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欣專欄/重估「失敗」的商業價值,日本小生撐起魯蛇經濟

3

時代愈不景氣,日韓與美國愈需要「衰可衰,非常衰」戲路的演員,有人可能會問:「我們為什麼會需要這樣類型的演員呢?」除了這才是成熟的演藝圈外(廢話),重要的是,我們之前的戲劇都設定主角不該倒楣,所以最後都化險為夷或加倍奉還,但其實現實生活中沒有一個人倒楣是特別的,停止無止盡的討拍劇吧!這歹年冬,寫實劇已是各國正在進行的王道,不能只有我們還在顧影自憐。

不知為何,台灣的戲劇,主角再怎麼衰,總要強調最後的逆轉勝(是否是因為歷史課本上總是暗示我們國運衰了很久之故),使得幾十年來(大概從包青天時代就開始)人們總帶著看棒球賽心情,總之要有種與眾多陌生人每周為主角一起加油、電視機前滿載著「不能輸」的味道,或者是婆婆、叔叔跟阿姨總堅持好人一定要有好報,壞人一定要很慘的結局,才能混得一頓安神睡覺,於是別國打壞人的劇在台灣也很暢銷。

FotorCreated

▲中國劇近來也益發狠辣,如圖左《甄環傳》、圖中《琅琊榜》、圖右《羋月傳》

但這樣的情況,也持續了好幾十年,卻總還是好人有好報(才有鬼)的戲,還好日劇、美劇陸續進來,舒緩我們這種原本就是緊張咖的觀眾。外國劇好看在於把話攤開講:衰是很正常的、失敗者又不是只有你,《冰與火之歌》腥風血雨就是勝在無論你再怎麼爭氣,也得在刀口上過活;日劇從《白色巨塔》到《民王》都在揭露你以為的善惡很可能是騙局、日本電影更是寒風刺骨地拍出颼涼現實;韓劇雖然之前大量造夢,後來也拍了較寫實的《未生》、《皮諾丘》等。而近來中國劇也益發狠辣,如《甄環傳》、《羋月傳》、《琅琊榜》,骨子裡玩的都是句踐復國的心理(看來也有著傷很大的歷史情結)。

如今只有台灣連拍廣告都是暖呼呼的「工具人」,頂多是逞口舌之快的百年家庭劇,或偶爾把女生點為惡女、剩女就已經是突破,但對人生現實面,總是輕描淡寫,難道真把觀眾都當成是「玻璃心」嗎?

以前這種打都會劇之名,行浪漫之實的劇或許能受歡迎,但在當代,這樣的戲已經不到取暖的程度,不是砸重本如韓劇造夢,就是必須正視「失敗」在現今各國戲劇中的魅力。日本長年來因改編漫畫與日本社會寫實小說,使得他們的戲劇小生即使是張偶像臉,但也有不少機會演出社會寫實戲,加上這幾年傑尼斯小生不再全面稱霸,竄起了更多樣化的「魯蛇」系小生,除了小田切讓的親民戲路,以下幾位也演活了死老百姓的人生而大放光芒。

染谷將太

   ▲染谷將太在最近新作《爆漫王》中演出又邪又宅的天才新妻惠一兒

▲染谷將太在新作《爆漫王》中演出又邪又宅的天才新妻惠一兒

如果你有留意這幾年的日本電影,就會發現到哪裡都看得到他,從 2014 年不斷擔綱一線主演,包括《哪啊哪啊神去村》、《寄生獸》,到最近的《爆漫王》中演出又邪又宅的天才新妻惠一兒,以及為動漫大師細田守怪物的孩子》主角九太配音染谷將太一路演活不成才的中二生,以及各式各樣的魯蛇與宅魂男,各種觸及社會議題的邊緣角色,如今演活動漫界傳奇的角色新妻惠一兒,被譽為「神還原」。以目前紀錄來看,有他的名字,合作團隊都不差,原著改拍也不至於太走樣偏離,是已取得尊重的演員。

松山研一

松山研一

▲松山研一演出《死亡筆記本》中 L 崛起

從《 NANA 》、《重金搖滾雙面人》、《死亡筆記本》中的 L 崛起的松山研一,明年還有一部大片《憤怒》要上檔,是韓籍導演李相日繼《惡人》之後第二次翻拍吉田修一的小說。卡司集合了渡邊謙、松山研一,以及妻夫木聰等。自從演出電影《挪威的森林》後,松山研一也常擔當知名原著改編,自稱受不了東京的他,離群的憂鬱氣質營造出天生不主流的魯蛇氛圍。

神木隆之介

神穿

▲神木隆之介因在《聽說桐島退社了》這一幕,成為新一代的魯蛇代言人

明明就是個美型男,在戲裡卻能發揮了強大的冏實力,在《聽說桐島退社了》用攝影機拍殭屍菁英同學的那幕,讓他成為新一代的魯蛇代言人。他 2 歲就開始演戲,並且是廣告人氣童星,從小被日本視為「天才子役」的他,近來演遍了幾部熱門片《要聽神明的話》、《神劍闖江湖》等,最近跟佐藤健合演了《爆漫王》,只要戴上黑框眼鏡,他就可以遮去花美男鋒芒,成為非常傳神的路人甲。

生田斗真

生田斗真

▲生田斗真最近的電影《預告犯》頗受好評

說他是這幾年日本暗黑系代表之一也不為過,他出身於傑尼斯,但走紅的戲路,幾乎都是暗黑題材,除了早年日劇《魔王》中演一熱血警察(但角色小時候也霸凌同學),之後的電影《腦男》、電影《人間失格》、日劇《無間雙龍》、復仇電影《蚱蜢》(可惜這部拍壞了),加上最近頗受好評的《預告犯》,讓人完全忘記他演過《花樣少年少女》這類戲(大概也是因為不適合),姑且不論為何此人這麼愛暗黑題材,但身為重金屬搖滾迷的他(他才是重金搖滾雙面人),似乎真要演社會題材才會活起來。

山田孝之

白夜行

▲山田孝之演過最衰的角色是日劇《白夜行》的亮司,至今仍被視為經典

他演過最衰的角色應該是日劇《白夜行》中的亮司,至今仍被視為經典,之後演出《手紙》,讓他成為作家東野圭吾筆下最傳神的衰人代言人。重點是他不只演衰角,他還很愛演搞笑劇,並且上深夜節目,評介美乳,他的演藝生涯可以說是到了從心所欲的境界,之前還演了一個偽紀錄片《山田孝之的東京都北區赤羽》,劇情是他演時代劇《砍自己》時不小心入戲太深,而產生想砍自己的精神錯亂過程。平常又會接演改編自漫畫的超白爛搞笑劇《荒川爆笑團》、《暗金丑島君》系列,讓他演技獲得更高評價(咦!)。最近在《爆漫王》中也演出漫畫雜誌的編輯,從髒亂又暗不見天日的編輯部(我看過的編輯部都是這麼髒亂),探出頭來的他,感覺還真是寫實!

以上這幾個人非常擅長「衰可衰,非常衰」的題材,你可能會問:「我們為什麼會需要這樣類型的劇跟演員呢?」,除了這才是成熟的演藝圈外(廢話),最重要的是,我們之前的戲都彷彿那角色不該倒楣,他的處境特衰所以該加倍奉還,或該跟觀眾討拍,甚至將其投影在自己身上,但其實現實生活中沒有一個人倒楣會是特別的,每個人都有他的衰。只有不再用戲劇來顧影自憐,我們才有可能不會淪為充滿怒氣的鬼島,停止討拍取暖劇吧,我們無論在哪方面都該面對現實了。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馬欣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