生太多次的連串悲劇,《少女離家記》選擇聚焦在主角五姊妹的手足之情上,不僅為題材注入一絲溫暖與蔓延的生命力,也讓電影不單只是控訴或批判,還多了感同身受的空間。

單就故事來說,類似題材在大銀幕上(很遺憾地)並不陌生,各種國家、各種社會階層的排列組合,讓人不免有些疲倦。但作為土耳其導演丹妮絲坎澤艾胡芬(Deniz Gamze Ergüven)的首支長片,艾胡芬選擇以自身成長過程所接觸、聽聞的人事物為出發點,使《少女離家記》在簡單的輕描淡寫中,感覺無比真實,無論是微小善行或突如其來的暴力,皆能以三言兩語做出立體感與細節,也成為訴說這樣一個故事的關鍵理由。

Mustang_01

還真是慘綠青春⋯⋯

即便主角遭遇令人同情,艾胡芬的拍攝卻不流於剝削與濫情,反而掌握到殘酷與成長必經的良好平衡。一段看球過程與後續,讓觀眾陶醉在狂喜之中,幾次型態不同的游泳橋段,也在旺盛想像力與青春的騷動外,流露出現實環境無法扼殺的反叛力道。豐富的細節、近乎散文般韻味無窮的敘事,加上鏡頭下醉人的光線,以及華倫艾利斯( Warren Ellis )的音樂,無形中將觀眾吸引入這樣一個遙遠世界。而隨著故事急轉直下,即使悲劇陣陣襲來,《少女離家記》仍維持住關懷卻不流於悲情的調性,在略顯倉促但期待已久的高潮中,劃下簡單、內裡燦爛的結局。

螢幕快照 2016-03-24 下午1.40.37

《少女離家記》不只呈現父權壓迫下的慘澹面,當然也有青春的瘋狂和歡快。

讓電影擁有如此魅力的,除艾胡芬的導演功力外,幾名年輕演員亦是可圈可點,以素人來說逼真可信,自然的情感流露讓觀眾以為演員是真正的家人關係。飾演三妹的艾麗特依絲坦(Elit İşcan)戲劇張力最為吃重(她也是五名少女中,唯一有演戲經驗的專業演員),把無力反抗的瘋狂,表現得恰到好處。另外,電影在視角上,拒絕妖魔化施壓對象,如飾演祖母的資深女星妮哈爾柯達斯,縱使片中行為惹人厭惡,偶爾一閃而過的慈愛,又指出她其實也只是守舊思想的受害者。真正悲劇根源終究是整體環境,而非單一個體。

mustang

《少女離家記》拍出鐵窗也無法囚困的少女青春。

不管是對類似情境知之甚詳的世故觀眾,亦或首次看見這樣故事的一般大眾,《少女離家記》誠摯中蘊含的力道便是本片成功的關鍵。而若將這樣的敘事劇情移到台灣本土,只要略修改背景脈絡設定,便不會有任何違和感,這便是《少女離家記》有不可或缺重要性的最佳證明。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