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請愛我》! 那些年有「病」的日劇女主角們

3

文/費雯麗

Ijpd9cF

《拜託請愛我》中的女主角深田恭子(右),飾演沒錢、沒工作、沒男友的魯蛇妹。

想必許多日劇迷都陷入《拜託請愛我》的「主任」旋風中無可自拔,忌妒女主角深田恭子之餘,又很難討厭這個角色。除深田恭子讓人難以討厭的裝無辜鞋貓劍客顏值之外,也在於女主角的「奉獻病」,會讓人開啟自我投射的自省模式,令人不忍苛責。而審視近期日劇,不難發現,很多女主角們都患上這項特殊「病症」,而這項「奉獻病」公式每每引起觀眾共鳴,製造話題,同時維持一定收視率。

小時候看過的日劇,可以分出一種專以女主角身患重病為劇情主軸的支派,比如《一個屋簷下》《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的酒井法子和綾瀨遙(兩人都得了白血病),《神啊!請多給我一點時間》的深田恭子( HIV ),《一公升的眼淚》的澤尻英龍華(脊髓小腦萎縮症,他當時的名字還是符合清純形象的澤尻繪里香),後來澤尻又接演《太陽之歌》(皮膚癌)。最近印象比較深的,則是吉高由里子主演的《美丘》(克雅二氏病)。

愛與死,當這兩個元素加在一起時,激盪出多少悲催火花,眼淚公升量與受歡迎程度總成正比。日劇能惹哭電視機前多少人,就會多受歡迎。流淚作為一種發洩,有時也是好事,但過程間,亦耗費我們許多精力。愛情、死亡、與分離,都是生命中難以迴避的大哉問;然而,劇情與大部分人的人生經驗,仍相隔好一段距離。

日本評論家、同時也是漫畫編者的大塚英志,在著作《故事消費論》中,曾分析文化消費背後的故事結構。他認為,過去總將世界一分為二的「大故事」(如美國與蘇聯對立、共產主義對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對計畫經濟等)敘事邏輯,以 1989 年柏林圍牆倒塌為分野,整個世界的文化消費慢慢變成以「小故事」為中心。而所謂「小故事」,就是環繞在我們自身與周遭的故事,即「我的世界」裡的故事。

新世代女主角們的「病」不再是生死交關,而是趨近生活、放大日常細節到令人莞爾的病症,觀眾在發笑過後還會不禁審視自己,「唉呀我好像也一樣?」面對愛情有點魯、不被了解地自得其樂、時不時被小事刺痛,好有共鳴。女主角們的「症頭」五花八門,上野樹里早在多年前,於「變態女主角」這條路上,為我們塑造出最強經典「野田妹」了。

20061205nodame01

《交響情人夢》中,由上野樹里飾演的野田妹。

不同於過去「三觀」(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皆正的女主角,野田妹的現實生活與一堆垃圾為伍、心靈空間棲息於變態森林,她率性而為、以推廣屁屁體操和推倒千秋學長為人生志業,讓看慣溫良恭儉讓女主角的觀眾,視覺與心靈都受到衝擊,卻依舊可以接受她騙吃騙喝騙吻千秋學長,因為她執著、善良、不服輸、充滿才氣,所以她「變態」有理。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座變態森林;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這樣一個不器用的自己,期待被接納、被理解。

不完美的女主角,因為野田妹的可愛率真,開啟觀眾另一扇理解大門,但也有人覺得,這就是少女漫畫改編的戲劇,誇大演出,沒啥真實性。好吧,那就來貼近社會一下。 2007年 ,綾瀨遙主演的日劇《魚干女又怎樣》中,女主角小螢的個性,被設定為對戀愛沒興趣、認為很多事情都很麻煩、懶得做的「干物女」;時隔七年,綾瀨遙擔任《今天不上班》的女主角花笑,劇中描述她是個自卑消極、愛否定自己、戀愛經驗近趨於零,害怕寂寞卻又有口難開的「彆扭女」。

1339512986-3333746839_n

《魚干女又怎樣》由綾瀨遙主演;「魚干女」指的是一群對戀愛提不起勁,認為很多事情都很麻煩,而湊合著過的女性。

干物女、彆扭女, 都有少女漫畫描述之,這些詞亦都入圍過日本流行語大賞,可說是現實社會上的文化縮影,而這些被歸類的「病友」們,程度或輕或重,在生活中也許自得其樂、也許煩惱困頓,卻都是真真正正存在的人物,戲劇也許誇大了她們的「病症」,卻也賦予更多的想像空間與可能性。

《拜託請愛我》中,深田恭子飾演的女主角倫子,劇情一開始就讓我們發現了她的病症——「奉獻病」。明明失業,卻還是忍不住買下優質名牌包送給喜歡的人,分期付款當卡奴;錢包瘦到皮包骨,自己吃高麗菜絲果腹,卻還是要幫對方點牛排;而當心上人用那雙淚眼汪汪的目光凝視自己時,只好推開禁忌大門借錢去了。好蠢好笨好傻眼,但這些脫軌行為底下,包裹的是一份純真的感情。

1453532887-2959964898_n

《拜託請愛我》中,深田恭子無所不用其極地為對方奉獻,委屈自己也要對方過得好。

因為喜歡,所以想對對方好,捨不得他吃苦,就算知道他有一百個缺點,還是期待著他的笑容——這個人甚至還不是自己的男朋友。但倫子給自己愚蠢愛戀下的最後一個註腳是:「那個名牌包包,真的很適合他呢。」不是沒有悔恨,也不是沒有期待,只是我愛你,是我自己的事,我對自己負責,你若無此意,那真的很可惜,可是我沒有必要恨你。

這些「愚蠢」的感情應對與愛情邏輯,似乎也可套用在我們自身某段遺憾的、已然消逝的戀情。那段時期的我們,也都患上了「奉獻病」,只是我們都沒有倫子的灑脫,我們都為自己的付諸東流恨過、憤怒過,而忘了曾有過的碩果滿盈,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每次心跳都是成就。而這些成就一點一滴的累積,逐漸堅強、充實自己,讓我們在對的人到來之前,做好貯備。

426985-XXL

近期日劇不乏以生活失意、情路坎坷的「魯蛇」女性作為主角。

有觀眾認為主任對倫子的愛情太匆促,也有人覺得倫子發現自己愛上主任像是被雷打到,我起初也這麼認為,但當我再仔細回想這十集的鋪陳後,就也不太意外了。情感累積源自於生活相處,在一次又一次的唇槍舌戰中,磨合觀念、相互成長,她可以厚臉皮蹭飯依賴、他可以放鬆酒後吐心事,不知不覺中,早已把對方放在心裡最柔軟的位置撫慰歇息。如同倫子詢問同事門真的男友是什麼樣的人時,不苟言笑的門真羞赧地描述:「那是一個全心接受著真實自己的人。」門真沒有描述對方長相、身高、家世,就只是一個在他面前無須偽裝的人,但已足矣。

愛情魯蛇們還是忍不住酸一句,深田恭子、上野樹里、綾瀨遙去演不受歡迎的女孩實在一點都不科學,但儘管如此,倫子之於主任、野田妹之於千秋學長、小螢之於「不囧」、花笑之於暖男,誰不是跋山涉水後,才得到那一抹深情笑眸、那一雙理解眼神的呢?所以這些故事不只是愛情劇,更是勵志劇。

治療尚未成功,「病友」們仍須再接再厲。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