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遇上五月天 舞台設計團隊的創業秘辛

0

(關於作者二馬:http://taiwanbeats.punchline.asia/archives/8839

演唱會舞台設計是因為市場需求而被創造的「特種行業」,在過去都是依附在大系統裡,連較早在台灣社會出現的劇場舞台設計人才,也是身兼多職的半業餘狀態。

直到一九九○年代起,隨著台灣歌手赴中國舉辦演唱會的頻率增加,以及台北小巨蛋於二○○五年啟用,大型售票演唱會才蔚為潮流,大家開始需要專門的演唱會人才。然而這一行較為冷門,又沒有學校、也沒有老師,初期實在欠缺本地人才,因此早期台灣舉辦演唱會,幾乎都是請來香港的舞台設計師、燈光師、音響師,他們的規格與水準,是身在電視圈的我們觀摩的對象。

當年最轟動的演唱會,是迅速竄紅的張惠妹於一九九九年連辦十四場的《妹力九九亞洲巡迴演唱會》,累計超過五十萬人次參與,被視為台灣演唱會史上的標竿。

而我在東風工作的第二年,開始感受到娛樂產業的變化,從二○○○年起,曾經作為娛樂產業火車頭的唱片業,受到盜版及網路革命的衝擊,實體唱片銷售量大幅滑落,影響所及,電視台也不再能仰賴唱片圈的庇佑。我的親身體驗是,宣傳演唱會的預算緊縮,觀眾也轉移到其他的聆聽管道,娛樂節目的舞台設計也趨於簡陋,似乎一時失去了方向。反觀,售票演唱會則愈來愈蓬勃,舞台設計的規格也愈來愈恢宏。

二○○四年陳鎮川離開東風,開了台灣第一家演唱會製作公司「源活娛樂」,直接跟藝人簽約合作演唱會;我眼見演唱會的勢頭大好,早就蠢蠢欲動,開始利用休假向川哥接案,等到假用光了,還拉設計組的兩位組員下水,批准他們的假單,好讓演唱會的外務順利完成。這種「上樑不正下樑歪」的情形,撐不了三個月,就被老闆發現了。

葛姐對我們下了最後通牒:別再送假單來了,要就直接拿離職單。老闆的一句話讓我沒有反覆的餘地,終於決定放手一搏了!

演唱會現場大圖解

演唱會現場大圖解(照片由大藝出版提供)

在咖啡館誕生的舞台設計公司

二○○五年,我與其中一名設計組的組員一起離開電視台,留下另一位組員,因為我不敢保證能同時養活三個人。我很清楚,舞台設計在整個產業鏈中處在下游位置,只能等待製作人找你,沒有主動權,因此更要使盡全力,做出好口碑。

因為擔心只做設計無法維持生活,所以開了間咖啡店,也充當辦公室。幸好,前半年有川哥的案子能養活我們,兩個人每天早上十點多約在咖啡店碰頭,一人一台電腦就開始上工,過著克難但充實的日子。

新手上路的我們,發現電視演唱會與大型巡迴演唱會的舞台工作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我們那半年執行過孫燕姿、蔡依林、王力宏、S.H.E 的巡迴演唱會,許多眉角與細節都是邊做邊學,需要跟各領域的師傅請益,挨了罵就趕快修正並記取教訓。

我是美術出身,擅長的是藝術表現與天馬行空的創意,對於結構、機械、數字沒有那麼敏銳,然而,舞台設計在進入工程階段時,必須繪製工程圖讓技術人員精準銜接,幸好週邊的技術人員願意提點我們,我的搭擋也能與我互補分工。由於我們太多是多個案子同步執行,常常一人在北京場勘,另一個人卻正在上海搭台,回到台北會合後,再一起商討所有案子與繪圖。

半年後,我們自覺工作模式成熟,邀請電視台的另一位組員「歸隊」,辦理公司登記並租了一間辦公室,「FREE’S 福利事工程行」正式掛牌上路,是全台灣(或許也是華人圈)第一家以表演空間設計為主的團隊。呂重諺與陳皆理這兩位陪我一同度過草創期的夥伴至今仍是我的重要戰友,也是公司股東。

呂重諺(左)與陳皆理(右後) 攝於FREE'S辦公室 /2014

呂重諺(左)與陳皆理(右後) 攝於FREE’S辦公室(照片由大藝出版提供)

創業過程不是沒有挫折。最大危機是,公司才剛成立,川哥的製作團隊卻突然中止與我們的合作,我們失去最大也是唯一的客戶,立即面臨斷炊危機。

這讓我反省,或許因為過去以來工作都還算順遂,因此心裡有一種「我很厲害,不可被取代」的迷思,也因此後來面對客戶時,有時會過於堅持己見或不願意一再修圖,導致彼此出現摩擦。

就在我們日子變得清閒,感到很不習慣時,一組陌生的製作團隊主動找上門,是滾石唱片要與我們洽談五月天的巡迴售票演唱會!

原本滾石已經找了香港的周炳坤老師,但周老師因為工作忙而推辭,巧的是,滾石正好遇到南港 101 館場的負責人,才會找到我們這家新成立的小公司。

當時的五月天已經是征服海內外的搖滾天團,我們受邀參與製作的,是當時創下華人演唱會歷時最長紀錄的《FINAL HOME 當我們混在一起》巡迴演唱會,也是五月天首度前進中國及挑戰香港紅磡。我們對於這次任務既興奮又倍感珍惜。這次合作也奠下我們與五月天長期的合作關係,更種下後來五月天成為我們的老闆與事業夥伴的因子。

十年努力的成果

開業一年後,我們請了第一名員工,十年來,FREE’S 已培養出十幾名專業的空間設計師,個個能獨當一面,讓我有機會把心力放在舞台技術研發以及開拓資源。

團隊

目前團隊多達十幾個人。(照片由大藝出版提供)

這十年來,台灣的演唱會場地也有了長足進步。以往因為沒有適合的場地而限制了演出機會,近年北中南都有許多大型展演場地,讓流行音樂演出市場變得更加熱絡。

小巨蛋在規劃時,曾向我諮詢舞台基礎設施的建議,場館內的吊點及鋼樑密度極高,讓裝置再複雜的演唱會都遊刃有餘,令許多國外製作團隊稱羨。

二○○九年開館的高雄世運主場館,則是國內目前為止最大容量的館場,吸引許多國內外巨星在此舉辦大型演唱會。

除了國內演出蓬勃成長,台灣歌手一年在全球舉辦的大型巡迴售票演唱會有數百場,在中國演唱會市場中,台灣歌手更包辦七成以上的個人演唱會,吸引超過百萬人次觀眾。演唱會已經是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最主要的傳播管道與獲利來源,也是帶動週邊產業發展的引擎。

北京鳥巢圖片

北京鳥巢是台灣歌手舉辦巡迴演唱會必去的地點。(照片由大藝出版提供)

令我驕傲的是,台灣目前從事演唱會舞台設計的公司約五家,而 FREE’S 在其中排行第一,「市佔率」達七成,靠的是豐富札實的經驗,以及與其他領域合縱連橫的默契。

FREE’S 的業務除了演唱會舞台設計,也做過各大頒獎典禮舞台設計、海內外知名音樂祭、藝術展、時尚品牌秀、 專業展演空間規劃,協助過台北小巨蛋成立初期的各項硬體規劃, 更於二○一二年成立上海營運公司,將設計版圖擴展至大中華地區。

入行十多年,我有幸在電視台的黃金歲月接受出道洗禮,又在娛樂產業風雲變幻之際,掌握先機,及早在演唱會產業站穩位置,才能闖出事業的一片天。不只是我,許多從電視台出來的製作人、燈光師、音響師,都是在時代的轉捩點選擇跨出去,才會有今日的成績。

二○一四年,第二十五屆流行音樂金曲獎頒獎典禮,不論視覺設計、音效、節目編排都大受好評,但對我們這些幕後工作者來說,製作這場典禮最大的意義是與「老同學」相聚,包括負責動畫設計的徐國祚、擔綱典禮主視覺與 VCR 設計的羅申駿,以及承攬舞台設計的我們,十二年前都是東風電視台的工作夥伴,在製作人陳鎮川領導下,一起製作過多屆金曲獎,如今再度聯手,默契十足。

金曲25頒獎典禮為未來金曲盛會豎立新的標竿,它所帶來的影響力才要開始發酵。我們的共同期望是,透過高水準的典禮呈現,促進良性競爭,帶動更多新血加入影視娛樂行業。


二馬書封

 

本文摘自大藝出版《LIFE IN LIVE流行音樂與活動舞台設計幕後祕辛:從設計到現場的十年路》,大藝出版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