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找回神話中的人性

0
20160129182220803

相比前作《大鬧天宮》,《三打白骨精》不僅口碑完勝,票房也只落後於周星馳的《美人魚》。

繼前作《西遊記之大鬧天宮》惡評如潮,從劇情、角色、選角到特效都接近「坑爹」的等級後,原班人馬包括導演鄭保瑞、《神鬼奇航》特效團隊等今年再度推出續作《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在原本幾乎沒人看好的情形下,它卻展現出全面進化的企圖與決心,不但跟《大鬧天宮》不是同一等級的作品,即使放眼當代中國經典現代改編,它都是相當值得肯定的作品。雖然仍有一些先天原著障礙無法突破(或者放棄突破?),但用心地找回這些已接近刻板印象角色們的人性厚度,已屬不易,而選角特別恰當的唐僧、白骨精、豬八戒更是加分不少,讓它成為足以跟《西遊:降魔篇》分庭抗禮的佳作。

把故事從頭說起  舖寫出角色的互動與人性

《三打白骨精》從片名看起,像是直接切入特定師徒冒險章節,實際上腳本十分用心,刻意從師徒相遇說起,還原唐僧最原始的樣貌:對旅途與未知有所恐懼、對自己力量無知卻天真樂觀的平凡人。隨著劇情推進,也看得見孫悟空和唐僧之間如何各自固執,卻又對彼此釋出善意,師徒之情透過兩人生動的台詞與深情的互動慢慢積累,而不是硬加上去的必然如此。

螢幕快照 2016-02-21 下午6.43.37

此次唐僧由馮紹峰扮演。

此外,《三打白骨精》在劇本的精琢上,重新找回這些角色的人性,唐僧個性成功被重塑,將天真與理想融鑄一爐,即使蠢,多數時候也蠢得很可愛;孫悟空是正常發揮,可以看得出他的執著、智慧、能力與衝動;豬八戒的自戀與垃圾話、沙悟淨的淡定和直率都成為鮮明的角色形象;當然還有最重要的反派:白骨精,她的個性與動機都很聰明地被轉化,使得這個反派有個性也值得被同情,不只是西天上又一個想吃唐僧肉的妖怪,她求的不是相對虛幻的永生,而是超脫輪迴不想做人的執念,透過劇中對其前世的舖陳,以及劇情前後呼應的可怕人性,她的執念變得跟唐僧、孫悟空的一樣可以理解。至此,在劇本面上繳出了精彩故事的新編成果,只要執導與演出都能正常發揮,已立於不敗之地。而此次的選角、扮相、演出與執導都頗為穩健,一部水準之上的商業賀歲片就此誕生。

融貫中西的造型與特效  居功厥偉

相較於前作《大鬧天宮》背景硬要好萊塢團隊做出純中國式想像,出現不少違和感,此次白骨精背景得以拉到西域,以中西融貫風格處理整體造型,雖然全片仍有少數特效有違和感,但因為風格一致可以很快忽略。舉陳慧琳的觀音扮相來比較,前作時照搬一般白衣觀音的造型髮型,但跟長相現代的陳慧琳不是特別搭,跟其他天神華麗的造型也不在同一個邏輯上;這次的觀音造型既保留核心觀音元素,又添加現代元素,配飾上也有所調整,與華美的西域及白骨精相互呼應,也讓觀音與白骨精間的黑白對比更加鮮明。這些細節在在顯示這次劇組對細節的掌握夠高,對於前作的槽點有下功夫改進。

螢幕快照 2016-02-21 下午6.41.15

陳慧琳的觀音扮相,左邊為前作《大鬧天宮》、右邊為《三打白骨精》。

另一方面,武術指導洪金寶顯然比擅長拳腳的甄子丹更適合擔任空中武打的設計,雖然《三打白骨精》中只有最後一場動作戲比較吃重,但前兩次的點到為止也一定程度上取得了特效與動作之間的平衡,讓並非武打出身的鞏俐在特效掩護下也能打得漂亮。

_08MC004_

鞏俐這次飾演白骨精,從上妝到武打都要吃上不少苦。

整體而言影片從劇本到執行都展現出誠意與水準,但少部分先天限制仍無法突破:觀音總是扮演救世主的角色挽救唐僧與整個故事;唐僧依舊學不乖,與悟空的衝突總是太快判定他的罪行,讓人難以置信,但這些已算是瑕不掩瑜。如果還有續作,希望團隊能再花點巧思讓這些衝突與轉折更顯合理,也許就能進入經典之林了。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