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索爾之子》:刻劃猶太人被屠殺前心理的話題作

0
索爾3

《索爾之子》以大量的胸上鏡頭貼近男主角拍攝。

文/何瑞珠

匈牙利新銳導演的首部劇情長片《索爾之子》在 2015 年的坎城影展掀起巨浪,台灣媒體可能太愛國,花了巨大篇幅在報導《刺客聶隱娘》,但《索爾之子》才是西方媒體認定的最熱門得獎片,最後也在坎城拿下評審團大獎。

I 搶攻年度最熱門電影

因為內容是關於猶太大屠殺,這題材是西方人的最愛,看過上百次也不厭倦,從《辛德勒名單》到最近的《名畫的控訴》或《亂世有情天》,感覺上二次大戰的記憶從沒離開過猶太人。這位年僅 38 歲的匈牙利猶太裔導演也不例外,他媽媽從小灌輸他猶太大屠殺史,而本片男主角則是,生平出版的第一本詩集就是關於猶太大屠殺。這兩人雖沒親身經歷過大屠殺,但畢生蒐集過的史料豐富到足以讓他們對猶太屠殺史彷如身歷其境。

導演十年前讀到一些斷簡殘篇,是集中營內有批負責幫納粹處理屍體的猶太人所留下的日記,這些幫納粹搜刮屍體財物和埋葬屍體的猶太人,竟然記錄下他們所經歷的可怕一切。他們不只目睹同胞被送進毒氣室,還得像埋垃圾似的處理死屍,而且他們還事先知道,自己過不久後也會和他們處理的屍體有同樣的遭遇。在此龐大壓力下,這組人大概發展出一套防衛心理機制,譬如說冷漠對待一切,假裝和死屍毫無關係,不然他們可能會瘋掉。

索爾2

電影視角都在男主角身上,稍遠處即呈現一片模糊,只能隱約看出人體。

電影的第一個鏡頭是糊的,後來我們逐漸適應灰暗的燈光、周圍嘈雜的聲音和密閉的空間,原來整部片的鏡頭都貼近男主角拍。他只想看到眼前近距離的東西,周遭一切都太混亂又太可怕,到處都是屍體或全身被扒光正受凌虐的同胞,他不想看到太多,所以電影的視角稍遠處就是一陣模糊,可能會看到部分屍體的腳或手,但不會有全身。然後你很快就會發現,整部片都這樣拍,我們只能存在男主角的視角,或只看到男主角,到底集中營裡有誰、是啥狀況,誰在指揮、誰在執行全都不清楚,因為鏡頭只緊跟著主角。

劇情很簡單,男主角在處理死屍時,發現一個小孩沒死,但納粹醫生很快把這意外倖存者給弄死,男主角突然說,『這是我兒子』,他要好好埋葬兒子,接著他就陷入偏執狂地瘋找猶太教士。電影曾數度質疑這並非他兒子,但也沒明說這是否是他兒子,換言之,男主角的不合理行為很可能和父子倫常無關,而是他被逼到極限引起的瘋狂狀,但這人就算瘋了仍執著於猶太儀式,甚至在他的抓狂行為可能危害到其他想逃出的人時,他也不管⋯⋯猶太教是某種偏執狂嗎?

這部電影從貼近的特寫鏡頭、有限視角的設計到無止盡的長鏡頭和密閉空間的場面調度,一切都展現出前所未見的創意,就連畫外音也產生震耳欲聾的效果,沒看到成群受虐者只聽到恐懼嘈雜聲,似乎讓我們的想像力發揮到無限大,產生的震撼竟比特效更強大。導演說,因為從沒人展現出即將被屠殺時的猶太人心理狀態,而他的敘事手法就想呈現這種心理狀態。總之,就算這是個拍過上千次的題材,但《索爾之子》的獨特視野讓此片輕易就能勝出,也成為今年話題最高的非英語片。

索爾導演

匈牙利導演拉斯洛·傑萊斯(Laszlo Nemes)首部作品便在影壇掀起話題。

II 插旗猶太屠殺產業

《The Holocaust Industry》(猶太大屠殺產業)是美國猶太裔學者芬可斯坦(Norman Finkelstein) 的巨著,大意是猶太大屠殺的記憶被用來成為以色列獲取政治和經濟利益的工具。其中一段指出,當代美國媒體花在描繪猶太大屠殺的篇幅遠勝過世上所有的戰爭,作者舉了《紐約時報》當例子。 1999 年的《紐約時報》,報導猶太大屠殺高達 273 次,一年也才 365 天,猶太屠殺這種二戰遺物竟能經常上報?但當年報導非洲的新聞只有 32 次。媒體向來都是有立場的,甚至不用去比較報導的細節,從選材就看得出孰輕孰重。

被稱為「美國良心」的喬姆斯基在紀錄片《製造共識》也舉過類似的例子。二十世紀的大屠殺何其多,譬如南京大屠殺、亞美尼亞被滅族、赤柬大屠殺、東帝汶獨立戰爭⋯⋯但關於猶太大屠殺的論述大概是以上所有屠殺加起來的好幾倍。猶太大屠殺有各式轉型正義、為罹難者正名和追討財物,甚至連追殺納粹下落都能發展成龐大論述,但亞美尼亞大屠殺的始作俑者土耳其,至今仍打死不認。其他屠殺所受到的關注,比起猶太大屠殺實在少太多了。

索爾1

關於猶太大屠殺的論述向來是西方人關注的題材之一。

相較於慰安婦至今討不回公道,德國賠給猶太人的錢起碼有 640 億歐元,約新台幣 2.4 兆,這還不包括層出不窮的紀念儀式和博物館。而以色列利用猶太屠殺慘劇,不但拿到賠款發展經濟,還強力掌控西方論述權,導致巴勒斯坦得不斷被打壓。不得不佩服猶太人的軟實力非常驚人,他們把屠殺記憶轉化成各式書籍和電影,甚至藉此形成論述霸權。

《索爾之子》是最新版的「猶太屠殺產業」重量巨作,以大膽和創意橫掃全球影壇,奧斯卡外語片獎應該是其囊中物,因為好萊塢就是個猶太人稱霸的世界。在觀看或描繪《索爾之子》之際,我似乎又在替「猶太屠殺產業」的龐大產值添上一筆,可見要逃脫這個產業還真的不太容易。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