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戲院會是未來影展必備嗎?專訪高雄電影館館長劉秀英

0
雄影1

許瑋甯為高雄電影節宣傳片,扮成男裝卓别林趣味入鏡

台灣每年舉辦的影展大大小小數十個,除了大小金馬北影雄影等綜合性影展外,也有女影或酷兒影展等主題性影展,提供影迷多樣化的看片選擇。但追影展除了必須有錢外,還需要有閒,許多時候面對琳瑯滿目的選片清單,卻排不出時間每部都看(我也是苦主),這時除了希望有哪家片商大發慈悲的幫忙引進,日後在戲院觀看外,似乎沒有其他辦法可想。不過去年高雄電影節推出的雄影雲端戲院,讓我實現了在家看影展的可能。

IMG_0402

高雄電影館館長劉秀英

高雄電影節是南台灣最大的電影盛會,為了與北部的影展做出區隔,近年來著重在短片推廣,其所舉辦的國際短片競賽徵件量更逐年增高,直到今年已經突破兩千部,成為亞洲第二大短片平台,也曾收過後來獲得奧斯卡最佳實境短片《與蘇菲亞共度的時光》等強片,證明雄影這些年積極經營短片的成效。但這些精采短片由於地域關係,每年能接觸的群眾有限,不免有點可惜;高雄電影節為了突破這個限制,去年( 2014 年)首度推出專屬 APP ,只要付 180 元就能觀看上百部短片,滿足了不少影迷的需求。或許無地域的觀影迴響相當不錯,今年雄影雲端戲院再度開張,在加入許多名導的短片後,整體策展內容更加吸引人,讓人難以相信這是一個公家單位推出的服務。趁著這次雄影的舉辦,娛樂重擊針對雄影雲端戲院採訪高雄電影館館長劉秀英,了解這個服務是如何成型、未來又將如何延續發展?

◎ 雄影雲端戲院的推出經過哪些考量與討論?

這必須追溯回高雄市文化局的影視策略。台北目前還是台灣的影視重鎮,所有影視產業聚落圍繞著台北設置,因此高雄電影館從成立之初就著重推廣電影文化、培養觀影人口,而高雄電影節的競賽方向也不應該與台北一樣,畢竟每年台灣產出的量有限,如果要追在他們後面,會非常吃力,最後我們決定以短片競賽為主,扶植世界各地新銳導演的同時,也賦予外界高雄是座年輕城市、雄影是年輕影展的看法。

國際短片競賽到今年已經是第五屆,目前每年收到的短片質量俱佳,卻受限於實體放映,只有高雄的朋友得以看見,除了難以擴大民眾參與度,也無法達成讓更多國內創作者在上面切磋交流的目的。經過反覆討論後,高雄市文化局局長史哲建議朝網路發展,畢竟最難的影片來源已不用煩惱,要解決的只有版權。

雄影2

◎ 具體必須解決哪些版權問題?

從去年決定打造 APP 以來,我們在國際短片競賽的徵件說明上就寫清楚相關授權規定,也會支付版權費用,但問題都是入圍後才產生,當我們與入圍導演聯繫時,必須消除他們的疑慮,畢竟所有創作者都擔心盜版,必須耐心地溝通;此外,有些影展會要求不能在網路放映過,若這部影片在雄影首映並入選,會影響他們參加這類影展比賽的權利,因此版權的溝通往往要花超過半年,慶幸一路下來大家都很幫忙,雖然還是有零星幾位導演最後放棄入圍資格,但不至於影響整體 APP 的推出。

另外,今年因為推出許多大師短片,溝通起來更花時間,像大衛林區雖然已經是世界知名大導,還是很在乎這些短片的應用,再加上我們希望未來雄影雲端戲院不只在影展期間開張,而是全年度開放,因此目前都是談長時間授權;至於其他短片來源,則與高雄電影館的其他計畫結合,像是青春影展與高雄拍短片,讓雄影雲端戲院朝常態經營的方向運作。

◎ 因為 APP 可以蒐集許多使用者數據,經過去年的運作,有哪些數據可以分享嗎?

去年 iOS 與 Android 加起來超過兩萬下載,其中付費人數大約 10 %,我覺得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但去年我們有一點沒有做到,原先希望大家沒有負擔、自然地下載來觀賞,因此沒有強制要求加入會員,造成許多數據都沒有被記錄,也無法詳盡判讀,但從後台分析來看,很大的使用者比例落在高雄之外,大體能得知這些觀眾與實體影展的觀眾不同,因此這也達到我們擴大觀影族群的目標。

今年我們將雄影雲端戲院串接線上售票系統,整合購票、劃位與進場,完全捨棄紙本,讓 APP 與電影節更緊密結合,希望透過電子票務把線下觀眾引導到雲端上,同時也喊出一個口號:一支手機玩瘋高雄電影節,不過這也把我們玩瘋了,因為只要多一個步驟,就要多一次的測試跟調整,這是我們今年最大的挑戰。

◎ 雲端戲院定價 180 元,容易聯想到一張電影票的價格,真的是這樣考量嗎?

的確是,中間經過許多討論,更便宜更貴都有,但考量到不宜超過一張實體門票,加上 APP 是以美金計價,180 又剛好是 30 的倍數,最後由局長定案,就是 180 元。雖然公部門可以推廣免費觀看,但我們更希望培養使用者付費習慣,這樣才能讓電影從文化推廣落實到文化產業。

其實 2011 年電影節決定賣票時,也出現許多雜音,為什麼拿公部門年度預算還要付門票費?因此我們花了一段時間與民眾溝通,目前每年的售票狀況大致穩定,也培養一群願意看獨立或藝術電影的群眾,也許不是很大,卻是真正在地的消費者,也開拓了高雄藝術電影院的發展,讓更多民間業者加入,擴大許多高雄民眾的觀影選擇。

雄影4

高雄電影節雲端戲院目前以短片為主

◎ 未來會考慮放長片嗎?

我們內部不斷在討論類似問題,從正面來看,導演不需要被戲院排片量限制,可以盡情推出導演完整版,讓作品能被完整呈現,但另一方面,也必須解決版權與載具適應的問題,所以尚未定調。

◎ 雲端戲院有可能會是影展的未來嗎?

會是民眾參與影展多樣化的管道之一,但不敢說是唯一,畢竟許多影展觀眾會堅持大銀幕,許多細節也只有戲院才能感受,而且一氣呵成、不被打擾,這些需求仍是存在的,但當放映時間與距離無法配合時,網路會是很好的選項,不過影片類型也被限制,有限螢幕加上零碎時間,只有短片與動畫片才能符合,這也是目前高雄電影節最大的優勢。

在未來,我們也在思考有沒有可能讓雲端戲院變成短片創作者籌資或募款的管道之一,目前大家都不覺得短片可以上戲院,但若大家已習慣付費看精彩短片,整體模式成熟的話,也許日後會有更好的拆帳方式,而非我們一次性地付版權費用,這是我們對雄影雲端戲院的期許。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陳柏全,曾任娛樂重擊執行主編。從電影圈菜鳥跳入新創圈,又從新創圈跳回來做娛樂媒體,最後卻發現兩者早已合流,只好認命地做著「互聯網+娛樂」,期許為讀者帶來更多有料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