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台玉專欄/第十四屆金視獎頒獎典禮貼身報導

0

「娛樂重擊」第一次收到採訪邀請通知(希望引起其他單位跟進,以後通知多多益善),來自文化部的「103年金視獎頒獎典禮」,因為我們的編制相當精簡,對針對地方系統台舉辦的金視獎又知道的很少(其實一無所知,雖然已經辦了14屆,但為了珍惜第一次(KPI要達標的好習慣)於是到現場領了採訪證,認真拍照記錄然後寫稿,雖然我相信,這是篇沒有太多人會看會關心的稿,但還是要認真報導。

透過個人臉書,依序記錄了一些現場的觀察、對典禮的思考和對現場節目的批評,內嵌PO文很有臨場感(覺得這樣的報導呈現方式也不錯)。

廢話不多說,兩個感觸分享:

一、金視獎不該是一個縮小的「金」字類獎項:地方系統台受限於規模,過去節目也許無法和全國性節目相競爭,但現在連全國性的節目也都被詬病到爆,地方系統台如果能認真做好節目,沒有理由不能直取中央,直接參加金鐘獎的競爭。

現場看到一個從典禮結構、表演節目、獎項設計,都是一個縮小低階的金鐘獎複製版,除了覺得有一點蒼涼之外,更積極的思考是,如果主管單位文化部覺得,一定要單獨為地方系統台辦一個獎,那麼真正該思考的是,到底系統台的主要業務是什麼?如何設計真正鼓勵獎勵主業競爭的獎項或活動,才是正務。

二、學者無處不在:金視獎除了評審團主任委員由政大傳播學院曾國峰副院長擔任(他也是對有線電視分級付費制度相當有研究的傳播學者),現場也還看到一些重量級傳播學者的身影,但感覺就是奇怪,台灣因為採購法的標案審查制度,各個領域學者幾乎無處不在,作為掌管大部分標案審查的關鍵力量,但又似乎有權無責,實在是一種畸形的存在。不是要指責學者,他們扮演的角色是因應政策而生,但如何改善值得討論,以傳播、影視產業領域,不是讓學者往NCC參政之路而去,達到真正的管學合一;就是應該鼓勵有心學者真正投入產業,學以致用創業興利,否則,學者的工作不就是應該聚焦在教育英才和做好學術研究嗎?

民視負責轉播頒獎典禮節目:

關於作者

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