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之後,梅郎歸來── 胡歌在現實生活中上演的「男神轉型啟示錄」

0

狼胡6

文/黃采薇

在《琅琊榜》毫無懸念地成為 2015 年度中國影視圈的「劇王」之後,依邏輯判斷,緊接著劇評而來的,該是一長串波濤洶湧、直向男主角胡歌撲面襲來的花痴特寫文章。這位曾名列「中國新四大小生」之首的上海籍演員憑藉熱播劇《偽裝者》、《琅琊榜》再攀人生巔峰,是近幾個月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娛樂事件之一。

除了是人氣網路小說改編,《琅琊榜》對廣大觀眾來說最初的亮點,就是主人公梅長蘇的扮演者胡歌極其相似的人生遭遇。11 年前,以《仙劍奇俠傳》李逍遙一角御劍而來,演活了 80 後一代的童年記憶,這位本該是上海灘上最明亮的少年,卻在 2006 年事業正值巔峰時遭遇嚴重車禍,同行助手送醫不治身亡,胡歌本人臉加上脖子一共縫了一百多針,多次遠赴香港、韓國等地修整、植皮,至今右眼上仍可見清晰的疤痕。難怪大家說,「啊!這樣劫後餘生的極端經歷,實在像極了從地獄裡涅槃歸來的梅長蘇。」可走過涅槃的哪裡只有肉體,一位演員內心深處的自我修養,恐怕也是另一道難以逾越的門檻。

小鮮肉組圖

85 – 90 後「小鮮肉」開始搶灘,讓胡歌思考演藝方向。左圖:李易峰在《古劍奇譚》扮相、右圖:楊洋《盜墓筆記》劇照

如今以《琅琊榜》擁雷霆之勢再度翻紅,有點難想像其實也不過就 1、2 年前,胡歌的演藝地位還有些不上不下。李易峰楊洋領銜的 85 後甚至 90 後「小鮮肉」開始搶灘,花樣年華,青春正好,已過而立之年的胡歌雖然幾乎年年推出新作,卻再也沒有像李逍遙一樣引起轟動的角色。中國著名網路娛樂節目「關愛八卦成長協會」甚至做了一期專題,名稱就叫做「胡歌高人氣低名氣,無法爆紅的根本原因」,梳理了他從出道之初夾帶「足以讓中國男星出現斷層」的超人氣,到近年來曝光度銳減、光環不再,開高走低的演藝之路。

縱向比較上一輩 70 後的小生,或轉戰大螢幕,或參加真人秀,或乾脆沉潛數年後以「帥氣大叔」形象示人,胡歌並非沒有自己的盤算和領悟。他不只一次在訪談中聊過這個故事:2010 年農曆新年間,他休假在家,連續看了 3 部自己的作品:剛剛上線熱播的《神話》、1 年前拍攝的《仙劍奇俠傳三》,還有剛出道時的作品《仙劍奇俠傳》,卻越看越心驚。大同小異的人物設定、相去不遠的造型,脫去戲服,竟是同一張臉。原來,從 22 歲到 27 歲,在攫取「古裝王子」美譽的同時,他一直重複在奇幻劇裡扮演歡快而不脫痞氣,嘴角帶著一抹促狹微笑的俊美少年。而殘酷的是,仙俠奇幻劇有個難以突破的先天限制,它必須、也只能由青春演員擔綱,胡歌知道自己已經陷入瓶頸期,「那瞬間,其實挺崩潰的。再這樣下去,10 年後(在仙俠劇裡)我只能演『師父』了!」

仙劍湖

當年《仙劍奇俠傳》的逍遙哥哥好稚嫩帥氣啊!

可轉型畢竟不是溫馨的請客吃飯,除了主觀意志,還需要外在條件配合。至少從客觀上看,胡歌這項期盼和經紀公司的主旋律似乎不那樣契合。當初一手將胡歌捧為一線小生的唐人影視造星能力極強,長項正是仙俠玄幻和古裝言情劇,前者如《仙劍》系列,後者如《步步驚心》、《風中奇緣》,都是在市場上口碑不差,還獲得廣大迴響的作品。而作為公司「頭牌」,同時也是身價最高的男藝人,胡歌過往當仁不讓地接下男一號角色,這是唐人對他的力捧,也是他對唐人發展政策的大力支持,可如今,當拍戲不再只為了賺錢,還涵蓋期許和自我要求,儘管這些男主角一樣討喜可愛,可以痴心可以耍帥,連無賴起來都這麼無害,這些螢幕上的討喜和可愛,卻再不是自己想要的。

偏偏公司對他又有知遇之恩。2004 年,是唐人在一片質疑聲浪中拍板定案,大膽啟用當時還在上海戲劇學院讀書、幾無任何名氣基礎的胡歌為李逍遙,之後的《天外飛仙》、《仙劍奇俠傳三》,都有不俗的成績,過去 7、8 年積累出的情義和合作默契,也注定了這次生涯規劃歧異,不會是場撕破臉的出走,而是雙方相互退讓的成全。

軒胡歌

胡歌在《軒轅劍之天之痕》升格製作人,並以亦正亦邪的配角改變自己的演出方向。

2011 年,唐人製作的《軒轅劍之天之痕》開拍,胡歌升格當製片人,並主動讓出男一號「陳靖仇」位置,為同門師弟蔣勁夫配戲,一改清秀扮相,蓄起胡渣,嘗試亦正亦邪的角色「宇文拓」;2014 年 10  月,由言情小說家桐華長篇著作《大漠謠》改編的《風中奇緣》首播,同樣自家唐人出品,同樣是古裝劇,胡歌扮演的卻是肢體動作有限、情感內斂糾結,同時也需要更多內心戲的男二號「莫循」。唐人不算太多產的公司,一年出品的電視劇平均也就 2 到 3 部,而胡歌在脫離羽翼,嘗試年代戲、現代劇的同時,對自己沒有出演的唐人作品,也展現了雖未鼎力卻依舊相助的態度,例如,在吳奇隆劉詩詩主演的古裝穿越劇《步步驚心》裡,就以現聲而不現身的方式,貢獻了主題曲《一念執著》。

平心而論,胡歌算不上是天才型的演員。出道時之所以能形成空降式的超新星效應,說穿了離不開俊美秀逸的古裝扮相和討巧可喜的人物設定。「李逍遙」一角之所以深入人心,與其說是 4 年大學表演系訓練的功底大發威,不如說是同為青春年少的本色出演,成功撩撥起觀眾對兒記憶裡那位怒馬鮮衣翩翩少年的無盡思念。可一旦褪去偶像光環和仙俠劇裡的天馬行空,舒適圈外,要成為硬功底演員,要求的是從生活經驗中提煉出的幽微體悟和深刻的人性思索。這也是為什麼,當 2010 年胡歌嘗試《仙劍》後第一部時裝劇《苦咖啡》時,劇組幾乎不相信這位成天踩著蜀山寶劍,天上飛來飛去的演員,可以扮演一位用雙腳走路,大城市裡勤懇打拚的白領青年。《苦咖啡》播出之後,不論口碑或收視率都很普通,但對胡歌來說卻意義非凡:這是他踏出去的第一步,終於開始思考生涯規劃和演戲的意義,終於翻開《演員的自我修養》的第一章節。

生活胡歌

胡歌第一部都會劇《生活啟示錄》嘗試和實力派演員閆妮大談姐弟戀

沉潛以待,最是磨人心性。人常言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可更多時候,現實情況更像王陽明(這裡說的是歷史課本裡留鬍子的老杯杯哲學家,不是現在很幸福常常放閃秀恩愛的王陽明)那句話字面上的意思:「汝未來看此花時,汝花與汝心同歸於寂,汝來看此花,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到 2013 年初,胡歌做客知名談話節目《可凡傾聽》,一位影迷就在節目上帶點埋怨地詢問他,「為什麼出道 8 年了,還在拍遊戲改編劇?」,並單刀直入指出「很多人認為,在遊戲劇中突破轉型沒有實際的意義」。很顯然,不論是《軒轅劍之天之痕》中捨主角而就次角,或是一年多前在《香格里拉》裡首次接觸少數民族題材,扮演土匪出身的中甸大土司,論力度或是成績,胡歌的轉型都還沒有獲得廣泛認同。

可真正埋首做事的人不會過份期待掌聲。《蝸居》、《奮鬥》等現實主義題材電視劇興起後,胡歌也接了第一部都市感情劇《生活啟示錄》,和大上自己 10 歲的實力派演員閆妮談了場姊弟戀;2013 年將近整年時間,他甚至推掉多部戲約,除了陪伴家人,就是專心兩齣舞台劇《如夢之夢》和《永遠的尹雪艷》。

如夢之夢

胡歌選擇加入舞台劇《如夢之夢》磨練演技,讓《琅琊榜》製片侯鴻亮發現了男神!

捨戲約而就舞台劇,這在一線小生當中並不是太尋常的事情。舞台劇毫無疑問是磨演技的練功靶,可收入、曝光度完全不能和熱播劇相較,而將機會往外推,這遠不只事關個人,還意味著背後的唐人影視會因為他的遠離螢幕蒙受重大潛在虧損。然而,就是《如夢之夢》為他贏得了第二屆丹尼國際舞台表演藝術最佳男演員獎,在囊括多次人氣獎項後,他第一次被專業人士肯定,授予嘉許表演功力的勳章;也正是《如夢之夢》,讓《琅琊榜》製片人侯鴻亮注意到胡歌。從嚴格意義上來說,《如夢之夢》是侯鴻亮第一次看胡歌表演,這位山東籍的文藝中年顯然沒趕上上一波仙俠熱,不知道逍遙哥哥當年到底有多紅,但是,作為觀眾,他對胡歌留下深刻印象:「我看到一個演員在舞台上,努力展現他的魅力」。

一身儒雅、頗有書生息氣的侯鴻亮也是個有故事的男人。從基層攝影幹起,多年來侯鴻亮和團隊已經累積了《生死線》、《父母愛情》、《戰長沙》等廣受好評的精品,一路打拼成為山東影視集團高階主管。然而,約莫 1 年前,就在山影上市前夕,侯鴻亮卻以一紙辭職信從總經理之位退了下來,帶著長期合作夥伴孔笙、李雪來到東陽正午陽光影視有限公司。現在,這間公司和侯鴻亮一樣,已經因為出品《琅琊榜》、《偽裝者》、《他來了,請閉眼》等熱播劇,成為 2015 年華語影視圈的熱門關鍵字。

在爆紅之後,列舉再多理由分析《琅琊榜》受歡迎的原因,都是馬後砲。可胡歌本人對於梅長蘇的期待顯然是很高的。《琅琊榜》播出前,他轉了篇微博:「逍遙之後,梅郎可待」,李逍遙之後,你問我有什麼最拿得出手的作品?或許,就是這部《琅琊榜》吧。深蹲兩千個日子,面對未知,他從最初的猶疑和不自信,已有幾分「即將高躍,敬請拭目以待」的底氣。

原來本質永遠大於形式。當侯鴻亮團隊確定掌舵《琅琊榜》時,多少人驚呼:「連侯鴻亮都(跟風)去拍網路小說了,我們還看得到《北平無戰事》(這種中國國產劇裡碩果僅存的精品)嗎?」;當侯鴻亮找上胡歌演出《偽裝者》裡明家小少爺明台時,胡歌是拒絕的:「我都 30 多歲了,你要我演一個 20 出頭的人,我也覺得尷尬」;當幾年前,影迷熱切地將《琅琊榜》小說交給胡歌,告訴他很適合演梅長蘇時,胡歌瞥了眼,心裡嘀咕:「怎麼又是古裝劇」。可《琅琊榜》以好口碑證明,好演員無分出身、好戲無分來源,曾經被罵到臭頭的網路小說改編作品一樣能開出令人驚豔的花朵;而隨著《偽裝者》裡的明台、《琅琊榜》中的梅長蘇成為新的代表作,胡歌也證明了表演是否成功,不在於身上戲服的年代、不在於戲中角色的年紀,而在於演繹是否能絲絲入扣,像一根針,直直扎入人心底。

狼胡5

梳起瀏海,讓大家直視他的傷疤,胡歌從真正由偶像明星轉型為實力演員

他將自我藏進了角色身後,越藏越深、越深越沉,就像那位肩負為 7 萬英魂洗冤重責的江左盟宗主梅長蘇。很偶爾,目光裡隱約閃過一瞬疑慮或一絲憂傷,但更多是叫人看不透、幾乎低到塵埃裡的壓抑。這份壓抑在關鍵時刻一飛沖天,到來時青面布衣、陰詭滿腹,離去時躍馬揚鞭、揮斥方遒,遙望戰場狼煙,兩年笑談間算計人心換來翻雲覆雨的背後,是超過十載光陰的隱忍苦熬。陶淵明在《自祭文》裡喟嘆:「人生實難,死如之何」,在承平年代談生論死顯得分外矯情,可經歷一場重大車禍之後,胡歌用了半年多時間讓病體康復回到工作崗位,再花上兩年多時間終於梳起瀏海,敢於讓公眾直視右眼上的傷疤,但要整整 5 年,他才終於等到梅長蘇,以一身病骨支離的形象真正由偶像明星轉型為實力演員。同時也是熱門古裝劇中,少數能親自上陣配音,台詞功力受到認可的全能型主演。比起凌空而降的爆紅,這回以演技夾帶人氣的逆襲更加腳踏實地,是循序漸進的厚積薄發,也是天道酬勤的無價犒賞。無論如何胡歌是幸運的,歷劫歸來之外成功轉型開啟大好時光,多少想轉型的演員沒有他的稟賦和機運,但對於被他演繹得入木三分的梅長蘇,可能真值得奉上一句「死如之何」。

沒嘗蘇

胡歌因《琅琊榜》梅長蘇的角色,成功上演男神轉型錄。

今年 33 歲的胡歌,承認自己對演戲「不是一下子喜歡上的,一開始只是為了掙錢」,也走過迷茫時刻,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享受當明星的快樂,還是在享受當演員的快樂。這兩年,終於找到真正樂趣所在──最具幸福感的事情就是演了一場很牛(很厲害)的戲,為了這點,他能高興上好幾天。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曾經御劍飛天的李逍遙終於落地,目光深沉的梅長蘇涉水而來,同樣是令人一眼執著的鮮明角色,由《琅琊榜》熱引起的二度「圈粉」效應,正在發酵。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