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欣專欄/愛國愛不完 得了奧斯卡後的李奧納多該何去何從?

0

很多人打趣說,李奧納多終於得奧斯卡後,是不是就可以去演一部喜劇片呢?答案應該是:不會。他這輩子其實一直堅持一種戲路,那就是見證美國各類移民近代史的「美國之子」,所以若不是持續此戲路,大概就是要從政了。如果你曾是《鐵達尼號》傑克迷,請不要為傑克溺死而難過,因為「傑克」這新移民,一直跟著他出現在各部電影中;你如果發樓他每部電影,就會發現:苦命的傑克根本沒死透啊!

1223260_1280x720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終於以《神鬼獵人》一雪前恥,拿下 2016 奧斯卡影帝。(圖片來源:CatchPlay)

1997 年的《鐵達尼號》寫下電影歷史里程碑,也讓被捧紅的李奧納多必須要游很多年,才能再游上岸。每個觀眾對於藝人的「不朽回憶」,通常各有定見,或許有些人仍記得他在《全蝕狂愛》中的不羈癲狂;或是《戀戀情深》中,飾演那個有發展性障礙男孩的精湛演技。但我相信多數人深深印刻在腦海,不斷翻修的不是《羅密歐與茱麗葉》中的他,就是《鐵達尼號》中深情的傑克。如同今日的金秀賢,必須面對的是,如何讓群眾記得,除了「都教授」以外的他?(即便他真的演技不錯)也一如當年戴著多樣圍巾造型的裴勇俊演了《冬季戀歌》後,就再走不出那片樹林。你一旦演活了全世界大眾情人中的最完美雛型,跨國際成為集體心中的初戀代表,就很少有人能走出這莫名的神話結界裡。

CV6edrlWcAAu4i1

《鐵達尼號》中,李奧納多的深情形象深植人心。(圖片來源:NewsCastic)

除非,你得了一個眾所皆知的演技大獎,奧斯卡就算評選標準中,始終有歧視和瑕疵,但仍是全世界普羅觀眾的最重要指標獎項;得了它,觀眾就算還認為他是「傑克」,但他總算能離開那該死的冰山,從另片冰河中爬出來得獎,從此可以「重新好好做人」(嗎?)

img_757x426$2016_02_05_16_00_19_512329

李奧納多在《神鬼獵人》中,被熊攻擊、摔落懸崖、躲進馬屍,為戲吃盡苦頭。

哥就是想為美國歷史作見證!

其實關於李奧納多的演技好壞爭論,跟熱議他是否能得此屆奧斯卡一樣多。的確,他演戲的風格與他選戲的路數,跟別的演員不同,他很少演英雄片,不演現在時興的漫威、 DC 電影,更不演太空片與災難電影,如他所說的:「我想拍的電影種類從來沒改變過,我現在做的決定跟我十五歲時沒兩樣。」

螢幕快照 2016-03-02 下午1.22.22

科幻驚悚片《 Critter 3 》是當年僅 17 歲的李奧納多螢幕處女作,飾演惡房東的繼子。(圖片來源:新線影業)

那是什麼戲路呢?他除了集點一般收集合作的名導演外,他多年來選演的劇本,更像是對美國進行一種孺慕之情的行動,除非能表現這一面,不然他幾乎都不會接演別種劇本。除了前幾年與馬丁史柯西斯的《紐約黑幫》《神鬼玩家》《隔離島》;在《強・艾德格》增胖——雖然那時原本就發福——扮禿頭演情報局長胡佛;與諾蘭合作的《全面啟動》;與昆丁塔倫提諾合作的《決殺令》中,飾演蓄奴莊園的主人;到後來與金獎擦身而過的《華爾街之狼》。

1376307282

巴茲魯曼執導的《大亨小傳》,被視為是對美國夢的一記警鐘。

他從鐵達尼號「下船」,看到自由女神後,就一直扮演各種極致美國夢與它的泡影,包括他演得「很用力」的《大亨小傳》。李奧納多始終都扮演著以一介草民身分,闖關美國金錢與階級遊戲的小人物,「傑克」這個新移民角色,持續陪他轉生在各個不成功、必成仁的角色中。是的,他幾乎每個角色都是這類不成功就完蛋了的賭徒類型。

演遍各式各樣新移民 「傑克」借屍還魂

電影《寂寞公路》中,美國作家大衛福斯特華勒斯曾說,美國夢總是讓人往極端的路上走去。而李奧納多多年來的戲路也正好與此呼應,明知道得到了也沒怎樣,卻像被催眠似地,一路往嘲笑自己得到的東西的路線前進,例如《血鑽石》,大量嘲諷美國夢的投機心態在他的演出中呈現;但也因此,他的表現相對受限。

pr5buiusvt

《血鑽石》揭發鑽石來源背後的血腥真相,例如非法開採和交易,上映時引發鑽石商的抵制。(圖片來源:Warner Bros. )

李奧曾表示,自己從小住在離好萊塢很近的地方,父母是德國與義大利的移民後裔,因此在貧民區長大的他,始終感覺離好萊塢非常遙遠,於是他從小就在不斷試鏡與被打回票的輪迴中度過,就算紅了也感到格格不入。有幾分像「傑克」因貧困而一博翻身的新移民心態,他一直在自己扮演的不同的角色中借屍還魂、反覆重生,包括傳聞他可能接拍改編自名著的《白城魔鬼》,故事見證 19 世紀成為犯罪溫床的芝加哥,也是風華與罪惡共生的投機天堂,對美國當年的清教徒治國風氣與私酒猖獗進行善惡辯證。

為何之前奧斯卡很難頒給他?

由於李奧納多的角色過度聚焦在美國與中下移民階級心聲,人們很難對他有別的戲路想像,也很難評斷他演得如何,因為對角色形象的過度執著——他可以為了等劇本,而三年不接別的戲——也很少接演輕鬆戲路,一輩子直直往美國夢的金光與幻滅衝去,每個角色都企圖見證近代發展史。像李奧這樣完完全全的「美國之子」,很少在戲劇圈中出現過,幾乎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孺慕演法。也因此,李奧納多除早期的《全蝕狂愛》,化身為法國詩人韓波,之後的戲路都徹底成為美國近代史縮影,包括最近令他得獎的《神鬼獵人》又何嘗不是?發生在 18 到 19 世紀,涉及新移民與原住民的大屠殺歷史。

螢幕快照 2016-03-02 下午2.07.01

《全蝕狂愛》中,李奧納多飾演十九世紀法國詩人阿蒂爾蘭波。(圖片來源:Mttime

因此,美國奧斯卡很難給他,因為相對於演技發揮度比較寬廣的其他演員,李奧納多這輩子只有一個戲路,只是夠不夠癲狂?但奧斯卡也不可能不給他,因為這條戲路上,也只有他深耕,李奧納多等的只是山姆大叔像爸爸一樣的認可。

螢幕快照 2016-03-02 下午2.05.06

「山姆大叔」是美國及其精神的具象化。

李奧對這「父親」的矛盾情感,會持續發酵在他的戲路上,不然這麼個愛國法,接下來就是要從政了。如果你曾經是《鐵達尼號》的傑克迷,請不要為他凍死而難過,因為「傑克」根本沒死過啊!

延伸閱讀: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馬欣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