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奧斯卡獎──白人限定的頒獎禮

3
照片1

《週末夜現場》對奧斯卡的提名爭議極盡嘲諷。

從本月十四號奧斯卡公佈提名名單開始,延伸出來的種族問題(以及  #OscarSoWhite 的標籤)幾乎已經淹沒了提名的喜悅;即使有著聲勢看好的強片如《衝出康普頓》或《金牌拳手》,連續第二年,奧斯卡的幾個重要獎項: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女)主角以及最佳男(女)配角幾乎清一色由白人佔據,演員類獎項甚至一名黑人演員都沒有,讓今年的主持人克里斯洛克直接嘲諷今年的奧斯卡是「白人的黑人娛樂電視大獎( White BET Awards )」。而上週的《週末夜現場》更乾脆把每部提名片修理一番,然後把大獎頒給「白人們」。
《週末夜現場》節目大肆調侃奧斯卡延伸出的種族問題。

很遺憾的,這個現象並非偶一為之,即使將時間拉回 2011 年,從導演、演員到編劇, 45 名提名人是一片雪白,連一名少數族裔都沒有( 2013 年的《自由之心》雖成功奪得奧斯卡最佳影片,但議題依舊不出好萊塢的黑奴歷史脈絡,男主角奇維托艾吉佛也與小金人失之交臂)。直至今天為止,這個話題絲毫沒有退燒的趨勢,除了影人如史派克李威爾史密斯潔達蘋姬史密斯等陸續宣布會要杯葛奧斯卡,影藝學院也誓言針對此一問題做出調整,希望在 2020 年將女性與少數族裔成員提高到現有的兩倍。但這樣的做法是否能改變現有問題,恐怕還是未定之天。

照片2

去年才接下榮譽奧斯卡獎的史派克李,今年已確定不會出席。

當然,身為種族歧視總是隱微且不自覺的台灣人,一般觀眾會問的第一個問題往往是:這關我什麼事?的確,一般大眾的想法往往是獎應該要頒給最好的選擇,而不是最政治正確的選擇,今年的影后提名人之一夏綠蒂蘭普琳便直言不諱地表示關於種族議題的辯論是「對白人的種族歧視」( Racist to White ),掀起軒然大波之後再透過聲明表示,自己的意思是「在一個理想的世界,每個演出都能有被公平考量的機會」。但這些演出真的有可能在不被歧視的情況下,做出公平考量嗎?

照片3

今年引起軒然大波的提名分布。一。個。黑。人。都。沒。有(圖片來源:theplaylist)

要探討提名裡頭的種族問題,首先得先理解取得影藝學院會員資格的方式。根據影藝學院本身網站,會員資格乃是以推舉制度,而非申請方式產生。每個候選人必須先要有(一)兩名現行會員推舉,一名會員一年只能推舉一名新成員,且只能推薦所屬部門(舉例來說,演員只能推薦演員,剪接師只能推薦剪接師,電影公司經理人只能推薦經理人,以此類推)的名額。(二)你(妳)也可以獲得奧斯卡提名或得獎,這樣可以自動取得會員而不需推薦。若是經由會員推薦,候選人還要經過理事會審核,才能通過邀請,且在新的制度下,每個新會員的投票資格會在十年後重新審核,若在十年內未參與電影製作,亦或沒有充分行使投票權,則投票資格有可能會被取消。

然而,根據《洛杉磯時報》在 2012 年的研究,在 5765 名具有投票資格的會員中, 94% 是白人, 77% 是男性,黑人僅占整體比例約 2% ,拉丁裔則連 2% 都不到。經過 2013 年的調整,白人與男性的比重分別降至 93% 與 76% ,年齡卻上升到 63 歲。相對的,在美國總人口中, 13% 是黑人, 17% 是拉丁裔。另外,奧斯卡會員的平均年齡為 62 歲, 50 歲以下的僅占 14% 。由於過去會員為終身制,就算你已經轉換跑道甚至幾十年沒有參與電影製作,你還是擁有投票權──文章便提到有的成員甚至已經跑去開了雜貨店,甚至投身神職,但依然會參與投票。

照片4

曾拿下奧斯卡影帝的丹佐華盛頓,也是呼籲奧斯卡應反映族群現況的演員之一。

換句話說,即使每個成員都強調奧斯卡需要能夠反映所處環境,但如洛杉磯時報數據所指出的,當白人不但佔了影藝學院幾乎每個類別的 90% 名額(即使相對最低的演員類也有 88% 是白人),就核心類別(包括想出故事的編劇以及決定哪些電影可以拍的電影公司經理人)來看,白人佔的比例甚至高達 98%,則所謂的種族平等,恐怕依舊只是海市蜃樓。

相對的,近年來蘭普琳所謂的「在一個理想的世界,每個演出都能有被公平考量的機會」,似乎在小螢幕更為明顯。從聚焦華裔的《菜鳥新移民》、印度裔的《不才專家》、拉丁裔的《貞愛好孕到》、女性故事的《勁爆女子監獄》,黑人為主的《喜新不厭舊》、《嘻哈世家》,到呼風喚雨的金牌製作人珊達萊梅斯,即使白種男性為主角的影集仍佔了大多數,多元族群仍成功在近年的電視圈成長茁壯,帶來無數個雖然與過往經驗截然不同,但同樣精彩的故事、演出與製作。這正是為什麼種族議題對我們依舊無比重要:即使在大銀幕上看見取材自我們自己日常生活的故事本身有一定難度,種族問題仍剝奪了我們看見不同類型故事與題材的機會,相對更難讓同樣值得獎勵的演員或團隊有發光發熱的機會。

照片5

希望像《不才專家》裡頭一名華裔一名印度裔演員的演出場景,有一天不會再有任何人覺得特別。

當然,解鈴還須繫鈴人,一如史派克李在其杯葛奧斯卡聲明裡說的,面對今天奧斯卡的問題,「⋯⋯真正的戰場還是在片商與電視台的經理人辦公室,正是在這裡頭,這些有『放行權』的守門人可以決定哪些電影可以拍,哪些可以放水流,哪些可以吃 X。⋯⋯事實是,我們不在這些房間裡頭,而直到少數族群也能參與其中,奧斯卡的提名依舊會是白的發亮。」

延伸閱讀:

Unmasking Oscar: Academy voters are overwhelmingly white and male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