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小王子》:原著還是最美

0

文/鄒念祖

法國冒險家聖艾修伯里的《小王子》以簡潔的文字與童趣的圖畫,成為一本不同年紀閱讀,會有不同層次領悟的世界名著。《小王子》教導我們:小王子與玫瑰彼此相愛,卻不懂相處。狐狸要小王子花時間馴養牠,才讓牠成為小王子心中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狐狸。忙著計算星星的商人,其實根本不擁有任何一顆星星。對於自負的人來說,所有其他人都是崇拜者⋯⋯每一個教訓都可以發揮成為一部電影的主題。

由《功夫熊貓》導演馬克奧斯朋執導的電影版《小王子》,選擇了原著全書的核心做為電影的主題:真正重要的事情用眼睛看不到,要用心去看。大人看不見真正重要的事情,因為他們已經忘了如何用心去看。小孩還是可以長大變成很棒的大人,只要他們不要忘記用心去看。

雖然「用心去看」很重要,但動畫電影還是必須具像化來傳遞這個道理,總不可能叫觀眾盯著黑銀幕自己「用心去看」。電影選擇了一個小女孩做為主角,嚴格的單親媽媽替她安排每個小時的學習課程,目標進入一流名校,邁向菁英人生。她們搬進新家,遇到隔壁的飛行員老爺爺,老爺爺射來的紙飛機上,畫的就是原著小說裡的故事。

804665_10201244583753132_967542367_n

小女孩母親安排的課表密密麻麻、毫無空隙、秩序井然,以無色彩的灰色調呈現。

《小王子》電影版以電腦動畫(CG)呈現小女孩、媽媽與老爺爺所處的「真實」世界,人物的頭大眼睛大,這剛好也是現今大部分動畫電影使用的方式,建構出我們習慣的動畫電影視覺世界。為了呈現只有數字的功利社會,所有與小女孩父母有關的顏色都是灰色調,社區與辦公室的配置,猶如法國電影大師賈克大地的《遊戲時間》再現。而當小女孩閱讀著《小王子》的故事,就變成 2D 停格動畫,小王子的臉是木頭質感,圍巾像皺紋紙,背景有著水彩的朦朧,真的讓這本書活了起來,所有《小王子》粉絲應該都會讚嘆「好美!」、「好可愛!」

12177341_10201244583833134_622326802_o

法國導演賈克大地1967年的電影「遊戲時間」,他大手筆搭出城市造景,影響後代電影對資本主義社會的具像呈現,連《樂高玩電影》都出現類似場景。

導演馬克奧斯朋是《小王子》粉絲,為了將這本書改編成電影,還舉家搬到巴黎住了兩年。為了讓《小王子》更容易被大眾理解與接受,他採用好萊塢動畫片經常採用的三幕劇結構來說小女孩的故事,再將《小王子》這本書的故事納入劇情。當小女孩遇到老爺爺,大家都可以猜到劇情走向,就是小女孩秩序嚴謹的數字世界,被老爺爺充滿智慧與想像力的故事所顛覆了。

但當一段段書中的小故事變成美麗的動畫,小朋友其實不太懂這些言簡意賅的故事在講什麼,大人們也感受不到這些故事對小女孩的人生有什麼實際的影響。這些故事本身很有智慧,但如果不能藉由電影敘事說服觀眾這些故事很重要,這些小故事只是拖緩節奏,並不能藉由主角(也就是觀眾代理人)的親身經歷,說服觀眾這些故事裡的道理真的影響人生。

因此,原著小說在《小王子》電影敘事上的意義暫時只剩下間接的功能,亦即書中故事與小女孩的關連並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它們是真的,就表示老爺爺說的是真的:小王子消失後,在遙遠的星球對著老爺爺微笑;而老爺爺消失後,也會如他所承諾的,在遙遠的星球上望著小女孩。

12166220_10201244583673130_195963603_n

當《小王子》電影呈現原著中的故事時,使用的是停格動畫,小王子的臉有著木頭的質感,充滿手作的趣味。

電影的最後高潮,就是小女孩冒死開著老飛機,去證明老爺爺畫的那個小王子世界真的存在,因為她想要相信,老爺爺永遠會在遙遠的星球上望著她。她的冒險都以電腦動畫呈現,也就是直接以視覺告訴觀眾:這是發生在小女孩所處的真實世界。不過這一整段冒險又顯然不可能是一個小女孩所能完成的,顯然是她「用心」看見的。

對觀眾而言,小女孩必須涉險的理由雖然感人,卻不夠堅強(正常心智的觀眾,都知道老爺爺的話是無法以冒險證明的)。《小王子》的人物在冒險過程中一一登場,終於讓這些故事與小女孩本身有了關連,但卻流於重複與說教。觀眾也完全不會替小女孩提心吊膽,一看就知道她會沒事。劇情設定無法發揮電影敘事的力道,讓觀眾進入劇情跟著哭與笑,以致連高潮戲都像隔靴搔癢。

同樣是小孩遇到老人又在天上飛的動畫,這終究不是另外一部《天外奇蹟》。不過對於《小王子》的粉絲來說,光是原著故事變成可愛停格動畫的部分,就很值得買票來看。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