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欣專欄/從 MP 魔幻力量,看現代偶像職災

1

台灣偶像的歌必須樂觀而正面,要肩負起帶給人正面力量的神奇使命——是在演英雄片嗎?又要每天燦笑如花車遊行,如被貼上符咒的乖寶寶。我們到底需要多少模範生在檯面上,才以為自己孩子不會變壞,如此這般昧於現實的生態,造就了一連串的偶像崩壞,或是可以說我們也等著同時預估了偶像的崩壞。

日前頗受歡迎的 MP 魔幻力量,其中兩名團員因為三角關係、巷弄掀衣事件、隱婚劈腿,加上主唱因創作壓力暴發憂鬱症等原因,重創這個團體長久以來的偶像形象;但其實這在國外也屢見不鮮,傑尼斯旗下藝人也曾不只一次傳出性醜聞、深受歡迎 BIGBANG 也曾有過染毒風波。事件的後續處理,除了看經紀公司夠不夠力,是否大到能讓媒體輿論止血,另一個也令人玩味的是:台灣是否能接受所謂「有瑕疵紀錄」的偶像,還是台灣基本上仍只能接受乖寶寶給小孩崇拜的偶像?

maxresdefault

《 MP 魔幻力量》主唱廷廷(右二)患有憂鬱症,嘎嘎(右三)、阿翔(左二)相繼爆出桃色醜聞,風波不斷。

其實偶像爆發這些感情事件或是醜聞,全世界皆然,麥莉希拉甚至得要搗毀掉自己的迪士尼乖孩子形象,大跳上空舞,對前輩放話,用激烈手段來砍掉重練自己的演藝事業,大家都知道那段時間的「瘋狂」,是她選擇重建形象的下一步規劃;而另一個迪士尼出身偶像小甜甜布蘭妮,則是無法砍掉重練,所以做出直逼自毀的痛苦告白。

寫到這裡,我必須說,我不是要公審這些偶像行為的對與錯,那個在網路吵也不會有結果;而是如果套用張愛玲的名句:「如果你認識以前的我,或許你可以理解現在的我」。身為一個偶像,以台灣而言,到底有什麼職災?為何偶像必須接力附身在模範生好形象中才能存活?

340271

原為迪士尼小天后(左)的麥莉,以大膽、瘋狂作風顛覆乖寶寶形象(右)。(圖片來源:sensacine

台灣偶像是如「貼符」般的操作 必須唱「週記歌」

台灣跟其他國家演藝圈不太一樣,其他國家偶像可以有怪怪的妝扮、甚至在某些範圍內,可以容許人性存在的怪怪行徑,如傑尼斯的綜藝節目,偶像照樣可以扮醜耍怪,韓國偶像也可以在歌曲中輸入叛逆訊息。但或許台灣因為「民情保守」,偶像歌曲通常不能有叛逆味道,更不要提妝扮怪怪壞壞,或像韓團一直更改不同風格妝髮;我們的偶像一出道,就像在頭上貼了一個「乖寶寶」符咒,或現在「進化」一點,貼上「我是文青」的符咒,然後就再也拿不下來。

台灣偶像的音樂必須樂觀而正面,就算有點悲傷,但仍要肩負起帶給人正面力量的神奇使命(是在演英雄片的概念嗎?)於是乎,他們的歌非常難做。如果只是兩、三年的歌曲產量,也許還可以維持後青春期之假天真,並充滿希望往前走之不管怎樣都要如此的歌。但三、五年之後呢?人有一定的閱歷與挫折,還能寫出類似週記一樣的歌曲嗎?

週記文就是無論扯什麼,最後都要寫出「不管怎樣,我都要改進,未來會更好」之類云云,不然會被老師叫去問。台灣偶像歌曲就是這樣,旋律節奏給歌迷聽,會輕飄飄又蹦蹦跳就好;但歌詞——抱歉,是要給家長看的——於是就有不知所云的「週記歌」。這種歌唱久了,會不會有職災?就像週記寫了一年,還要你每天朗讀出來,職災是一定的,你的內心會很想反撲,但台灣是不允許的。相對於韓國偶像歌曲,如 BIGBANG、EXO 等團體的歌曲,我們仍停留在勵志或灑狗血的內容,跟我們的教育一樣,是大量修剪本性,而非唱出血肉;MP 魔幻力量其實之前也曾唱過〈彩虹黑洞〉,企圖表達他們的心聲。

走不到盡頭的年齡荒野

台灣的偶像無論幾歲,你鬍子都要刮得很乾淨、打扮都要很清新,必須配合粉絲年齡,簡直就像安達充的漫畫,停留在「那年夏天,我們共同追的男孩與女孩」,就算那人已經當爸爸了,都要「停留」在 17 歲那年。這全世界,只有我們如此這般喜歡「那一年管你哪一年,都要像我們當時追的人」的情結,我們的偶像不能長大;於是偶像長大後,常常會歪掉或出個醜聞,亦或是乾脆消失,如張棟樑帶著無邪笑容逐漸遠離,諸如此類的偶像消失案例很多,那笑不動的悲劇,永遠無法拿出真材實料表演的制約,如當年「飛輪海」一定要演高富帥,言承旭到現在也還是無法脫離那「杵在那裏」的迴圈。

偶像過了一個年齡,就像人生必須重複玫瑰、花車、大遊行,不斷笑容可掬;除了這個,發現其他的特質,別人都不要時,內心是非常折騰的。聰明如林宥嘉,剛結束《超級星光大道》出道時,發現人們把他當成萌偶像,後來娃娃臉的他,在拍照時也盡量不以笑容當包裝,因為這一裝就回不了頭。裝年輕或許不難,但你知道難的是:這輩子都要停留在「那一年」,形同只能等歌迷迎頭趕上地長大,然後遺忘你。就算是再怎麼高所得,這都是一種精神上與創作上,都綁手綁腳的職災。

4710736833525

林宥嘉甫出道時,便不走賣萌陽光風。

砍掉重練才有希望嗎?

這麼堅固的乖寶寶符咒與笑容標本形象,在國內外,很多人甚至不惜破壞自己的「外表」,以獲重生,就算李奧納多狄卡皮歐,之前演過《戀戀情深》這樣的佳作,但一個《鐵達尼號》就把他定型了十年,必須刻意靠著種破壞外型的角色,才能離開「沈船的傑克」命運;其他如基努李維裘德洛,甚至已逝的希斯萊傑,都要靠一些決定性的破壞長相角色,來換得轉型的一絲機會。

134

男主角李奧納多在《鐵達尼號》中的深情形象深植人心。

但反觀台灣,幾乎沒有這種強大的轉型角色,於是你可以理解麥莉希拉、小賈斯汀琳賽蘿涵柴克艾弗隆,或是 MP 魔幻力量等,出現一連串走鐘行為。「偶像崩壞」這件事情並非個案,而是群體一連串的行為與他們的職災,這背後固然有不愛惜羽毛的問題,但內心想砍掉自己「模範生」形象來重生的欲望,總是會有的;這並非有計畫,而是一種想下神壇的內心反撲。美國偶像賽琳娜戈梅茲凡妮莎哈金斯曾靠清涼電影《放浪青春》,以身體宣告自己長大以明志;這樣或刻意或玩火自焚的偶像偷渡行為,有的人可以轉型,有的人只是想自由又不敢,這一切可以被理解,但能不能原諒是粉絲的事。

如今常把「偶像」當成一個貶抑詞,沒事總有人往他們身上丟石頭;但若不在其中,又如何知道這一行一燦笑,就要背負的「歷史原罪」?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馬欣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