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 PD :「觀眾想要的東西,已經不只是笑容。」—《綜藝就該這樣玩》

3

「我們並不是想要教育觀眾,而是要讓大家看到那個年齡層帶給人的感受。我認為人生的深度令人驚訝,他們度過長久歲月,在生活累積的一切,正是現在的我們都想知道的智慧。」──羅 PD 

花樣爺爺_Banner

《花漾爺爺》在歐洲各景點留下很多合影,表現出銀髮族的心仍然還是青春到不行。

◎第一個銀髮族的綜藝節目

花漾爺爺》誕生之前,推翻掉的企劃案不計其數。從選秀到各式各樣的節目,我都考慮過,在那段期間看過的有線電視節目,全都混雜在我的腦海裡,我甚至興起了把它們做成大雜燴節目的想法。那時在我推翻的企劃案中,有一個是請三位服飾店老闆當評審,讓設計師拿著自己縫製的衣服出場,做一分鐘的介紹,由老闆決定是否將設計師的衣服放在自己的店裡販賣,不受青睞的設計師就落敗。另外還有飛機餐的評選,也是用與設計師相同的方式選拔,在一 小時內以實況演出來呈現節目。但不用說,這些企劃還沒攤在陽光下就夭折了(推翻的企劃案不計其數)!
捨棄了許多企劃案之後,才提出要做《花漾爺爺》的想法,當時大家的反應也是:「又是旅遊節目嗎?」等到我們解釋說主角是一群爺爺時,他們又繼續質疑:「讓爺爺去旅行的節目會有趣嗎?」

羅pd

羅 PD 還曾帶爺爺們征戰到杜拜旅行,是節目製作的極大挑戰!(圖中:羅PD、圖右:李瑞鎮)

最近不是出現了「百歲時代」這個詞嗎?步入壯年期、老年期的人變多,然而,幾乎沒有以銀髮族為主角的電視節目。 過去有《長壽萬歲》,或是尋找農村老人家這類的綜藝節目,但現在全都消失無蹤。不管怎麼樣,綜藝節目的觀眾多是年輕族群,所以大多鼓吹要邀請漂亮、身材好、長得帥及逗趣好笑的人來參加節目,但就算集合了這些人,也不能斷定收視率一定可以大幅上升,更何況是聚集銀髮族的綜藝節目,也因此質疑聲浪才不間斷。
讓那些不論經歷或名氣都大有來頭的老爺爺來演出,應該可以引起觀眾的興趣吧!對此雖然有人表示贊成,但大部分人仍是大表憂慮。雖然有人說我的決定是不是太草率,不過,從一開始做企劃時,我就認為這是二、三十歲的女性觀眾會感興趣的內容。事實上綜藝節目只要能引起觀眾的興趣就能成功,只因為主角是老爺爺,就認為只能給老人看嗎?我認為這是相當制式化的分析。就算是我們家裡的父母,也會喜歡漂亮的年 輕人演出的節目不是嗎?雖然還無法準確地預測結果,但我覺得四位老演員在旅行時橫衝直闖的模樣很可愛,相信年輕觀眾也會被吸引。結果,我們獲得的迴響超乎預期。
對 PD (製作人)來說,就算是無聊的事情,聽久了也會開始心動。 當我開始擔心自己是否思考錯誤,信心就會動搖。在節目企劃階段,我打算先與李順載老師見面,向他說明節目的主旨,接下來再說服申久老師,為了能夠清楚說明並說服他們參與,我做了相當多的準備。當我緊張而冗長地解釋完,申久老師忽然插話說:「你的意思是說,要讓我和順載兄這把年紀的人一起去旅行嗎?」我回答:「是的!」申久老師便說:「謝謝!那你就說明得更清楚些吧!如果能參與這節目的話,我會很感謝。托你們的福,讓我在事隔五十年後,再次產生想要旅行的念頭。」

螢幕快照 2015-11-24 下午3.57.41

《花漾爺爺》來台取景時,台灣粉絲擠爆機場接機。

節目初期擔心最多的,就是觀眾會不會覺得老爺爺無趣。他們在超過五十年的演員生涯中,經常演出嚴肅莊重的角色,不論如何,那些既定印象是存在的,有沒有辦法讓他們擺脫這種形象呢?這是我的擔心,但親自與爺爺們見面後,我明白他們並非那麼嚴肅的人,反倒非常可愛。我有種感覺,若能將他 們可愛的一面展露出來,從綜藝的角度來看,就能成為與眾不同的特色。
四位相交五十年的知己好友,透過突如其來的自助旅行,呈現出來的友情、出乎意料的朝氣蓬勃、偶爾 的橫衝直闖,就是我想要讓大家看到的內容。再利用剪輯與字幕,將現場的緊張感與笑點生動地表現出來。美國作家塞繆爾 · 厄爾曼的《青春》一詩中有一句話:「青春不是人生的某個時期,而是心境,有時與二十歲的青年相比,六十歲的老人反而更青春。」相信電視機前的觀眾都能感覺到,自助旅行就如同四位老爺爺青春的象徵一般,他們對旅行的熱情,並不亞於年輕人。
但大家仍然擔憂,因為在其他綜藝節目,演出者只會照本宣科,無法出現跳脫性的內容。這節目一定會按照原訂計畫推出嗎?會按照我們所想的,就只是單純跑東跑西嗎?然而結果卻超乎大家的想像,「真是嚇了一大跳!」的評語不斷從人們口中出現。不過,我們並不是想要教育觀眾,而是要讓大家看到那個年齡層帶給人的感受,也因而得到了很大的迴響。我認為人生的深度令人驚訝,他們度過長久歲月,在生活累積的一切,正是現在的我們都想知道的智慧。
我認為現今觀眾想要的,已經不僅僅是笑容,因為現在已經是笑容滿溢的時代。這個節目會大受歡迎,就是因為爺爺們比我們經歷更多的人生,在他們的笑容中還傳遞了某些具有意義的訊息。

進化為原貌的綜藝節目

貢獻獎

《花漾爺爺》來台拍攝後,掀起韓人來台觀光熱潮,觀光局還特地頒發了貢獻獎給爺爺們跟長工李瑞鎮。

我非常喜歡紀錄片,可是紀錄片這類體裁卻似乎跟高收視率扯不上邊。內容這麼充實的紀錄片,為什麼觀眾不看呢?後來我才發現,問題是出在如何「包裝」。我認為不管是什麼故事,最能拉近觀眾的,就是笑容和樂趣!搞笑藝人李京奎在開始製作《良心冰箱》的節目前,就花光了所有宣傳費,因此他想到一招不花錢的方法,他發起遵守道路車輛停止線的運動,接下來,只要有任何交通事故發生,新聞就會報導「市民議論紛紛」的消息,儘管人們還是左耳進右耳出,但光是靠那個節目,就掀起了遵守道路停止線的熱潮,也免費宣傳了節目,那也是我小時候喜歡的節目。使用笑容來包裝事物的話,會讓更多人有力量在彼此之間傳遞信息。因此,我希望人們看了我製作的節目後並非只是哈哈大笑就結束了,而是在節目播完之後會說:「啊!心裡似乎變得更溫暖了。」我想,若能讓觀眾有那樣的感覺就好了。
《花漾爺爺》的魅力,或許就是人的魅力,給「自助旅行」賦予趣味性,並且,我們讓韓國最棒的資深演員自己找尋旅行地點和美味餐廳,在「辛苦」的過程中,營造出普遍的共鳴。他們雖然是韓國人都認識的知名藝人,卻在陌生的異國土地展開辛苦的旅程,看到他們無異於大學生背包客的模樣,會產生彼此心情拉近的感受。在這之前雖然有很多旅遊綜藝節目,但我想要讓大家看到藝人脫去華麗外衣後的本來樣貌,是那個人與生俱來的原有魅力,不是被塑造出來的形象,而是與他人一樣的純粹人類之美,看到這些時,會讓觀眾感受到更深的共鳴。站在 PD 的立場,將我感受到人的魅力如實傳達給觀眾,就是我的節目最大的主軸。

背包客

羅 PD 認為不做作的拍攝記錄方式,呈現出明星和常人一樣的背包客體驗,更能打中觀眾的心。

《花漾爺爺》節目要去歐洲拍攝時,我與李順載老師面談並問他:「對您而言,什麼是旅行呢?」那時李順載老師回答我:「旅行就是快樂。」在那一瞬間,我幾乎要哭出來,這是多麼單純的一句話,沒有比這更正確的答案了,不是嗎?旅行就是快樂!他們擁有「向真理或正確答案毫不考慮地前進」的力量。在旅行的過程中,也出現了很多那樣的時刻。我要怎麼做,才能像他們一樣那麼帥氣地變老呢?時間是多麼寶貴,從現在開始,我也應該把握當下來生活才行,我馬上決定丟棄「因為明天有事要做,所以該把話題結束」的想法,而是在當下盡我所能做到最好。「忘記自己已經八十歲,仍然帶著期待努力過生活」,有很多人就是聽了這樣的話而開始回顧自己的人生。
《花漾爺爺》並不是一個看爺爺們旅行中的意外插曲,然後哈哈大笑完就結束的節目,而是一個機會,讓身為觀眾的爺爺們再次思考,再次面對自己人生有限的時間,再次將自己的心振作起來。
如今的綜藝節目已經有這樣的功能了,這是看了之後不會一下子就忘掉的節目,過去我們雖然掙扎著過日常生活,失去、遺忘了許多事物,現在都要使它們再次復活、重新翻轉,並且給予安慰,我們做的是這樣的節目。笑容就是包裝,別的綜藝節目是笑容 80%,其餘的 20%,而我製作的節目則是笑容40%,其餘的 60%。


綜藝就該這樣玩_書封(紅書腰)本文節錄自《綜藝就該這樣玩!》,眾文圖書出版。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