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重擊產業系列報導】(綜藝篇)/《康熙》播完了 台灣綜藝的活路在哪?

3
康熙

蔡康永(右)與小S在《康熙來了》最後一集雙雙淚崩。

文/周政道

1月中《康熙來了》正式劃下句點,不過綜藝圈在金鐘獎前一共停掉了 13 個節目,照一個蘿蔔一個坑原則,應該要有 13 個新節目出現,但時至今日,卻只開了 3 個節目,其他的空坑,電視台選擇用重播或大陸綜藝填補,其實這 3 個新節目從收視來看,能活超過一季的,大概也只有 1 個。

綜藝節目是最接近觀眾的平價娛樂,生活中習慣有它,但它也最常被忽視。對電視從業人員而言,都深知它正逐年向下沉淪。但對觀眾來說,管它充斥陸綜、韓綜還是重播,當手中的遙控器還轉得到節目,還能放鬆工作壓力會心一笑,電視人有多慘、藝人要不要跳船離開去大陸賺人民幣,一切都事不關己。

但電視圈垮了,觀眾真的不受影響嗎?當冷水中熬煮的青蛙,到了被熱醒的一刻,已經離不開這個鍋了,再也沒有精緻、質感,甚至雋永的內容可以看了。

綜藝圈開始走下坡,和如今正蓬勃發展的陸綜拉開距離,曾有一個死亡交叉。資深製作人薛聖棻說,「詳細的時間點不清楚,但約莫在2000年左右」,大時局的不景氣連帶影響了台灣娛樂圈。近 10 年,台綜更只專注在選秀和談話節目,選秀因陶晶瑩(以下簡稱陶子)《超級星光大道》堀起,各台曾經競相複製,一陣跟風後也漸漸淡去,談話節目則因為費用低廉,隨時可以開開停停,仍在流行。

星光

陶晶瑩(右)主持的《超級星光大道》曾在台掀起一股旋風。

綜藝圈「集體內向」 引發惡性循環

惡性循環、渾渾噩噩多年,如一群人站在破了洞的大船,水雖不斷灌進來,但一時三刻只淹到膝蓋,還死不了人,於是大家仍搖扇賞景,甚至對飲吟詩。直到去年九月的金鐘獎,評審主席藍祖蔚在入圍名單公布當天幾句「創意不足、品質低落、娛樂不夠、知識沒有」欲點醒綜藝人,沒想到卻被吳宗憲拿來反攻評審,認為評審不懂綜藝的艱苦,發言是污辱了綜藝圈。

許多幕前幕後綜藝人紛紛跳出來圍攻評審,焦點被擺在「懂不懂綜藝」,而評審真正想點出的問題卻被刻意忽略。這點,可從金鐘結束後,電視圈沒有半點長進,無法有任何作為看出。中天最強的招牌節目《康熙來了》此時剛好應聲喊停,電視台雖急如熱鍋螞蟻想盡辦法要弄出同等重量、品質的新作取代,但新的餐點卻完全上不了桌,但如果能臨時就找到和《康熙》同重量的節目,那《康熙》就不叫《康熙》了。急就章成軍的《雅典娜轟趴》由阿雅、陳漢典和納豆搭檔,無論質或收視,看來都只是曇花一現的過客。今年好不容易敲定由吳宗憲與女兒吳姍儒的《小明星大跟班》接檔,在1月19日首次進棚, 成績也不會一時三刻呈現。

小明星

吳宗憲新節目《小明星大跟班》找來女兒吳姍儒(右)搭檔。

台灣綜藝圈的問題出在哪?出在從上而下的「集體內向」,電視台是一切的源頭,既保守、怯步、又投機。保守的只看短線數字,對投資怯步,最後投機打帶跑做廉價節目,節目倒了不傷元氣就再開,不然乾脆花更少的錢向大陸、韓國買節目,形成集體鄉愿。打開電視,熱門時段還有新節目,一旦到冷門時段,幾乎全是重播,然後一有人當頭棒喝,就搬出百種理由,說節目有多難做,藍祖蔚那棒,如今化入風中,除了綜藝節目常拿出來取笑,還留下什麼?

而電視台投資無法回收雖是各界口中的陳腔濫調,但卻也是真正的核心。大陸綜藝近年發展已臻顛峰,排名前 3 的網站愛奇藝也已在台營運,資深製作人焦志方深入了解兩邊發展後提出一個論點,「高投資低風險,而低投資,則招致高險」,一針見血,更一語中的。

大陸水準以上的節目幾乎都是用錢砸出來,但往往一播,就是數十億人口在看,從廣告收益、冠名贊助到周邊回收,都可以撐起這個錢造出來的娛樂事業。當你肯投下資金,人才湧入、內容豐富、卡司堅強,觀眾當然埋單,《奔跑吧兄弟》完全是抄韓國綜藝的陸版節目,就算抄得只有三成樣,但放進王寶強、Angelababy、鹿晗、李晨和鄧超觀眾會不看嗎?

奔跑

Angelababy(中)在《奔跑吧兄弟》裡不顧形象大玩遊戲。

換到台灣,年代做同類型的《白日夢冒險王》,製作單位放進王仁甫、李沛旭或阿龐當隊長,兩人後面再跟了一票新人,做得再辛苦收視就是起不來,第一季結束後,根本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季。換個角度,如果把王仁甫和李沛旭換成了胡瓜、陶子、吳宗憲、黃子佼,甚至大小S,節目會沒人看嗎?但電視台願不願意花大把鈔票去做沒把握的事?最擔心的,還是擔心投資大把鈔票找來這群人,萬一收視不行怎辦?

有人說,管陸綜那麼多幹嘛,各做各的,互不相干。但陸綜這些年早已侵門踏戶進了台灣家庭電視機,當你看慣了《中國好聲音》、《我是歌手》、《最美和聲》裡的豪華舞台、超級導師,胃口被養開了,你再回頭看製作費只有人家 10 分之 1 不到,陽春版的《超級星光大道》,真的還看得下去?說句現實的,陸綜連阿諾史瓦辛格都請來了,人家已端出龍蝦、鮑魚了,我們還在快炒蘿蔔、青菜。

好聲音

大陸綜藝《中國好聲音》導師陣容堅強。

其實玩娛樂跟玩股票有某種程度的類似,膽子愈小的人,賠得愈多,敢冒險、有想法的人,才能在股市中賺到大錢。台灣習慣小確幸,連電視圈都沉浸在這暫時不會致命,微小而確定的幸福裡,於是格局永遠難成巨人。

台灣電視台都在看數字做節目,做什麼節目最不怕賠錢?當然是談話性節目。一個談話性節目一集 20 萬就可以造出來,所以電視轉來轉去全是談話節目。一個賭徒在桌上只願意拿 2 百元出來押大小,賠了最多 2 百元被莊家收掉,口袋裡還有幾萬元留著,這把沒了,再拿 2 百押下一把就好了。但 2 百 2百 的賠,最後賠掉的不只是時間,長久下來,口袋裡的錢也會賠光。

但也有肯冒險的頻道,吳宗憲在谷底時被三立收編,主持了《綜藝大熱門》,三立給了這有線帶狀節目超高規格,每集來賓都超過 10 人以上,肯花錢的做法讓它卡司堅強。據悉,《大熱門》每集直、間接成本將近百萬,根本是當年他主持中視無線台周六綜藝《我猜》的格局,讓它一舉成為目前台灣收視最高的綜藝節目,當然它背後的團隊也是檯面上一時之選。

大熱門

《綜藝大熱門》是目前台灣收視最高的綜藝節目。

開放冠名飽了電視台  經費補助僧多粥少

大部分的電視台賠慘,於是向政府求援。這兩年,封閉幾十年的冠名問題終於在 NCC 通過下開放,只有少部分節目得到民間企業青睞,而冠名費多數進了電視台口袋,根本沒流進製作單位增加製作費沒讓舞台精緻,沒讓節目豐富。電視台拿到錢,也只是讓本來只能做一季的節目因為多了幾百萬,更苟延殘喘多活一至兩季,杯水車薪,幫忙不大。

再來,文化部終於在前年開放對綜藝圈節目經費補助,只有兩個節目拿到,包括姚元浩的《元味好生活》拿到 340 萬,和張小燕《女王密室》拿到 1890 萬。去年增加到 4 個節目獲得,分別是曾國城《一字千金》、張小燕《奇幻島世紀》、李景白製作的《水下三十米》和許效舜的《寶島茗人堂》共 3690 萬的補助,看來不少,但綜藝圈有近百個節目,補助集中在4個,對其他許多節目來說,這救命活水仍可望不可及。

高畫質綜藝類補助名單

104年度高畫質綜藝類電視節目製作獲補助名單

政府還做了什麼?近年網路發達,電視和網路接軌已是趨勢,文化部曾多次找來電視、網路兩邊人馬開座談會討論該如何合作,但座談會開完,有沒有實質成果?見仁見智,一位多次參與的資深製作人說,「文化部就像開婚姻介紹所似的,把我們彼此介紹給對方,男男女女坐下來聊一聊,只負責介紹,不負責配對,後續成不成功,不干他們的事」。從冠名到贊助到媒合,政府能做的,就是這樣。

這年來,幾家電視台都發現網路代表未來,紛紛投入人力和資源在所謂「新媒體」區塊,但都處於摸石過河,還沒辦法在雲霧中找到方向的狀態。製作人詹仁雄從前年開始,拿出自己的老本,和遊戲橘子合作建立「酷瞧網站」,已製播超過 50 個節目,內容五花八門,算是目前電視人跨足網路節目最大的先驅龍頭。此外,陶子也把自己的「姐妹淘網站」從文字立體化,也拍節目,但種類和數目不多,大約 10 個以內,算是小成本經營。

文化部既然想挹注電視、網路區塊,去年起提撥 3098 萬補助製作行動寬頻影音節目,包括曾國城、詹姆士等人的節目各領數百萬補助金。但拿下 450 萬最高補助額的詹仁雄《幹員任務》卻在得標後決定退還款項放棄得標,原因是主客觀因素造成做不出來。由於《幹員任務》案子寫得太滿,要具體實踐有其難度,文化部補助的 450 萬只佔其中不到一半,酷瞧還得找電視台出資合作。但談了半天,發現做不出來,竟發生得標後竟然棄標的狀況,詹仁雄說:「不能騙文化部的錢,既然做不出來,乾脆放棄。」

但此舉已佔去一個名額,讓其他跟著投標卻沒拿到補助的網站節目苦哈哈的望之興嘆,要再想得標,只能等明年新預算下來。酷瞧已是網站節目的大宗,仍發生這種烏龍事件,可見台灣網路節目還處於幼稚園階段,跟大陸幾家已達成熟大型網站如愛奇藝、搜狐、樂視和騰訊比起來,要學習的地方還太多,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高畫質非綜藝類補助名單

104年度高畫質非綜藝類電視節目製作獲補助名單

求新求變 內容才是王道

靠政府的補助絕解不了渴,何況商業電視台的盈虧本來就該自負,該有的心態,是努力創造機會,幾家電視台有沒有「被感覺活著」,就看它台內自製節目的多寡,肯花錢投資的野心有多大。邰智源曾說:「政府該規定,如果台內自製節目不到八成,通通叫它關門別做了。」雖是情緒話,但其實不無道理,而且製作節目時,不能用 20 年前的觀念,挖了大牌來,再請製作單位規劃內容,最終只會事倍功半,去年發生的張菲事件,就是一例。

十多年前製作人王鈞找到休息兩年的張菲,復出做《綜藝大哥大》前,當然是先挖到這張牌,他同意了,再細細量身打造適合他的內容,最後創造 9 年《綜藝大哥大》榮景。其他每個台也都如此,先挖胡瓜、吳宗憲或張小燕,再來看怎設計案子。但時代不同,舊的思維早已不適用,去年資深製作人徐嘉森花大錢找上張菲,千萬訂金都付了,原以為將開闢全新戰場。

沒想到後續一直構思不到好的節目內容,急就章的送進電視台屢被打槍,幾個月來都成不了案,最後張菲甚至惱羞成怒說:「反正我錢都花掉了,要不要做責任不在我身上。」徐嘉森弄得灰頭土臉,看來找出休息兩年沒工作的綜藝大哥張菲這招,最終極可能流局黃掉了。

綜藝大哥大

為張菲(中)量身打造的《綜藝大哥大》曾開創 9 年榮景。

胡瓜在演藝圈打拚多年,他看盡綜藝圈的起落,他提出可行方案。

他認為,未來無論電視台或製作人要做出好的節目,「就是倒過來思考,必須在找到人選之前,先把企劃案完成,然後從案子再去找主持人。如果遇上好的案子,我們會被吸引,價錢不是高不可攀,甚至降價都願意接,因為失敗率低嘛,節目好不好看,不能只有主持人大不大牌,內容當然重於一切」。

綜藝重病問題的癥結,製作人王偉忠看到的,是整個上游產業鏈出問題沒解決,是一種從系統業者開始,連帶影響電視台到下游的製作公司、藝人,「這是很大的問題,不是一時三刻能解決的」。王鈞、黃義雄則看到這些年的人才青黃不接,幾大製作公司這些年沒有懷抱理想的人進來,直接面對的,就是做不出質感、有料的節目。王鈞感嘆:「我這麼說並不公平,但如果是我的子女,我也不會讓他們進這行。」因為這行,真的看到不未來。

資深製作人,也是知名經紀人葛福鴻曾擁有一整個頻道東風電視台,她的看法和王鈞、黃義雄差不多,她說:「我們這代做節目的方式已經老化,時代不同了,年輕不會再想看我們之前做的那些節目,要如何跟上?過去那代的人已經做不出來了,而如今正身在其中的,也不一定做得好。我認為該找到全新的人,沒有過去框架、包袱,又具創意的新人進來做節目,電視才有希望。

和聲

《最美和聲》砸重金邀來歌王蕭敬騰擔任導師。

上一代的製作人揹負太多舊思維,趕不上對岸急速變化的潮流,於是製作人薛聖棻乾脆跳出舒適圈,將自己置於險地,打掉過去 20 多年的基礎,硬是到北京做了《最美和聲 3 》。那幾個月,他被央視高層罵到臭頭,不斷遭遇挫折,甚至一度想要退出離開,結果因為電視台高層一句「你為何要選擇回台灣面壁?應該留下來撞壁」而繼續接受挑戰。一季下來,他重建觀念,回台灣準備重新發酵。

過去觀眾會趕著回家看《玫瑰之夜》、《超級星期天》、《我猜我猜我猜猜猜》,討論節目單元「鬼影追追追」、「超級任務」、「真的假不了」,不過這 12 年來,大家熱衷的是《康熙來了》,如今,這些年無線台綜藝節目大家還記得什麼?在心中留下什麼印象?金鐘評審的當頭棒喝,是未來電視圈的蝴蝶效應,還是隨風而逝的灰?大家可以等著看。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siki
mobile porn
frei porno
hd sex
hd porn tube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