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變色龍 vs. 時尚鬼才── David Bowie與Alexander McQueen的跨界對話

0
bowie@mcqueen

設計師 Alexander McQueen (右圖)曾幫 David Bowie 設計服裝。

翻譯/Afore

在大衛‧鮑伊( David Bowie )過世後,悼念文章湧現,這篇於 1996 年刊登在《 Dazed & Confused 》雜誌的文章,記錄了大衛‧鮑伊和也已離世的英國設計大師亞歷山大‧麥昆( Alexander McQueen )在當時的對話,傳奇訪問傳奇已成絕響,如今看來,更是唏噓。

大衛‧鮑伊不僅是音樂界的先驅,也是時尚界的指標,他的服裝和想像力突破性別界限,並跨足不同風格、不同國家、甚至不同時代,而他的百變造型也對瑪丹娜、女神卡卡等人影響甚鉅。

大衛‧鮑伊從不畏懼展現自己陰柔的一面,他曾在舞台上穿著將纖細身材展露無遺的緊身衣,更曾在專輯封面以一身絲質長裙示人。對大衛‧鮑伊來說,服裝是表演中一項非常重要的元素,他表示:「當我上台表演時,我會盡可能讓整場表演以最完美、最有趣的方式呈現,我指的不僅是唱歌、移動身體而已。我認為如果真的想要讓觀眾享受表演,那你就必須把服裝這部分也考慮在內。」

bowie-earthling

David Bowie選擇以這套英國國旗為造型的長版夾克裝當作《 Earthling 》專輯封面照。

大衛‧鮑伊最著名的服裝之一,是由英國設計師亞歷山大‧麥昆為他設計的、以英國國旗為造型的長版夾克,這件夾克後來還曾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及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 V & A Museum )展出。當年大衛‧鮑伊在報章雜誌上看到亞歷山大‧麥昆的作品後,就決定要請對方幫他設計衣服。

合作初期,亞歷山大‧麥昆還不甚出名,但隨後,這位出生於勞動階級家庭的設計師靠著源源不絕的創造力一步步往上爬,成為英國時尚產業的舵手。亞歷山大‧麥昆不但帶動了低腰牛仔褲風潮,他也是敢在時裝伸展台加入鳥籠、蝴蝶、翅膀等戲劇類元素,並在模特兒臉上彩繪誇張妝容的第一人。時尚設計師史考特‧韓薛( Scott Henshall )曾指出,亞歷山大‧麥昆「創造的不僅是時尚,而是一幅壯觀的場景」。

Savage-Beauty

Alexander McQueen設計的服裝充滿了戲劇元素。

在《 Dazed & Confused 》第 26 期雜誌中,英國青少年文化的兩位掌門人透過電話隔空對談,這篇文章另附有攝影專輯,這些攝影作品由凱特‧英格蘭( Katy England )負責造型,並由凱瑞娜‧米勒( Karena Perronet-Miller )負責攝影及服裝。這段訪問是在 1996 年進行的,當年亞歷山大‧麥昆也被指定為擔任紀梵希( Givenchy )的首席設計師。以下對話由大衛‧鮑伊主導展開。

這段對話是透過電話完成的,一直以來,這也是我與亞歷山大‧麥昆的聯絡方式。我們在過去一年多來已經共同完成許多計畫,但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面。當天是一個美好的星期日下午,他正在格羅斯特郡翠綠的小山丘上拜訪朋友伊莎貝拉‧布蘿( Isabella Blow )。鈴~鈴~鈴~

大衛‧鮑伊:你是同性戀嗎?你有吸毒嗎?(笑)

亞歷山大‧麥昆:是的,兩個都有。(大笑)(亞歷山大‧麥昆在 2000 年與當年 24 歲的同性伴侶喬治‧弗西斯( George Forsyth )結婚,喬治‧弗西斯是位紀錄片導演。)

mcqueen & george

Alexander McQueen(右)曾跟同性伴侶 George Forsyth 結婚。

大衛‧鮑伊:所以你都用什麼毒品?

亞歷山大‧麥昆:一個叫查理的男人!

大衛‧鮑伊:你覺得這對你的設計有影響嗎?

亞歷山大‧麥昆:沒錯,這使我的設計更古怪。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朝自己腦袋開一槍。(他指的是在佛羅倫斯雙年展中,尼克‧奈特( Nick Knight )為他拍攝的其中一張照片。而亞歷山大‧麥昆長期受憂鬱症所苦,在 2010 年選擇以上吊結束生命。)

大衛‧鮑伊:有一回,我請你為我做一件指定色彩的專屬夾克,但你寄給我的卻是用織棉做成的、完全不同色彩的設計,老實說,那件衣服真的滿漂亮的,但你是如何在一個更強調整體性的世界中存活下來的?

亞歷山大‧麥昆:我不會身處於一個合作的世界中。

大衛‧鮑伊:即便你接下來是為紀梵希這類大型時尚品牌工作?

亞歷山大‧麥昆:沒錯。

大衛‧鮑伊:那你是如何在這種環境中工作的?你會不會覺得自己將會面臨許多加諸於自己身上的量尺和規範,還是你是怎麼想的?

亞歷山大‧麥昆:嗯,是的,但你知道的,我只能照自己的方式做。這也是他們選擇我的原因,如果他們不能接受這個部分,那他們恐怕得再找其他人了。到最後,他們只會落得別無選擇,因為我只照自己的規則和要求行事,而不是其他人的。我其實跟你有點像!(亞歷山大‧麥昆後來選擇在與紀梵希的五年合約到期時離開紀梵希,因為他認為這個時尚品牌會限制他的創造力。)

givenchy-couture-alexander-mcqueen-fall-2000

Alexander McQueen 在 2000 年為GIVENCHY 推出的服裝充滿前衛創意。

大衛‧鮑伊:時尚在今日的樣貌,已較五到十年前大大躍進許多。今日的時尚幾乎已變成一個全新的形式,你不覺得嗎?

亞歷山大‧麥昆:的確如此,但你不能靠時尚設計師預測這個社會的未來走向,因為最終,他們設計的就只是些衣服而已,我從來沒有忘記這個想法。

大衛‧鮑伊:你是不是也曾經歷過一段時期,不論是東拼西湊、或在年輕時為了去夜店而盛裝打扮,類似這些事情,讓你可以盡情揮灑你的創意?

亞歷山大‧麥昆:的確沒錯。我會穿我姊姊的衣服,別人也不會發現,因為我會用男性的方式穿這些衣服。在我 12 歲時,我還真的把我姐姐的胸罩穿上街,鄰居當時都覺得我是一個奇怪的小孩,會對我擺臭臉之類的⋯⋯我當時就住在倫敦的斯特普尼。

大衛‧鮑伊:你是幾歲離家的?

亞歷山大‧麥昆: 19 。

大衛‧鮑伊:這使你感受到自由的美好嗎?還是你突然覺得自己變得更加脆弱?

亞歷山大‧麥昆:事實上,我當時變得非常脆弱。因為我是家中排行最小的,而我媽總是非常溺愛我,這大概也是為什麼我會變成同性戀。(笑)

大衛‧鮑伊:(笑)這在當時是個明確的選擇嗎?

亞歷山大‧麥昆:我 3 歲去柏汀斯度假時,就開始會對男孩產生遐想了!

大衛‧鮑伊:這題問題是來自粉絲的提問。你最想幫誰設計衣服,為什麼?

亞歷山大‧麥昆:恐怕這世上沒有這麼一號人物。我不覺得有任何人能享有這種特權!(笑)

大衛‧鮑伊:這可以當作我們的副標!(笑)

亞歷山大‧麥昆:嗯,我想如果你說,你的音樂是專門為這個人所寫,這會使你的生活態度受到限縮。

大衛‧鮑伊:你只希望有人可能會喜歡你的作品。

亞歷山大‧麥昆:這個人一定會出現的,這個世界這麼大。

bowie

David Bowie 當年大膽嘗試 Ziggy Stardust 形象,堪稱時尚界的指標。

大衛‧鮑伊:最後一題問題。你還有時間幫我設計明年巡演的服裝嗎?(笑)

亞歷山大‧麥昆:沒錯,我會的。我們應該見個面。我的意思是,我希望這次能真正見到你。(笑)我不希望透過電話幫你量腕圍,因為我很確信,你的腰圍一定也不是真的!(笑)(大衛‧鮑伊通常都是透過助理,將他的三圍等用電話告知亞歷山大‧麥昆。)

大衛‧鮑伊:不,不是這樣的⋯⋯

亞歷山大‧麥昆:因為,你懂的,有些人會虛構他們的長度!(笑)

大衛‧鮑伊:我只是說,我從來沒有虛構我兩腿間的長度。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