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謊言迷宮》:誠懇堅毅的正義之旅

1

螢幕快照 2016-03-19 下午9.32.09

以六零年代的法蘭克福奧斯威辛集中營審判為出發點,改編自真實事件的德國奧斯卡外語片代表《謊言迷宮》,延續近年如《偽鈔風暴》、《竊聽風暴》或《回不去的時光》等作,透過類型或個人的角度,思考戰後德國包含集中營、戰敗、種族滅絕與轉型正義等沈重艱澀的議題。雖在敘事上偶有過於說教的毛邊,但觀影過程仍舊震撼人心,對於近期仍為了轉型正義相關問題爭執不休的台灣,無疑是一部深具啟發性與討論空間的作品。

當然,對於一般抱持好奇心或對題材所知甚少的觀眾,所謂「轉型正義」或「奧斯威辛集中營審判」乍看之下皆是令人望之生畏的高深名詞,但《謊言迷宮》成功之處,便在於全片以男主角一人的啟蒙歷程出發,從對於滔天罪行懵懂無知的司法菜鳥,到深陷罪惡感與憤怒之中無法自拔的單純狂熱,乃至最後接受歷史而向前行的正義代言人,男主角一路上所經歷的無知、無力、恐慌、噁心與不可置信,一定程度上猶如觀眾心境的投射,誠懇直率地牽著觀眾的手一起走過整起調查的高潮低谷,既讓電影瞬間親近許多,也讓《謊言迷宮》更像一部有如《驚爆焦點》結合《永不屈服》的小格局辦案片(Procedural)—只是在這裡,小格局不再是敘事的缺點,反而變為容易親近、理解,然後產生共鳴的催化劑。

螢幕快照 2016-03-19 下午9.34.09

主角的查案與辦案過程是全片高峰

同時,伊莉莎白巴特與導演合寫的電影劇本雖有說教之嫌,將故事建構在一個過度標準的框架之上(男主角的心路歷程好預測到讓人無奈),讓個人私情遠沒有辦案過程來得迷人;初執導演筒的朱利奧李奇亞雷利在執行面上有不少可觀之處,開場細緻的構圖可視為主角挑戰的投射,某些近乎舞台劇的燈光與鏡頭位置亦加強電影的戲劇張力,給予《謊言迷宮》相較於《竊聽風暴》等片多一點點溫度與娛樂性;此外,兩段巧妙的蒙太奇把電影的情緒推到一個不卑不亢但無比催淚高峰,映後久久讓人難忘。男女主角亞歷山大菲林芙麗德莉可貝許特除了各有亮麗的外型與銀幕魅力,彼此之間也存在強烈的火花,而格爾特福斯帶頭的一票頂級配角則給予電影平凡但踏實的敘事基底,為這段非常悲痛也非常勇敢的故事,填上一張張觀眾得以理解認同的臉孔。

螢幕快照 2016-03-19 下午9.36.22

格爾特福斯在本片可說畫龍點睛,即使戲分不多仍散發溫暖而堅定的存在感

如前面所述,《謊言迷宮》還是有些許難以忽視的毛邊:透過男主角切入的敘事固然有其優勢,但這也意味著我們必須一同經歷男主角所犯的錯誤與盲點,剪接上的疏失一面讓故事偶爾遊走流水帳邊緣,一面讓劇情顯得矛盾或混沌(男主角一段慷慨激昂的言論瞬間因為剪接宛如虛構的夢境),但作為一堂所有人必修的歷史課,這依舊是一部平易近人且深具營養價值的電影。《謊言迷宮》稱不上有非凡的藝術成就,但就寓教於樂且發人深省來說,鮮有類似電影做得比它更好。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