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被遺忘的新娘 》看日本「代理」文化的疏離與孤寂

0

文/費雯麗

1457790872_17704c006971533902da0a8b2716a123

岩井俊二睽違 12 年新作《被遺忘的新娘》試圖探討日本現代社會人群的疏離樣貌。

《被遺忘的新娘》是導演岩井俊二闊別十二年的劇情長片,影迷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大部分人討論與在意的,是那些當年令人迷戀的光影與透明氣息還在不在。但當我看完電影後,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劇中男主角綾野剛的外包事業「代理出席」——這其實是真實出現在日本社會、契合日本人個性的一項產業。

所謂「代理出席」,顧名思義,就是協助委託人出席婚喪喜慶場合。

《被遺忘的新娘》片中戲份最多的男性角色「萬事通」安室由綾野剛飾演。

明明是完全不相干的陌生人,卻用金錢請對方演出親朋好友,來幫自己人生的重要階段「充場面」,聽起來彷彿都市傳說一般詭異,但早在五、六年前,就有人在網路上探聽這樣的打工機會。價碼如何?怎麼找?過去是虛無飄渺,如今隨便 google 一下,就能找到網站大剌剌地標示規格、價目,平均一個人出席一次可賺得 9000 ~ 12000 日幣(約台幣 2500 ~ 3500 元左右),如果連司儀、現場工作人員都包的話,還會優惠打折。

據說這些代理出席很難被拆穿,我回頭比照一下自己的日本生活經驗,這的確挺符合日本人的性格,相處時不深聊、不探查,是一種禮貌,短短兩三小時,注目焦點都放在新郎和新娘身上——只要對鄰座點頭、打個招呼就已經算盡了禮數——自然難分真偽。點到為止的客套寒暄,深植日本文化土壤的待人接物,成為這項事業得以壯大的保護傘。

7b0e9035a9515c1c725e9c29c03d03b8

女主角七海在片中也加入了自己曾購買過的「代理出席」服務。

《被遺忘的新娘》中,黑木華飾演的女主角七海,也接了代理出席的婚禮打工,她和一個單身中年男子、單身中年女子、漂亮又神秘的女子和一個年輕男孩假扮成一家人。原本只是一起演齣戲罷了,婚禮結束後,卻還一起吃了燒肉,笑鬧乾杯談天說笑,彼此透露一些真實身分,但也只是蜻蜓點水地不多言,最後再一塊走到車站各自分離,幾個小時相處下來,他們居然依依不捨地互相擁抱道別了。

單身的中年男子與女子在一場婚宴/打工中,突然多出子女與老伴;父母離異、獨生的七海也像是突然被嘉惠天倫溫情般,那個瞬間,他們覺得彼此像是真正的一家人,距離縮短到平常陌生人間不可能保有的親暱,如泡沫般脆弱、虛擬卻閃亮真摯,真真假假突然模糊起來,既滑稽諷刺,又寂寞至極。那些離情依依其實並不虛假,因為比起網路上隨便 click 就 get 、如同網路購物一般的男友/丈夫,比起挑三揀四施計耍詐的婆婆,這些萍水相逢的情分似乎來得更可靠溫柔。現實生活中,有位曾參加過代理出席的女孩,在網路上分享過往打工的心路歷程,她說,明明是完全不相干的外人,但看到那些幸福的場景,有時候還真的感動得哭了出來。

所以劇中的他們呢喃著:「好像就跟真正的一家人一樣,捨不得分開了。」

photos_15122_1457338953_b84700df67a99ae10822cbeabc6c4537

孤身一人的七海(中)和真白(右),在參與「代理服務」的婚禮時,突然獲得一群家人。

代理出席的服務,七海過去也曾經是委託人。當她要結婚時,正在與對方討論請客桌次時,丈夫一句「你都沒有要請的人嗎?人數也差太多了吧」的質疑,她看似莫可奈何,起初也覺得代理出席這項服務有些荒唐,卻還是硬著頭皮買下去。沒辦法,對日本人而言,「面子」實在太重要了,哪怕自知被發現的話,會顯得更加難堪!哪怕這完全偏離了讓珍惜的人參與自己幸福時刻的真義!

就如同被開除的上班族,每天仍穿著整齊西裝出門,坐在公園或到柏青哥店打發時間,直到傍晚再返家,就是不希望家人發現自己已經失業的窘境一般。人生如戲,原來對有些人來說,不單單是比喻,他們人生的許多時刻,真的就是在演一場戲;而面子文化,成為代理出席事業得以不滅的養分。

9

《被遺忘的新娘》中,七海參加著一場一場的「代理服務」,演出別人希望的角色。

另一位神祕女孩真白(沖繩女歌手 Cocco 飾),換個角度來看,其實也在使用「代理」服務。她希望有一個朋友,甚至要到「生死與共」程度的朋友,但她沒有自信,她厭惡自己,連幫她送包裹的快遞大叔都會讓她心存感激,因為快遞大叔會遵從她的指示,將物品送到特定地址。這份溫柔,她只能用金錢來回報。她難以承受,無以為繼,所以她說:「對於那些溫柔對待我的人們,我真的很感謝,我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幸福了」「金錢真是人們最溫柔的發明了。」

真白直指出「代理」服務的核心,有些是出於面子,但更深層的理由,是因為寂寞。

13

《被遺忘的新娘》呈現女主角對人生態度的轉變,從最初唯唯諾諾的小女孩,蛻變成為自己而活的堅強女性。

對每個人來說,這部戲有沒有砸鍋各有標準,但對我而言,那股看完之後就陷入的濃郁寂寥感,倒依舊熟悉。少女長大後,就算換了形式,憂鬱依舊;七海在汪洋中迷惘、迷失、迷航,即使她穿著顯眼白紗,卻依舊被掩沒在人群間,成了被遺忘的新娘。但當她接近過一次死亡,了解了何謂失去的痛苦,她褪下嫁衣,剝除掉附屬的新娘之名,才能真正以不被遺忘為目的,朝遠方的未來邁進,至少她開始遠離了孤獨,一小步、一小步地。

畢竟孤獨的人,才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失去。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