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欣專欄/歌手造型沒星味,為什麼台灣歌壇出不了G-DRAGON?

0

眼看要跨年了,但對跨年晚會上歌手的舞台造型,不敢抱太大的希望。往年,靠謝金燕的舞台服做出效果,更多的是過眼雲煙。平均來講,台灣這十年來歌手造型甚至比 80 年代還沒創意,表面上造型不強好像沒什麼,但這卻是我們音樂產業大退潮的重要原因之一,當年張國榮與梅豔芳合唱:「顛倒眾生⋯收你做我的迷。」,但如今歌手穿衣如做 model,是秀衣還是秀人?為何台灣鮮少有人能穿出巨星架勢?

前幾年,台灣的歌唱比賽還熱的時候,唱片公司如獲至寶般從中找素人出片,那時《超級星光大道》的重頭戲,是找造型師 Roger 來為素人選手改造形象,觀眾像等著看灰姑娘被點石成金,送上南瓜車,捧著她的玻璃鞋,從此告別死老百姓的生活。

為何群眾看歌手總有遠方親戚的心態?

王靖雯從空靈女孩(左圖)變王菲平頭模樣(右圖),突破台灣對女歌手的造型思維

王靖雯從空靈女孩(左圖)變王菲平頭模樣(右圖),突破台灣對女歌手的造型思維

其實歌唱比賽說穿了,重點不在音樂,歌喉好壞也只是其中一部分,節目會夯的核心點是家家每周打開電視,看著醜小鴨變天鵝,或心中從初賽就認養了一個選手,像以前莫名流行的「養小雞」電玩一樣,看著那人一步步成長,自己如隔壁又隔壁的遠方親戚般暗暗慶幸著

在歌唱比賽發生的很多年前,我們就一直是把歌手當「隔壁家小孩」看待,所以林慧萍總是穿著長裙唱等沒人的歌,李碧華總是低頭四十五度角,不好意思看著我們的唱歌(也是穿長裙)跟白襪子,沈雁就一直有人吹她髮梢。然後有一天突然王靖雯變成王菲,剪了一個大平頭,我們才發現原來隔了個海洋,有其他女性可以這樣打扮林憶蓮一身勁裝好酷、然後黃耀明陳慧琳在 〈春光乍現〉 MV 的明星造型讓我們看傻了,才發現我們除了劉文正崔苔青時代有玩過造型外,只剩下丘丘合唱團有過專輯概念的造型。

歌壇造型多數走相親、書呆、優質好青年三種路線

翻開台灣近代歌壇史,其他歌手多數走相親、書呆、優質好青年的三種路線,金城武要去日本才能變時髦、王力宏一定要穿得好像唱完歌,就可以到你家當家教。彷彿能討長輩緣,以及忘不掉的初戀為歌手最重要的事,除了港星熱的那段時間(郭富城梅艷芳來台後造型都會變純樸一點),帶進台灣不同的造型思維。港星熱退燒後,台灣歌壇又回到鄰里好人的思考,當然,是穿了名牌的鄰里好人。

我們是在選模範生還是選歌手嗎?王力宏穿哪一件有跟上一張專輯型不同嗎?女孩團體們十年如一日的學生妹,或仿似空姐裝,唱柔軟小情歌的女生,穿的跟早年林慧萍模式沒有什麼差別,如果美學是開發中國家的標準之一,我們的確沒進入開發中國家過。為什麼會這樣?

我們專輯缺乏完整概念,充斥未來的好媳婦與好丈夫的幻想

妹重組

台灣鮮少有歌手認真做造型,張惠妹為了推出分身阿密特認真打造全新暗黑形象

除了阿密特有呼應歌路的造型外,我們市場的歌曲面貌單一,以悲傷情歌為主,背後的面孔都是模糊的,只要能呼應失戀,或大眾情人的長相都能過關,很少人為歌手量身打造,專輯的概念也相當模糊。除了林宥嘉陳珊妮蛋堡等可以掌控音樂概念的人外,其實承認吧!我們多數市面上的作品,十首歌拼一起,概念卻七零八落,音樂本身的面孔模糊,是交給什麼打扮的人都可以唱的歌,以沒有個性的受害者歌曲為大宗,因此多數都穿得像未來的時髦好媳婦與白領好丈夫。

而主要扛起台灣大片江山的女歌手,除了謝金燕的崛起、蔡依林在 〈七十二變〉 、 〈特務 J 〉 後,每首主打都有以造型為想像外,市場大半的女歌手,都以「好人緣」的打扮居多,造型最好身兼好同學、好閨密、好媳婦、好文青(可見我們女生有多怕得罪人)。我們對女歌手造型仍屬封建思考,要討好所有的人,以致於 90 年代女歌手在有限青春之後,就多沒有立足之地,可替代性高。

蔡祖

蔡依林近年來的專輯造型張張令人眼睛一亮,左圖:《MUSE》造型、右圖:《PLAY》造型

樂風的貧血加上對名牌的迷信

事實上,80 年代歌手的造型曾有走出小家碧玉的希望,也較能呼應歌曲概念,無論是陳淑樺、葉蒨文。男生也有李亞明、薛岳陽帆,甚至更早的歐陽菲菲,都比現在還要有創意,以往唱片公司相當尊重造型師這塊的專業,之前訪問 Roger 老師時,他回憶道,滾石當年製作一張專輯,製作部分跟造型師是以合作團隊的心態在做,甚至當年李宗盛製作時,會跟他們娓娓道來專輯的發想,使得造型在前製時期時,就能互相激盪的火花,不似今日企劃好了來發包,生米都煮成熟飯,專業發揮有限。

當時的唱片公司有完整的作品概念(包括音樂定位、包裝、造型等),唱片公司至少會為了電視台錄影煞費心思,但後來電視綜藝式微後,歌手除大型演唱會,不用再以那幾分鐘的電視表演定生死,因此自華視《金曲龍虎榜》的沒落後,唱片公司開始荒廢於舞台形象的設計,反觀韓國興盛的綜藝與歌謠節目,周周考驗你,帶起了舞台型藝人風行草偃的魅力。

台灣欠缺舞台型歌手

g-dragon組

G-Dragon 舞台造型多變,也成為時尚界的寵兒

我們很少為了舞台魅力去發掘一個歌手,通常聲音可、外型不錯是門檻,平常唱商業場子練膽子,出道兩年後再為演唱會操煩造型。但舞台造型訓練有多重要?它是歌手魅力的基本功,港日韓歌手重視的都是舞台演出,因此熟悉將自己身體當作一個樂器,全身律動都是要被訓練來發聲共鳴的,只要荒廢一周,就會像運動員失去準頭,因此台灣歌手碰到大型晚會演出時,聲音常過分緊張、甚至在頒獎禮演出上,也無法駕馭自己的特殊造型。

對自己身體的不熟悉,跟無法從造型服幻想出自己各種不同角色有關,Lady Gaga 穿什麼,她的歌聲演技就像什麼,韓國的 G-Dragon 隨著服裝元素的混搭,就有不同的演出架勢,更不用說賈斯汀椎名林檎,以及百變的陳奕迅等,我們這幾年都忘了歌手是要駕馭造型服的,而不是像 model 去秀那件衣服,但如今過半數歌手在服裝面前,都是 model,而不是歌手。

張梅組圖

港日韓歌手重視的都是舞台演出,能輕鬆駕馭造型服。左圖:梅豔芳演唱會造型服、右圖:張國榮演唱會造型服

台灣男生與女生都常視自己身體為敵人,減肥、健身、拿其取悅人,只想克服它,台灣藝人也是,於是上了台發現跟自己身體不熟,舞蹈或肢體動作也因此不能像國外整齊到位。張國榮與梅艷芳曾在舞台上合唱經典名曲 〈芳華絕代〉,裡面歌詞唱到重點:「顛倒眾生吹灰不費,收你做我的迷。」巨星當如是,既然是在台上發光的人,穿破布都要開朵花來,就請別再把自己跟 model 搞混了。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馬欣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