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有朋的導演夢:「強大的力量推動著我向前進!」

0

文/廖佩玲、攝影/陳健雄

對台灣演藝圈來說,「蘇有朋」三個字是個很特別的存在!

100541.98219816_1000X1000-731x1024 (1)

蘇有朋憑藉電影《左耳》入圍2015金馬獎最佳新導演

身為小虎隊的成員之一,他是「乖乖虎」;頂著建中、台大高學歷光環,他是「高材生」;唱而優則演、演而優則導的他,2015 年因為電影《左耳》再添「導演」的頭銜,還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人生邁過 40 大關,回首過去種種經歷,曾經風光、曾經有遺憾、曾經對演藝工作有倦怠,但近幾年潛心學佛修行的蘇有朋坦言:「這年紀不該再說夢想,只能說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就像武俠小說中高手練內功一樣,得練心法、得內觀、得修行,近 30 年的演藝經歷,蘇有朋自然練就了他一套「不遵從別人起舞」的價值觀,曾經想掙脫偶像標籤、曾經想當 DJ、曾經想學做菜、曾經想學好英文,這些想法或許有些是天馬行空、有些已經實踐,但畢竟都已過去並成為過往人生中的一部分。

而在他口中「之前想拼命跑,只因為害怕被遺忘」的自己,坦言內心依然是「做作的文青」,而因為「導演」這個身分,雖然點燃了他久違的好勝心,但其中依然有宿命的存在,「緣分來了,我就盡力去做,只要訂定大原則及初心,就能讓事情按部就班在軌道上運行。

從演員晉身為導演,蘇有朋表示,終於到他說了算的時候,而完成《左耳》這部電影的過程中,他也深切體會到自己肩負的責任。「當演員時,總想著什麼時候可以拍完收工,但變成導演後,卻覺得時間過得好快,怎麼自己只拍了這麼一點點,但做了這件事後,我真的覺得個人是渺小的,要完成這部電影作品,其實是有強大的力量在推動著我向前進!

◎ 偶像的青春不只有陽光輕鬆的一面

JCS_4113

Q :對於「青春」,你曾說過:「不僅僅是陽光偶像輕鬆的一面,還有很多殘酷的東西。」覺得自己青春中有哪些東西是殘酷的?

A:可能只有我吧,我不能代表大家!那時候的人生經驗少,有些事情發生時沒有防備,可能是第一次,所以當發生時衝擊、喜悅就特別大。

就好像初戀,可能一輩子難忘,因為你沒有任何防衛心,所以當有些東西造成傷害時,也會比較刻骨銘心,你會面對到第一次的失去、第一次的事不如人願,像「失望」這樣的東西,而這些東西因為是第一次吧,就會覺得比較戲劇化、比較深刻,但當我們長大之後、經歷的事情多了,一樣的事情可能就不會再刻得這麼深,所以青春的時候有很多東西可以拿來做紀念,或是拿來刻畫的。

Q :下一部執導的作品已確定是改編自東野圭吾的小說《嫌疑犯 X 的獻身》,是有刻意想找原著作品來改拍成電影嗎?你看過小說後,會被作者的文字所束縛嗎?

A:並沒有。一開始電影公司找我做導演時,就確定要改編《左耳》這本小說,因為《左耳》的群眾基礎很廣,他們很看重,剛開始也找過一些大導演談合作,但可能因為檔期或其他原因和《左耳》擦身而過,所以最後這個工作才會掉到我頭上。

至於《嫌疑犯 X 的獻身》現在會遇到的問題和必需解決的挑戰是,小說故事已經在了,日本、韓國都改拍成電影,現在我們有沒有新的主題可以討論,然後它的故事背景被移到中國發生,它如何成為一個在中國發生的故事,這是我們目前在編劇階段所面臨的,而現在處理到一半,我覺得方向是對的。

Q:你有參與嫌疑犯 X 的獻身的編劇工作嗎?

A:編劇是個專業,我的身分就是導演,一個監督的位置,我要很清晰地去傳達我想要的方向,接下來具體執行就得仰賴編劇去做,當然在過程中,我會提供一些意見,但依然要回歸到編劇的專業面去執行。

◎ 未來不一定朝「編導合一」邁進,先做好眼前的事

JCS_4061

蘇有朋日前出席 GQ 的講座,談男人的夢想

Q:你本來是個歌手,音樂和文字哪一個給你比較大的想像空間?而在當導演時,「音樂」對你有什麼幫助嗎?

A:要看是什麼樣的音樂和什麼文字囉!也不是所有的音樂或文字都會有很大的想像空間,要看實際狀況,但都是不錯的參考。而音樂對我一定是有幫助的,音樂對電影來說是個很重要的環節,要用到好,除非是音樂片,否則在音樂的使用上,必需得不干擾到觀眾的思考和觀賞,所以得運用得當。

Q:你是個有閱讀習慣的人嗎?未來有可能會想朝編導合一邁進嗎?

A:現在還好,目前不多,不是每天必須要抱著書的人。而對於未來,我沒有太多想法,所有的答案都是「不知道」,我只告訴自己要做好眼前的事情。

◎  15 歲出道至今,經歷了四個重要的轉捩點

Q:《左耳》、《嫌疑犯 X 的獻身》在正式發佈選角前,都先發佈了導演前導海報,為什麼這樣做?這也是宣傳的一部分嗎?是為了要特別強調這是你的個人作品嗎?

A:其實那也不算海報,因為在內地,微博是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告知管道,所以在微博有了文字必須搭配圖片,這些海報其實並不是特別要宣傳我,而是要做較充足的訊息傳達,主要傳達兩個訊息:作品是什麼導演是我,算是第一波的訊息告知,告訴大家電影公司即將有這個案子、蘇有朋即將要面臨這樣的挑戰。

但其實「宣傳」是我一直都不太擅長的部分,也沒有興趣去 enjoy 在其中,宣傳《左耳》時也是,我很幸運碰到這個電影公司,因為它本身在宣傳營銷上很強,所以這部分都是他們在做。

Q:現在回頭看《左耳》,覺得有什麼優缺點及需要改進的地方?

JCS_3839

蘇:「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左耳》蠻好看的啊(笑)」

A:(笑)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左耳》蠻好看的,是我想要的樣子,我答應老闆不要做得太文藝,所以努力在商業和文藝找到平衡點;我覺得已經超乎自己的預料了,觀眾和老天都給了我的努力很好的回報,如果一定要說的話,我希望拍攝時進度不要這麼趕,有些場景應該就可以做得更細更好。

《左耳》有兩本書,我只看了第一本,因為電影只有兩小時,不可能全部都放進去,我已經把它的精華留下來,把我想傳達的都做到,已經塞得滿滿的了。

Q:從 15 歲就出道至今,你覺得哪個時間點是你演藝工作中的轉捩點?覺得演藝工作有遺憾,還有什麼沒做到的嗎?

A:有幾個轉捩點,第一階段當然就是唱歌,那時候有個想站在舞台上唱歌的願望,我就寄了履歷表去應徵小虎隊;第二個,就是一馬當先去內地拍了《還珠格格》,是戲劇的轉捩點;後來,遇到了《風聲》這部電影吧,演了一個我覺得應該算是這輩子最難忘的角色;接下來就是現在,從來沒想過自己會當導演,還把它執行完

所以,我覺得夠了,我算是一個挺知足的人,現階段沒有什麼非達到不可的目標,但我又是個屬於對自己比較嚴厲的人,一旦面對一個工作,我絕對沒有辦法馬虎地去完成。

Q:過去在戲劇作品中,是否有哪個角色會讓你回頭想到時,覺得想再重新詮釋一次可能會更好?未來都不會再嘗試表演?

A:為什麼要回頭?(笑)它發生都發生了,這種假設性的狀況其實沒什麼意義,至於未來會不會再嘗試表演,目前不好說,但我覺得目前我會要求自己先把《嫌疑犯 X 的獻身》的電影導好,因為有很多書迷,大家都有很大的期望,要把這件事情做完至少也要一年以上,誰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哈哈~

◎ 加入「小虎隊」是很有情感但很複雜的一件事

Q:日前曾有負面新聞指出你表示「後悔加入小虎隊」,而「小虎隊」對你的意義為何?

A:其實這稱不上是負面新聞吧!而「小虎隊」是很有情感但很複雜的一件事,因為加入小虎隊而擁有了跟大家不太一樣的人生,獲得了很多鮮花、獲得了很多愛,而有得到就會有很多付出,所以也比同齡人多了很多成長的壓力,這些都是不可複製的,所以對我來說,它是個非常特殊的青少年時期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