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台玉專欄/2016台北晨曦的音符──文化局長倪重華:「領域融合是未來的路。」

0

「跨年」是倒數完、結束後就回家睡覺了,「晨曦」是希望看到未來、迎向明天,台北要往前走,不能只慶祝 12 月 31 日的結束,更要喜迎 1 月 1 日的開始⋯

▲「晨曦音樂會」柯 P 動畫版宣傳影片

文化局使用 12 個貨櫃搭出的展演場域,未來可以用組合的方式異地重組走入社區,用「移動城堡」的概念將「2016台北世界設計之都 」的計畫持續執行深耕社區,不要只是做單一次、煙火式的活動。除了硬體設施的轉戰再利用,還有包括古典、流行音樂團體、泰國搖滾天團 Slot Machine 跨界接力連續三天的表演活動外,活動結束後也將會辦理「idea Taipei」蒐集民眾意見。「 idea Taipei 」是文化局首創的公民參與模式,讓市民聲音真正能影響政策擬定,同時也能彌補公務體系創意侷限的困境。文化局在「台北聲音地景計畫」專案中,運用得很成功,讓執行工作得以順利進行,將來也會擴大運用在文化局的其他相關施政中。

▲泰國搖滾天團 Slot Machine 超過七千萬的瀏覽,哇!果然天團

從「空間解嚴」開啟──( 1987/7/15 是台灣的解嚴紀念日)

晨曦音樂會》用音符為台北市「設計之都」鳴槍起跑,故事的起源要往前回溯:

豬頭皮 謝麗金

豬頭皮和謝麗金共同主持《寶島蜜見》

1995 年,剛開台不久的 TVBS,找真言社製作了一個由豬頭皮謝麗金主持的《寶島蜜見》節目,節目開播首集在台北市政府前廣場舉辦一場演唱會,(陳水扁台北市長 1994 – 1998,註 1 ) ,國際知名的MTV 頻道當年才剛進到台灣,但影像風格和音樂表演型態,已明顯影響到臺灣的音樂性節目。現任台北市文化局長倪重華,從製作電視綜藝節目《週末派》開始,引進國際的流行文化與影音節目潮流,到成立「真言社」後,業務更聚焦流行音樂領域。後來隨著台灣政治與社會的解嚴、變遷,流行音樂的發展也呈現了一個併陳的過程,當時連「政府採購法(1999)」都還沒有施行,北市府有想法、 民間有節目配合就執行了,於是讓政府統治象徵的市府廣場就這麼解禁,意義上成為真正屬於台北市民的廣場。

青少年朋友在考後有和脫韁之驥,在飆舞區內盡情狂飆。

青少年朋友在考試後有和脫韁之驥,在飆舞區內盡情狂飆。

這場演唱會除了表演,周邊還搭了許多帳棚,引進當年全球流行的年輕人文化象徵商品如滑板等等,陳水扁市長也逐攤體驗,某種程度也開啟了政治人物走秀的新形式。「空間解嚴」是當時民進黨執政下的台北市,用形式來打破意識禁錮下的作法,接下來在 1995 年 7 月 9 日,高中、大學聯考結束後,真言社又承製了一場市政府主辦的「讓我們飆舞去」新生南路萬人封街飆舞活動。

昨晚的總統府很特別,為慶祝台灣光復五十周年,總統府廣場前搭設公車舞台,台上舞者盡情表演。

為慶祝台灣光復五十周年,總統府廣場前搭設公車舞台,台上舞者盡情表演。

共鳴時刻 工作證

《 共鳴時刻 》晚會工作證

時隔三個月,1995 年 10 月 25 日晚間,以慶祝光輝十月的光復節為名,協調到當時由軍方主導的華視出面轉播,紙風車製作的「 共鳴時刻 We Are Here 」晚會,實現了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的空間解嚴,把以前只作為閱兵使用的威權空間,提供給民間可以參與的娛樂晚會活動,將威權象徵的府前廣場破處了。而陳市長與李總統府前一會,加上市府將活動用「終戰五十」取代台灣光復,伴隨著空間解嚴也同時開啟了史觀的論戰,而真言社都以一個晚會節目執行或協調各方合作的中間者參與期間。到後來 2006、2007 年,台北有樂活的城市民謠「簡單生活節」,台中有連辦兩屆的「台客搖滾嘉年華」,演唱會將夜市廟會,電音三太子、嘻哈、流行跨界相融合。

從一場文藝小旅行發想

新市府團隊去年底剛上任,跨年第二天 1 月 2 日倪重華陪同柯市長,一早第一站就到貴陽街,先到青山宮看「台北第一街」、然後到直興市場吃了碗肉羹,計畫要如何保存原味來重建市場,第二站去了寶藏巖,一個經過十年抗爭最後以市定古蹟保存下來,成為當地居民與國際藝術村進駐共存的活古蹟保存空間,第三站到了緊鄰台北文學出版社聚落的紀州庵文學森林,這是古蹟修復再利用很成功的典範。古蹟不只是保存建物,還需要連結過去、現在到未來,紀州庵和附近的社區、學校都融合得很好,提供新的北市府未來對古蹟保存的參考。一天的文化之旅下來,柯市長對十幾二十年來台北年年舉辦跨年晚會,幾乎只是承襲慣例,感覺台北都沒有什麼新變化,基於想做點不一樣的企圖,也為即將舉辦的「設計之都」發想,於是「晨曦音樂會」的雛形就這樣誕生了。

柯文哲

柯文哲剛上任時,在2015年第二天 1 月 2 日帶著太太參觀紀州庵古蹟修復

對文化局長倪重華來說:「差別在以前是在民間,是商業行為,現在是在政府,政府必須想像未來十年、二十年台北可能的面貌,從社會各個角落、現在正在發生的生活中去找尋新的元素,加上台灣特有的族群移入史,泰緬越印菲的新移民、移工⋯必須從中去找到推動的新意涵。」

我一路都是從小眾做到大眾,因為主流是結果、大眾更是已經成功的結果,政府不需要再施力,政府應該做的是看到那些非主流的、小眾的,民間做小眾有商業風險,其成功就是豐厚的投資回報。自己在民間習慣性就是關注邊緣、非主流,到了政府更體認應該投入更多的資源,加上深刻認識到未來在科技、媒體的整合應用下,所有創作領域包括文學、藝術、表演⋯界線可能都會被打破,然而在文化局內部,感受到的仍然是每個領域之間缺乏交流、各自為政,現在大家談跨界是因為有『界』要跨,真的跨出去了以後就會不再有『界』,所以更意識到組織扁平、領域融合是未來一定要走的路。

「多元、跨界」於是成為「晨曦音樂會」的精神,將文化局轄下所有的館所(註2)、設計之都、音樂、運動等⋯全部納入,提供一個場域讓各館所交流,也讓市民能夠參與,擔任了一年的文化局長,倪局長體認要將轄下各領域跨在一起是非常困難的任務,運用這樣的活動形式創造交流碰撞的環境,起碼是一個跨界融合的開始。

公仔貨櫃展

知名藝術家李明道公仔貨櫃展

知名藝術家 李明道akibo) 在他的公仔貨櫃展出空間前受訪,其他「創意主題貨櫃」還包括黃子佼個人回顧展、五月天公仔展等。文化館所的展覽如光點台北的「浮光掠影見隱娘」、北藝中心的「三人汽車行動劇場」,都展現了官方藝文場館少見的行銷創意。

註 1:

1994 年 12 月 25 日就職的台北市長陳水扁,當年底就在市政府中庭舉辦了「市民之夜」跨年活動,但真正最接近現在形式的跨年戶外演唱會,是在次年 1995 年底於遠企廣場舉辦的《計時許願跨年晚會》,由市政府、台北之音、傳訊電視(今中天電視)和遠企大樓聯合主辨, 再次年 1996 年底跨年晚會移師市府前廣場,從此開啟廣場前跨年倒數的慣例,直到 2004 年底舉辦的《 2005 臺北最 HIGH 新年城》開始結合當年開幕的 101 大樓煙火秀,才變成現在大家熟悉的跨年演唱會。

註2:

包括臺北市立美術館台北當代藝術館中山堂、台北之家-光點台北西門紅樓台北國際藝術村寶藏巖國際藝術村松山文創園區、連尚未營運預計 2017 年開幕的表演藝術中心,都將到《晨曦音樂會》位於大佳河濱公園的貨櫃展演會場擺攤,除了集中向市民行銷這些台北市的文化館所,也讓館所間相互交流。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